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创新航杠上宁德时代,是自不量力还是确有实力?
日期:2023-01-18 17:00

记者 | 庄键 孟令稀

2019年3月,在福建宁德的一座豪华酒店里,一场波澜不惊的锂电行业峰会在此召开。 宁德时代 ( 448.500 , 2.89 , 0.65% ) (300750.SZ)董事长曾毓群、中创新航(03931.HK)董事长刘静瑜等悉数出席。合影环节,曾毓群落座于第一排的居中位置,刘静瑜则在他左侧间隔一人而坐,同样笑容可掬。

两人的身后,一方是已多年雄踞首位的霸主,另一方则是重新焕发活力的老牌国企。谁也不曾想到,两家公司会在三年后对簿公堂,陷入剑拔弩张的紧张关系。

围绕专利权诉讼已历时一年半,宁德时代步步紧逼,逐步提高索赔金额,中创新航则寸步不让,进而提起反诉。

2022年,中创新航蝉联国内动力电池装机第三位,紧追宁德时代和 比亚迪 ( 269.000 , -0.99 , -0.37% ) (002594.SZ)。其全年的市占率达到6.5%,较2021年提升0.6个百分点;榜首的宁德时代市占率为48.2%,同比下降了四个百分点。

快速崛起的中创新航,尽管体量与宁德时代尚不在一个量级,但已成为锂电行业不可忽视的力量。

首战告负

战火由宁德时代点燃。

2021年7月,宁德时代一纸诉状将中创新航告上法庭,状告后者电池专利侵权。中创新航则予以否认,并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交申请,要求判定涉诉宁德时代专利无效。

刘静瑜在此后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强调,中创新航不存在恶意侵犯宁德时代专利权的动机。

“曾毓群董事长能够把宁德时代做成行业龙头,他的格局也不会小。电池行业的生态需要大家一起来维护,才能使得行业真正健康,曾毓群董事长也应该是明白的。”

刘静瑜的这番喊话未能平息纷争。

2022年,诉讼数次升级。当年5月,宁德时代向法院提出申请,将中创新航五项专利侵权案的索赔额提高至5.1亿元,相当于此前的近三倍。

三个月后,宁德时代又追加了一项专利侵权诉讼,再度向中创新航索赔1.3亿元。诉讼索赔总额由此上升至6.4亿元——这近乎中创新航2021年净利润的六倍。

曾毓群在宁德时代业绩发布会上首次就专利诉讼事宜表态:在与塔菲尔新能源的专利侵权官司中获胜,宁德时代向后者技术授权,这样“既保护了知识产权、保护创新,也能共同推进行业发展。”

这一年,正是中创新航港股上市的关键之年。宁德时代的上述举动,被外界解读为意在狙击中创新航的港股上市。

尽管专利诉讼纷纷扰扰,中创新航去年10月仍得以在港交所成功挂牌。

中创新航知识产权负责人吴迪曾向界面新闻等媒体表示,专利侵权诉讼是商业竞争中的常见手段。提起诉讼的目的是期望对方的商业活动受到影响。

宁德时代也曾公开表态称,尊重第三方知识产权,愿与行业参与者就知识产权授权许可保持沟通合作,也会重拳打击恶意侵权行为,维护市场良性竞争。

上市当日,刘静瑜称专利案判决结果持乐观态度。但相继出炉的结果显示,专利诉讼案的前景仍不明朗。

去年11月,针对宁德时代起诉中创新航侵害“集流构件和电池”的发明专利,福州中院作出一审判决。中创新航被判向宁德时代赔偿296万元,并停止销售侵害竞争对手发明专利权的电池产品。中创新航不服上述判决,向最高院提起上诉。

宁德时代起诉中创新航侵权其另外四项专利的案件尚未宣判。此外,宁德时代还在另一起针对中航锂电(洛阳)有限公司(下称中航锂电洛阳公司)的电池专利案中胜诉,获赔1416万元。

