这个春节,一群姑娘决定在寺庙“修行”,研修班能缓解焦虑吗?
日期:2023-01-20 10:30

炒股就看 金麒麟分析师研报 ,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文|新浪财经 原祎鸣

来自全国各地的三个95后女孩,滚滚、77、柴胡,在西南边陲的一座山顶寺庙上相遇了。

她们或厌倦了一线城市的拥挤繁忙暂别了工作、或在全国各地“流浪”后“图个新鲜”、或因身体不适暂别了学业,在看到寺庙发布了研修班招生的消息后,抱着各自的目的来到寺庙,以寻求对人生、对世界的感悟。

一段时间后,滚滚和77决定离开寺庙,而柴胡决定留在山上直到春节。

寺庙的春节或许不像平凡人家中有酒有肉,却也能让这些年轻人找到存在的意义。但寺庙并非他们想象中那样静谧、豁达,“年轻人去寺庙”这件事,真的能脱俗吗?答案可能会让不少心动者失望。

而在此前众多言论中,寺庙禅修班普遍存在商业属性。而这3个女生所居住的寺庙,进入前需要缴纳千余元禅服费用,满76天后奉还。但若期间出现错误或提前退出,费用则会被扣除。

20岁“浪费”在庙里,丝毫不觉可惜

柴胡休学已经一年了。她与去年登上寺庙,想通过打坐来寻求内心的宁静。

76天的研修班课程成为了她的首选。进寺庙时,她要上交手机,脱离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后诵经、学习、劳作、打坐。

但连她自己都没想到的是,听上去这么“悲惨”的76天过去后,如今竟然不愿意走了,她打算在寺庙上过春节。

谈及为何爱上寺庙,柴胡的回答有些陶醉。在她眼中,这间寺庙坐落于山顶处,远离城市的喧嚣,与世隔绝 。她说,这里能给她一种暂别俗世的平和心态,她享受这个时刻。她还喜欢与师兄师弟探讨悲欢离合与世俗常理,这些都是与同龄人沟通无法悟出的哲理。

在庙里,似乎没有什么奇特的、值得吹嘘的夸张故事,亦没有足以改变人生的关键事件,但一点一滴的小事带来的翻滚、涌动、感动、温暖的情绪,都会深深印在了记忆里,让柴胡在寺庙里度过20岁的桃李年华,而丝毫不觉可惜。

除却这些温暖涌动的瞬间,柴胡在寺庙上还和法师学到了专业的学修知识,“法师将多年来关于佛法的见地与修为融合在一起,给我们这些想要去修道的凡夫们指一条明路,带领着我们去一步一步的修下去。这是我的幸运。”

而过完这个春节,她要回到学校继续完成学业。“再也回不去了,即使有朝一日可以回来,也不再是这一群亲密无间的师兄,也不再是20岁的我。”

在庙里这段时间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柴胡说,她看得到自己成长的锐变以及精神的升华,也学会了如何从世俗中错误的认知与看法中,抽离出来慢慢找到真正的自己。

寺庙也逃不过是非?

而对于77和滚滚来说,短暂的“出家”日子却不那么美妙。

77毕业后在北京一互联网企业工作了5个月后突然“迷失了自我”,开始了满中国打工“流浪”,四海为家的生活,她在三亚赶海、在大理摆摊、在重庆卖酒,后来看到了寺庙招学员的信息,“没想太多,反正都是在流浪,上山看看。”

滚滚的故事则更为普通一些,无非是网上说烂了的“卷累了想躺平”,在高速运转、人流涌动的大城市生活得久了,想来寺庙里看看这里的人能不能破除信息茧房,找到揭开焦虑的钥匙。

每一个进门的人,都要经历熏香的“洗礼”。交了押金后,77和滚滚领了各自的盆、水壶、卫生纸、被褥后住进了僧寮。在这个时刻,庙里的一切对这两个没进过庙的女孩子都是新鲜的。

但未来的经历让77和滚滚感觉“一切都是最不好的安排。”寺庙里的安排会根据每个人的职业、特长有所分配,77来到的第一天负责帮还未到来的学员列各种各样的表格、剪各种布料的线头,连续两天忙碌到凌晨两点,凌晨五点还要起来打坐,三天后,77熬不住了。她以为庙里的节奏很慢,没想到忙得连觉都没时间睡。

而每天四次、每次一小时的打坐,同样让她们感到崩溃。更让她们失望的并非看似有些艰苦的环境,而是在观察了一圈之后发现,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寺庙里也没能逃过红尘里的是是非非。

在这间寺庙中,法师在上、中间层是训练营的核心管理者,底层是义工。所以,处处可见阿谀奉承、谄媚之人。

法师所言“北方人脾气大是因为爱吃大蒜、大蒜会产生浊气”、“男人要打,不然不出人性”、“来到这里不能舒服,如果吃饱了饭没事干宁可把石头搬过去再搬过来,也不能休息”等观点更是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商业化已成寺庙“风尚”

进入上述寺庙的禅修班,每名学员需要交一千一百余元的禅服费用,如果完成满76天且没有犯错误,可全额退回。虽然禅服价格不算便宜,寺庙法师也曾反复提及“研修班花费很多钱”,但目前尚未看出明显的商业化思路。

但如今,有着浓重的商业化“味道”的寺庙不在少数,寺庙入局资本行业也是趋势之一。

门票、供奉、捐款、周边产品售卖等方式来获取收入是寺庙的常见收入来源。以上海静安寺为例,除50元的门票外,其还提供牌位供奉、法会、功德、香茗等多项服务。其中,最高一份捐献塑像、建寺功德的价格为9000元,捐献数量上不封顶。开光法物价格也不菲,如一座释迦摩尼佛铜鎏金座像需1.98万元,一块山宝银币需1.68万元。

除了上述这些“小打小闹”的收入,有寺庙甚至也入局房地产行业。2022年4月6日,少林寺参股企业河南铁嵩数字科技有限公司,以底价4.52亿元竞得郑东新区一宗商业、商务用地。

此外,2022年被曝出深陷债务危机,融资租赁产品逾期的法门寺景区,也曾在2014年被爆出外包给曲江文投进行商业化运作,通过门票、功德牌位、佛像供养、大法会为主的宗教区,和以土地增值开发、户外广告经营权和旅游商品贴牌生产为主的非宗教区两种方式揽金。

部分寺庙还通过建立慈善基金会的方式进行公益活动。如上海玉佛寺曾出资1000万元,启动上海市慈善基金会“玉佛禅寺觉群大学生创业基金”项目,以银行委贷形式,向审核通过的大学生提供贴息贷款。

更为夸张的是,少林寺现任方丈释永信曾被曝出一件袈裟价格就高达16万元,坐拥18家公司,少林寺每年门前收入多达1.5亿。

最新天眼查数据显示,释永信曾担任河南省佛教协会、河南少林寺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等10家企业的法人,以及郑州市开元寺建设管理有限公司、河南少林无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等企业的高管。

责任编辑:石秀珍 SF183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