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踏掀起人事调整风暴,丁世忠放权任命两联席CEO,曾批评管理层反思不足
日期:2023-01-19 16:01

2023年,中国本土运动鞋服制造商安踏的内部管理正在迎来新局面。

安踏体育(2020.HK)1月18日发布公告披露,为使集团管理架构与其战略方向匹配并完善集团的企业管治,对执行董事的管理职能进行了调整,新任命将从2月1日起执行。

调整后,创始人丁世忠卸任集团CEO,留任董事会主席,将继续在集团企业战略、人才建设、企业文化、经营监管等事项上发挥核心领导作用,并将直接管理集团内部审计与监察职能及收购合并事宜。

另一名创始人丁世家(丁世忠的长兄)将不再负责集团供应链管理,但仍继续负责集团生产职能管理。

54岁的郑捷则卸任集团总裁及户外运动品牌群 CEO,留任执行董事;并以亚玛芬首席执行官的身份主要负责亚玛芬相关业务。

同时,安踏将首次实行联席CEO制度。赖世贤(丁世忠妹夫)卸任集团首席财务官,其将担任集团联席CEO,分管安踏品牌、除FILA以外的其他所有品牌、集团采购及集团包含人力资源、法务、投资者关系及行政管理的若干职能,首席财务官的位置将由毕明伟接任。

而另一名联席CEO是公司元老吴永华,他将卸任专业运动群CEO,分管FILA品牌、集团国际业务和集团包括零售渠道管理及公共关系等若干职能。

丁世忠表示,联席CEO制度是经董事局长期研讨后,面向未来全新布局的审慎决策。这一制度将更有效地统筹多品牌复杂的管理体系,强化高层人才的轮岗及梯队建设,提升集团日常运营管理的效率。

截至1月19日午间,安踏体育股价当日下跌0.17%至116.5港元/股,总市值超3161亿港元。

联席CEO各主管一个品牌,亚玛芬上市或加速

此次管理层职能调整范围之大,在安踏近年的发展轨迹中实属罕见。

根据安踏公告的口径,职能调整是为了更好的落实集团“多品牌”及“全球化”战略,提升管理效率,强化人才队伍建设,对标国际大型企业治理模式。

时代财经注意到,在收购亚玛芬后,安踏于2019年正式将内部品牌划分为三大品牌群进行运营管理。分别是以安踏、安踏儿童、Sprandi和AntapluS为主的专业运动品牌群,以FILA、FILA FUSION、FILA KIDS和Kingkow为主的时尚运动品牌群,以亚玛芬体育、迪桑特、可隆为代表的户外运动品牌群。

时代财经注意到,在此次调整后,这种集合式的品牌管理正在向单品牌管理过渡,管理者开始各自对主管品牌负有更大的责任。郑捷将独立负责亚玛芬,赖世贤则更侧重主品牌安踏及旗下其他户外品牌,吴永华则侧重FILA。

两位上市平台联席CEO与亚玛芬CEO各自主管一个品牌,除了让单品牌管理更具独立性,也像是内部分权的“赛马”机制。2022年中期业绩显示,期内安踏品牌、FILA品牌为集团贡献的收益分别为133.6亿元和107.8亿元,同比分别上升26.3%和下滑0.5%。FILA品牌失速或也是推动安踏加速向单品牌管理的原因之一。

郑捷曾对媒体表示,品牌群是为了让具备共性的品牌拥有专门管理团队,实现品牌协同孵化,主力品牌带动小规模品牌发展,“让新兴品牌在相对成熟的环境中得到比较好的支撑和发展。”

No Agency时尚行业独立分析师唐小唐认为,以前安踏旗下品牌管理是按品类,现在品牌业务更加独立,按照所有权和股东结构划分,激励机制也会更加明确。

值得关注的是,部分人事变动并未在上市公司公告中体现。根据多家券商研报,原安踏篮球总监、收购亚玛芬后在始祖鸟中国担任总裁的徐阳,被调回安踏专业品牌群担任CEO;郑捷在卸任户外运动群CEO后,不设置继任者,旗下可隆和迪桑特品牌总裁将直接向赖世贤汇报工作。

唐小唐指出,产生这一变化的原因可能涉及到各品牌业务发展的不均衡,组织架构太大不利于敏捷性。不过,他也表示此次的结构调整更多是受到亚玛芬计划独立上市的推动。

长江证券 ( 5.890 , 0.09 , 1.55% ) 研报指出,在其他品牌矩阵中,迪桑特及可隆品牌汇报等级有所提升,有助于品牌更快更好的把握户外运动市场的高成长机遇。另外,前集团总裁郑捷专注于亚玛芬,或将加速推进5个10亿欧元发展计划达成,同时意味着“亚玛芬单独上市值得期待。”

据安踏预计,今年将从亚玛芬体育实现首次正利润贡献,超过1亿元。去年12月,时代财经曾报道亚玛芬或考虑首次公开募股(IPO)的消息,募集资金至少约10亿美元。

不过,唐小唐对时代财经预测:“虽然亚玛芬上市有其迫切性,但是应该不会在2023年。今年市场相对稳定的环境下,安踏可能会等亚玛芬有一个完整年的业绩,这样投资者也更明朗。”其还表示,亚玛芬的拆分上市只是一个开始,按目前的管理架构,未来安踏或考虑将每个独立业务单独上市,这样可以实现优质资产利益最大化。

丁世忠批评管理层反思不足,家族掌控仍然强势

在亚玛芬加速上市的同时,安踏集团的品牌业务却显现增长危机。

1月11日,安踏公布2022年第四季度和全年运营表现。2022年全年,安踏品牌产品按零售价值计算的零售金额与2021年相比取得低单位数正增长;FILA品牌产品按零售价值计算的零售金额与2021年相比取得约低单位数负增长;所有其他品牌产品则取得20%-25%的正增长。

对比2021年同期,无论是主品牌安踏,曾被称为“现金奶牛”的FILA,还是旗下迪桑特、可隆等其他品牌,增速均有明显下滑,尤其是一向肩抗“高增长”大旗的FILA更是出现负增长。

安踏是一家典型的家族企业,但在其发展壮大的过程中,引入了数名职业经理人,他们在安踏多品牌的运营和管理历史上,均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根据多家媒体的报道,在安踏公布全年运营表现的同日,丁世忠在内部年终总结大会上就批评安踏过去的管理曾出现问题,“有部分干部没有承担起主体责任,没完成的事情找各种借口,自我反思不足。安踏文化的DNA就是高标准对标,说到做到。安踏集团的干部画像是懂生意、带队伍、打胜仗、高抗压。”

而如今丁世忠想要更上一层楼,快速扭转上述增速疲软的局面,稳固管理队伍与更明确的激励成为工作的重中之重。唐小唐认为,将独立品牌与管理者深度绑定,对管理者的激励效果会更加明确,包括独立拆分后的股权。

而与此同时,丁世忠的卸任是否意味着家族标签的弱化?唐小唐则表示,新一轮的人事任命并未从根本上改变股权结构,安踏的家族管理仍然不可动摇。联席CEO之一赖世贤,正是丁世忠与丁世家的妹夫,虽然丁世忠看似“退居二线”,但是赖世贤则代表家族利益,“丁世忠仍然掌控全局,并且随时可以回来。”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