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尼曼撤单:黄伟国的辞职耐人寻味,业内人士猜测IPO被中止原因之一
日期:2023-01-18 15:00

诗尼曼撤单 | 封面文章

文/乐居财经 杨凯越

”在宏观政策调控下,新的一年必将迎来曙光“年初的经销商大会上,诗尼曼董事长辛福民表达了对今年的信心。

熟悉辛福民的人或许知道,他挑选经销商的标准很特别,求专一不求财力,这和他“小步慢慢走”的经营想法异曲同工。

诗尼曼的上市节奏就比较慢。作为定制行业元老级企业,同期生及后辈们都先后进入资本市场,诗尼曼在去年才正式启动IPO,而这走得也并不顺遂。

第一次中止之后,更新材料后重启IPO,但十天之后又主动撤回。

尽管在辛福民眼中,今年会迎来新的曙光,但至少开年还没有显露出来。今年开年泛家居行业IPO整体进度偏慢。据不完全统计,2023年仅过半个月,已有乾元浩、雨中情、飞宇科技、诗尼曼等7家企业IPO中止,中止原因各不相同。

开年两家IPO折戟

2022年12月末重启IPO的诗尼曼,仅十余天后,就撤销了IPO申请,同时,据深交所网站披露,深交所决定终止对诗尼曼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审核。

诗尼曼的IPO本就曲折,时间回到2022年6月,诗尼曼正式向深交所递交招股书,拟登陆创业板。7月份,诗尼曼收到了问询函后,但却一直未给回复。直到9月末需要更新财务数据时IPO终止。

12月28日,诗尼曼重启IPO。而这份问询函,直到2023年1月,诗尼曼才给了多达400页的详细回复,从公司的历史问题、实控人股权转让、主营业务规模再到应收账款。但这期间,在诗尼曼内部,还发生了一个较大变化。

公开报道显示,业内消息称,12月31日,诗尼曼执行总裁黄伟国正式离职。此时距离诗尼曼再度递交招股书仅2天,但诗尼曼在其招股书中并未有任何提及。诗尼曼曾在其招股书中表示,黄伟国于2013年6月加入公司,负责公司全屋定制业务管理工作,2017年8月至招股书签署日,担任公司副总经理。黄伟国2021年在公司领薪75.17万元,在公司合计15名董监高及核心技术人员中排名第二。

而同时,诗尼曼的招股书还显示,其成立于2013年。可见黄伟国在诗尼曼成立之初即加入,是绝对的元老级高管。而眼看公司上市在即,高管大多手持拟IPO企业的股份,财富增值在即却突然辞职,黄伟国的辞职耐人寻味,也被许多业内人士猜测为诗尼曼IPO被中止的原因之一。

无独有偶。也是在2023年开年,另一家家居企业的IPO进程也被迫喊停。1月5日,据证监会第十八届发审委2023年第3次会议审核结果公告,雨中情防水技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雨中情”)首发事项未通过。

公告显示,在被询问的7个问题中,发审委主要集中要求雨中情需要对应收账款、业绩真实性及合理性等问题作出进一步说明。其中,发审委要求说明雨中情逾期应收账款余额逐年上升且上升速度大于收入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放宽信用政策调节收入的情形。

而特别提出这个问询的原因则是雨中情的业绩规模增长近几年来,主要依赖于应收账款。2019年,雨中情营收和应收账款余额分别增加约1.79亿元、1.85亿元。2020年,二者分别增加3.21亿元、3.29亿元。应收账款的增长金额与营业收入增加金额也几乎高度一致。

在此之前一个月,2022年12月1日,雨中情首次上会遭到暂缓表决,暂缓原因证监会并没有披露。一个月内两次上会又两次折戟,被业内称作“西北防水王”的雨中情,IPO之路也走的不容易。

资本动作频繁

除了上市关键期高管的不明原因变动,诗尼曼IPO中止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在于其业绩增长并不够稳定。

从诗尼曼公布的财务数据来看,在2019年至2021年的报告期内,分别实现营收8.35亿元、9.21亿元、11.56亿元;归母净利润6313万元、5188万元、6625万元。2022年前三季度,诗尼曼营收6.57亿元,归母净利2216万元。

从中可探查出,虽然其营收稳步上升,但其净利润上升趋势却并不明显,2020年净利润同比下滑,2022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仅有2021年的三分之一。而净利润增长乏力的背后,诗尼曼的创新性略显不足,在竞争极其激烈的定制行业没有绝对的优势。

市场竞争的加剧也是家居企业急于拥抱资本市场的一个重要原因,经济大环境下对于增长空间的挤压,智能化和数字化浪潮的席卷,都要求企业必须拿出更与时俱进的竞争力,而这背后,都需要资金。

