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降3.6万!小鹏直面特斯拉“价格战”!新能源汽车行业将迎降价潮?
日期:2023-01-18 03:30

来源:证券时报

新能源汽车的新一轮“价格战”打得更凶了?

1月17日,小鹏汽车宣布,从当天14:00开始,启动G3i、P5、P7的新年新价格体系,三款车型的起售价分别为14.89万、15.69万和20.99万,整体降幅达2万-3.6万元。

在此前,特斯拉对Model 3和Model Y等车型的“灵魂砍价”引发热议,随后问界跟随特斯拉进行降价,而小鹏汽车成为了国内第二家迎战“价格战”的车企。

“这一波降价潮可能会席卷整个行业。” 中欧协会智能网联汽车秘书长林示向记者表示。

小鹏下场,应对特斯拉的“价格战”

这一轮新能源汽车的降价潮是由特斯拉带动的。

1月6日,特斯拉宣布,国产特斯拉全系降价,最高降幅达4.8万元,其中Model 3起售价22.99万元,Model Y起售价25.99万元,两款车型价格均创下史上新低。

随后,问界也加入了战场。1月13日,AITO问界宣布,自当日8点30分开始,AITO问界将带来新年新价格,问界M5 EV调整后售价为25.98万元起,问界M7调整后售价为28.98万元起,起售价均下调3万元。

而小鹏成为了国内第二家直面“价格战”的车企,对G3i、P5和P7车型进行了2万元到3.6万元的降价。

为什么特斯拉要进行降价?它的底气在哪里?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特斯拉之所以敢于在这个时候选择全面地降价,归根到底还是它的利润空间相当大,这些年特斯拉通过在中国开设超级工厂,有效地利用了中国的优势。

“借助中国超级工厂,特斯拉在土地、信贷、税收政策等层面获得了巨大的市场优势,再加上足够廉价的优质劳动力以及丰富的成熟技工资源,让它的人力成本被降到了相当低的水平。而且,中国还有极为完善的供应链体系,在中国特斯拉可以极其轻松地找到优质低价的上游供应商,从而帮助特斯拉进一步降低自己的成本。”江瀚说。

据了解,2022年第三季度特斯拉的净利润为32.9亿美元,已经超过了在车企中利润表现突出的丰田,而特斯拉的单车净利润约9570美元(约人民币6.5万元),已经达到了丰田的八倍。

江瀚认为,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特斯拉才有勇气启动“价格战”,凭借着它的优势市场地位和利润成本,用降价来形成属于自己的市场优势。

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向记者表示,特斯拉车型少产量较大,在规模效应下有进一步降低生产成本的空间,未来还可能会有更激烈的价格战。

那为何小鹏、问界等品牌会跟随特斯拉进行降价呢?

林示认为,这两家车企降价也是迫不得已,因为它们的部分车型与特斯拉的产品有较为直接的竞争。如果不降价,有可能在销量上受到特斯拉的影响。除此之外,这两家车企也都没完成去年的销量目标,具有一定的销量压力。

数据显示,小鹏汽车在2022全年累计交付量为12.08万辆,同比增长23%。尽管去年上半年小鹏汽车凭借6.9万辆的新车销量成为“造车新势力”之首,但在下半年却放慢了速度,未达成全年的销量目标。

江瀚向记者表示, 赛力斯 ( 39.790 , 0.04 , 0.10% ) 去年实现了快速的市场发展,借助与华为的通力合作,短时间内构建起了极强的市场竞争力,而且赛力斯自身的市场包袱并不重,而且还有着较强的市场号召力和产业动员能力。虽然还没有完全实现盈利,但是在市场发展过程中的高增长帮助其有底气采用跟随战略。

据了解,2022年赛力斯新能源汽车累计销量为13.5万辆,同比增长225.9%。其中AITO问界系列自2022年3月启动正式交付以来,已经实现累计交付超过7.5 万辆,成为了成长最快的新能源汽车品牌。

张孝荣称,电动车价格战已经开始,良性降价有利于企业扩大市份额,提升产品竞争力,从而推动整个行业创新发展。

涨价和降价,车企为何选择不同?

在“价格屠夫”特斯拉大规模降价的同时,国内许多新能源车企却选择了涨价。

1月11日,广汽埃安发布消息称,根据国家相关政策规定,新能源汽车购置补贴政策于2022年12月31日终止,在此之后上牌的车辆,国家将不再给予补贴(补贴额度:纯电动车12600元/辆)。受以上因素影响,埃安预计今年3月初对旗下相关车型的官方指导价进行上调,上调幅度为3000元-6000元不等。

此前, 比亚迪 ( 269.990 , -3.81 , -1.39% ) 也发布通知称,自2023年1月1日起,对相关车型官方指导价进行正式调整,上调幅度为2000元到6000元不等。而哪吒汽车、长安深蓝等车企也发布了涨价通知,纷纷在今年调高了部分车型的售价。

除了国补退坡和原材料涨价之外,还有哪些原因让上述车企最终选择了涨价?