中航锂电洛阳公司原为中创新航子公司,目前与中创新航已无股权关系。该公司同样不服,表态将向最高院提出上诉。

去年底,中创新航发起反击,以滥用专利权恶意维权和肆意诋毁为由,起诉宁德时代不正当竞争,不过双方均未披露案件的具体细节。

低价换市场

除了打得火热的专利诉讼案,围绕客户的争夺也早已展开。

刘静瑜到任中创新航后,将战略重心从商用车调为乘用车,重点产品也由磷酸铁锂改为三元电池,并着力开发战略客户。

真锂研究院创始人墨柯向界面新闻分析称,中创新航市场开拓的主要策略是以价换量,因此电池售价明显低于行业平均水平。通过低价策略和优质服务,中创新航近些年从宁德时代手里抢走了不少客户。

2019-2021年,中创新航动力电池的平均售价为0.87元/瓦时、0.64元/瓦时和0.65元/瓦时,相比宁德时代要低9%-28%。这三年,中创新航动力电池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5.2%、13.7%和5.5%。

而宁德时代的毛利率始终保持在22%以上。

2019年,刘静瑜两度到访 广汽集团 ( 11.380 , 0.01 , 0.09% ) ,促成了两家公司的合作。此时,宁德时代已是广汽集团的供应商,两者合资建立的锂电池工厂也在前一年开工建设。

中创新航与广汽集团的合作,除常规电池采购外,也涵盖技术联合研发。广汽集团承诺中创新航优先参与其新车型开发,合作研发配套的电池产品。截至目前,中创新航已为广汽集团超过七款新能源汽车提供动力电池。

2019年,中创新航在广汽集团的电池装机量为0.59 GWh,渗透率34.4%。2021年装机量超过5 GWh,渗透率达65.9%,跃升为广汽集团的第一大动力电池供应商。

2020年和2021年,广汽集团均为中创新航最大的动力电池客户,采购额分别达15.5亿元和35.3亿元,占到中创新航当年营收的一半以上。

中创新航动力电池客户收入情况。

除广汽集团外,超过30家乘用车企业陆续成为中创新航的新客户。小鹏汽车、零跑汽车等新势力车企,也在中创新航目标客户的范围内。

2020年9月,中创新航与小鹏汽车达成电池采购协议,次年10月开始批量供货,覆盖后者的所有新能源汽车车型。

宁德时代曾是小鹏汽车最主要的动力电池供应商。行业资讯机构高工锂电的统计显示,2021年,宁德时代向小鹏汽车供应的动力电池装车量为5.49 GWh,中创新航仅为0.31 GWh。

中创新航披露的2022年年中数据显示,其对于小鹏汽车的渗透率,已由合作伊始的6%增加至去年年中的52%,超过宁德时代。

中创新航等二梯队电池企业的出现,为整车厂商提供了除宁德时代之外的另一种选择。近年来, 国轩高科 ( 31.140 , 0.18 , 0.58% ) (002074.SZ)、 欣旺达 ( 22.540 , 0.04 , 0.18% ) (300207.SZ)、 亿纬锂能 ( 84.280 , 0.49 , 0.58% ) (300014.SZ)、蜂巢能源等公司均陆续获得国内外头部车企的动力电池订单。

广汽集团旗下广汽资本董事、总经理袁锋曾向《创业邦》表示,广汽更多考虑电池的耐久性和成本。中创新航电池成本和供应优势打动了广汽。2020年,广汽资本入股中创新航,实现了两家公司在资本层面的联姻。

电池产能紧张的大环境下,宁德时代在与车企的合作中相对强势,要求客户通过包产线、承诺采购量等方式,锁定自身利益。曾毓群还就此表态称,没有钱的承诺,是不认真的。

过去四年,中创新航的电池装机量不断提升。2019年,该公司在国内动力电池市场排名第六,占有率2.3%。次年,中创新航晋升至第四位,市占率突破5%。2021年和2022年则连续两年位列第三。其三元电池的装车量排名目前仅次于宁德时代,位列国内第二位。

中创新航国内动力电池装车量。

2021年,中创新航营收增长至68.1亿元,同时实现1.1亿元的盈利,结束了自2017年以来的连续四年亏损。

洛阳出走

中创新航命运的转折点出现在2018年7月。隶属于中国航空工业集团的 成飞集成 ( 21.350 , 0.40 , 1.91% ) (002190.SZ)转让亏损的锂电业务,仅计划保留其30%股权,成飞集成正是中创新航的控股股东。