在此次已终止的IPO中,诗尼曼计划募集4.81亿元,用于湖北荆门产能建设项目二期和信息化升级建设技术改造项目,其中5000万元是作为公司的补充资金。

资本的涌入和数字化的发展,不断地拨动着泛家居企业们冲击资本市场的热情。家居企业与资本市场的互动,在这两年达到一个高峰,即使是疫情的反复影响之下,家居行业的融资脚步也并未暂停。

公开报道显示,2022年全年,家居行业共公布了50起融资事件,融资金额近50亿元。这个数据与2021年67起融资及112.8亿元融资金额有所下降,但仍处于较高水平。

从细分领域来看,近年来大火的智能家居占相关融资企业的首位。2022年智能家居领域共融资9起,融资总金额20多亿人民币,占全年融资总额的40%左右。其中,2022年度智能赛道金额最大的融资案件,是欧瑞博于年初完成10亿元人民币股权融资,引发不小轰动。

欧瑞博属于全屋智能领域,现已形成包括超级智能开关、智能照明、智能门锁、智能窗帘、安防传感器、智慧社区、生态应用及家电、家电控制在内的全套系智能产品。

细数欧瑞博的发展进程,自2014年起,欧瑞博几乎以每年一次的频率快速获得大量融资。其中,2014年,获得软银赛富1000万元的A轮融资;2015年,获得联想之星、虎童基金、联发科7800万元的A+轮融资;2016年,获得 拓邦股份 ( 11.760 , 0.06 , 0.51% ) 、赛富投资基金、润航资本1.1亿元的B轮融资;2019年,获得美的置业、红星 美凯龙 ( 6.240 , 0.57 , 10.05% ) C轮融资,融资规模达1.3亿元;同期,获得恒大集团的Pre-IPO轮战略投资,交易金额未披露。

2021年3月欧瑞博再度获得腾讯投资的股权融资,交易金额未披露;2022年1月,欧瑞博一口气获得华兴、 索菲亚 ( 21.140 , -0.27 , -1.26% ) 富森美 ( 12.710 , -0.05 , -0.39% ) 、萍乡国资的股权融资,融资规模高达10亿元。2020年,欧瑞博曾尝试过冲击IPO,但中途自己喊了停。经过后续2轮十数亿元的新增融资后,2022年9月16日,底气更足的欧瑞博与 中金公司 ( 39.760 , -0.34 , -0.85% ) 签署上市辅导协议,重启IPO进程。

除了智能家居这个大热门外,数字化服务平台也是备受资本青睐的家居细分赛道之一。但与智能家居动辄数亿元的融资不同,数字化服务平台的单笔融资金额没有过亿,一站式交付平台大乐装于12月22日完成近亿元人民币融资,是今年服务平台类融资中金额最高的一起。

且从融资轮次来看,数字化服务平台的融资多集中于A轮及A轮以前轮次,属于新兴赛道,未来的发展前景还有待长远观察。

超7成企业营收同比下滑

泛家居IPO过会率下降明显,但依然有新进入者。

据乐居财经《家居k线》不完全统计,2022年全年,共有15家泛家居企业成功上市。其中智能家居所占比例最大,达到4家,此外,卫浴、设计与软装、墙布、厨房电器等传统企业以及家居跨境交易平台、智能家居芯片等新兴家居产业中,也均有企业成功上市。

几家欢喜几家愁,另一方面,倒在IPO门前的企业也不算少。2023年开年才刚过半个月,据不完全统计,已有乾元浩、雨中情、飞宇科技、聚威新材、泰凌微、富士智能、诗尼曼等7家泛家居行业的企业IPO折戟。

而在2022全年15家泛家居企业成功上市的背后,同样也有2家家居企业黯然退市、6家终止上市。

就算是成功上市,在上游房地产行业复苏艰难、下游原材料持续上涨、经济大环境的波动之下,上市成功也并不意味着一劳永逸。日前,乐居财经《家居k线》对108家已上市泛家居企业的2022年三季度核心业绩数据和在资本市场的表现进行统计。

108家企业中,共有72家企业的营收同比下滑,占比近7成;另有3家企业同比增幅不足1%,属于原地踏步;10家企业营收同比增幅在1%-5%之间。此外,还有26家企业净亏损,占比超过24%。

在企业的资金链指标上,有三成企业背负债务压力, 金隅集团 ( 2.450 , 0.01 , 0.41% ) 的资金缺口高达280亿, 海尔智家 ( 26.550 , -0.39 , -1.45% ) 安徽建工 ( 4.890 , 0.04 , 0.82% ) 上海建工 ( 2.590 , 0.03 , 1.17% ) 的短期借款规模也超过百亿。

业绩表现欠佳,资本市场嗅觉灵敏,在本就持续了数月低位徘徊的A股大势之下,108家企业之中,有86家企业较年初市值缩水,占比约80%。截止11月4日,108家企业总市值11763.86亿元,较年初16846.66亿元跌去5082.8亿元,缩水30.17%。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