林示认为,比亚迪选择涨价,是因为它的订单较多,手头有未消化的订单,暂时没有太大的销量压力。而广汽埃安选择涨价,是因为它的主要车型是AION Y,售价才13万到20万,本身就卖得比较便宜,如果不涨价的话亏得更厉害。长安深蓝主销车型起步价不到20万,仅电池成本就要8万元左右,再加上电机电控,总共大概9到10万,剩下的车壳子才值9万元左右,本身就是亏损的。

“广汽埃安和长安深蓝要涨价,也是因为它们有国企背景,国有企业对于盈利性和亏损额度是有考核的,它们亏不起。而小鹏、问界(赛力斯)是民营企业,它敢亏,愿意烧钱换销量。”林示说。

张孝荣也表示,部分国产品牌本身就是以低价换市场,成本较高而利润微薄,降价空间不大,在国补退出后,不得不通过涨价来弥补利润损失。

“智猪博弈”之下,汽车降价潮会来吗?

在博弈论经济学中,有一个著名理论叫“智猪博弈”:

假设猪圈里有一头大猪和一头小猪。猪圈的一头有食槽,而另一头则安装着控制食物供应的按钮,按一下按钮会有10个单位的猪食进槽,但是按钮和猪食槽在相反位置,按按钮的猪要付出2个单位的成本,并且丧失了先到槽边进食的机会。经过种种推算,在两头猪都有智慧的前提下,大猪会选择主动出击,而小猪则会选择等待。

江瀚向记者表示:“任何一个明眼人其实都看的出来,特斯拉的降价就是一个经济学上的智猪博弈,特斯拉是那个在前面狂奔的大猪,每一家国产新能源企业都是后面的小猪,到底是跟随大猪,与大猪一起享受市场发展的优势,还是不和大猪为伍,这个问题要牵扯到太多的东西。”

江瀚认为,一方面,如果跟随的话,对本来就处于微利或者亏损状态的国产新能源车企来说,就必须要忍受承担更大的亏损可能,这种策略考验着各家车企的家底,同样也考验着各家车企的供应链整合能力。对于任何一家车企来说,这样选择都需要刀刃向内的勇气。

“另一方面,如果选择不跟随的话,其实就像是温水煮青蛙,虽然表面上维持了自己的利润水平,但消费者可是用脚投票的,特斯拉作为行业龙头都降价了,消费者站在理性人的角度,无疑会选择更有性价比的产品,国内部分车企的市场空间无疑会被进一步压缩。”江瀚说。

因此,对国内的新能源汽车企业来说,跟随特斯拉与不跟随都是一道难题,无论做出什么样的抉择,都需要一定的勇气。

在江瀚的眼中,当前的中 国新能源 ( 4.120 , -0.05 , -1.20% ) 汽车市场非常像前些年的智能手机市场,特斯拉就非常像苹果,占据了市场利润的主要份额,而比亚迪则类似于三星,通过“机海战术”实现了远超苹果的销量,两者占据了整个行业的“泰山北斗”的地位,其他的企业就需要迅速找到自己的定位和玩法,否则就很容易被市场所淘汰。

那当小鹏和问界纷纷加入这场“价格战”之后,新能源汽车的新一轮降价潮是否会到来?

林示认为,这一波降价潮必将席卷整个行业,甚至会传导到上游去,要求电池厂和原材料厂降价。特斯拉实际上搅动的是整个行业,挤出了部分行业泡沫。

张孝荣表示,新能源汽车降价会是一个大趋势。在原材料价格变动不大的前提下,当整个行业的产量到达一定规模后,总体成本必然可以逐步降低,单个产品的边际成本也会快速下降,价格也会随之下降,厂商通常会通过“价格战”来巩固和提升市场地位。

但对很多尚未实现盈利的国内车企来说,降价意味着利润空间被进一步压缩,在新能源汽车市场洗牌加快的情况之下,它们该如何更好发展呢?

江瀚说:“各家新能源汽车的生产企业需要尽快加强自身的能力体系建设,对内不断挖掘自身潜力,优化管理,提升自己的内部竞争力,对外加强产业链上下游的整合,实现供应链管理水平的全面提升,只有这样才能在竞争日益白热化的新能源汽车赛道上真正实现生存。”

责编:朱雨蒙

责任编辑:吕成飞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