同月,48岁的刘静瑜走马上任,财务出身的她此前在深天马(000050.SZ)任职十余年,担任过该公司总经理。这家液晶显示器生产商同样隶属于中国航空工业集团。

多位深天马高管此后也陆续进入中创新航管理层,其中包括分管采购和信息技术的副总裁耿言安、分管财务和人力资源的副总裁高艳、分管工程建设的副总裁何凡、以及分管投融资和资本运营的副总裁兼董秘戴颖。

中国化学 ( 8.480 , -0.04 , -0.47% ) 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第六届理事会秘书长刘彦龙对界面新闻称,刘静瑜虽然不是锂电行业出身,但她在企业发展方向准确把握上具有优势。此外,新管理团队拥有很强的资本运作能力,动员了各方面力量加入到中创新航的扩张过程中。

中创新航此前连年的亏损,始于2016年末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的重大调整。政策转向后,能量密度高的三元电池,能获得更高补贴,因此成为新能源汽车市场的主流;能量密度相对较低的磷酸铁锂电池则被边缘化。而中创新航当时的主要产品为磷酸铁锂电池。

2019年,江苏常州金坛区下属的投融资平台成为中创新航实际控制人,持股70%。中创新航从一家总部位于洛阳的央企子公司变为常州地方国企。受益于重组收益,2019年,成飞集成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6.4亿元。

洛阳市委政策研究室近期发表的一篇文章,对中航锂电落户常州进行了反思。

“常州市金坛区入主中航锂电是一次成功抄底”。该文称,洛阳市抓“风口”产业与先行地区从理念到操作层面存在的巨大差距。

中创新航业绩表现。

上海钢联 ( 30.050 , 0.56 , 1.90% ) 新能源事业部分析师王学雷告诉界面新闻,中创新航股权结构变更,以及刘静瑜领导的管理团队就位,是促成其近年来市场份额快速扩张的直接原因。

接连拿下广汽集团等重要下游客户后,中创新航快速开启产能扩张和对外融资的步伐。2020年,先后宣布在常州、成都、武汉、合肥新建或扩建锂电池工厂;2022年,官宣位于广州和江门的两座生产基地,并计划在葡萄牙筹建首座海外工厂。

根据最新公布的规划,中创新航2025年的电池产能规划将超过500 GWh。以每辆新能源车搭载50 KWh电量计算,上述电池产能可配套1000万辆新能源车。

2020、2021年,中创新航先后完成两轮股权融资,融资额超百亿元,并于次年实现港股上市,募资98.6亿港元(约合89.3亿元人民币)。

港股上市当天,刘静瑜曾公开表态,希望中创新航能进入全球锂电池领域的行业前三位。去年前11个月,中创新航排名全球动力电池行业第七,占有率为4%。宁德时代则以37%的市占率排名第一,有望连续第六年问鼎榜首,排名亚、季军的为比亚迪和LG新能源。

王学雷认为,就中创新航近年来的发展速度及发展规划,对宁德时代未来的市场份额构成一定影响。

但就目前而言,中创新航和宁德时代的市值和业绩仍相差悬殊。宁德时代当前市值在万亿元上下,中创新航市值仅为其3%左右。2022年一季度,中创新航的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38.9亿元和0.58亿元,仅为宁德时代同期业绩的8%和4%。

“双方还不在一个量级,就像一场拳击比赛,你是轻量级,人家是重量级,对他的威胁能有多少呢?”墨柯说。

他向界面新闻记者分析称,中创新航下一阶段所面临的首要挑战,是如何在增强获利水平的同时,维持现有的市场份额,从而获得资本市场的持续认可。同时,也需要着重考虑培养自身的核心技术实力。

与行业龙头相比,中创新航的研发投入仍有相当差距。2021年,中创新航的研发费用为2.8亿元,宁德时代研发费用为76.9亿元;截至去年9月,中创新航的研发人员接近3000人,宁德时代则已超过1.2万人。

刘彦龙也指出,虽然中创新航的市场份额目前快速增长,但是盈利能力仍然相对较弱。该公司目前在各地投资布局了多座电池生产基地,如果未来盈利能力跟不上,也会形成中创新航发展的主要风险。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