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新冠口服药冲刺:与辉瑞P药同靶点
日期:2023-01-17 11:00

来源:华夏时报

首个瞄准3CL蛋白酶靶点的国产新冠口服药申请上市了。

2023年1月16日傍晚,先声药业集团有限公司(2096.HK)发布公告,该公司抗新冠病毒创新药先诺欣®(先诺特韦片/利托那韦片组合包装)新药上市申请(NDA)获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以药品特别审批程序受理,获批上市后将用于轻型和中型新冠病毒感染(COVID-19)成年患者的治疗。

与首个国产新冠口服药阿兹夫定不同,先诺欣®(先诺特韦片/利托那韦片组合包装)瞄准的是SARS-CoV-2病毒复制必须的3CL蛋白酶,与辉瑞的Paxlovid针对同一靶点。而阿兹夫定则与默沙东的莫诺拉韦药物机理相似,属于RNA聚合酶抑制剂。在医保局与辉瑞Paxlovid的谈判由于辉瑞要价高而破裂后,先诺欣®的申请上市显得意义非凡。“公司新冠口服药先诺欣的产能准备、商业化等,都在稳步推进中。”先声药业相关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此外,记者注意到,除了先诺欣以外,还有多家国产创新药公司的新冠药物研发已近尾声。例如,同瞄准3CL靶点的 众生药业 ( 25.930 , -0.39 , -1.48% ) 已在本月初宣布完成临床三期入组。“疫情爆发以来,抗新冠药物研发进度并不慢,已经有几个小分子药物在我国获得了紧急批准,还有若干在临床试验阶段。”西湖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胡奇表示。

首个3CL靶点的国产新冠口服药申请上市

2023年1月16日傍晚,先声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发布公告,该公司抗新冠病毒创新药先诺欣®(先诺特韦片/利托那韦片组合包装)新药上市申请(NDA)获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以药品特别审批程序受理,获批上市后将用于轻型和中型新冠病毒感染(COVID-19)成年患者的治疗。

公告显示,先诺欣®是一款口服小分子抗新冠病毒创新药,其中先诺特韦针对SARS-CoV-2病毒复制必须的3CL蛋白酶,与低剂量利托那韦联用有助于减缓先诺特韦在体内的代谢或分解,提高抗病毒效果。在临床前动物试验中,先诺欣®显示出高效、广谱抗新冠病毒活性,未发现遗传学毒性。2021年11月17日,公司与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武汉病毒研究所订立技术转让合同,据此获得先诺特韦(SIM0417)在全球开发、生产及商业化的独家权利。2022年3月28日及5月13日,先诺欣®获NMPA签发的2项药物临床试验批准通知书,用于轻中度COVID-19感染者治疗等。

2022年8月19日,一项评估先诺欣®治疗轻中度COVID-19成年感染者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多中心、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的Ⅱ/Ⅲ期临床研究(‘该研究’)达成首例患者入组,2022年12月16日完成全部1208例患者入组,该研究在国内20个省市自治区共设立43家临床研究中心。

据了解,该研究是迄今为止针对感染新冠奥密克戎毒株的中国患者人群,第一个进入Ⅲ期注册性临床试验并完成全部计划入组病例数的临床研究。该研究也是按照国际标准设计,国内外第一个达成以‘咳嗽、鼻塞流涕、咽痛、发热、头痛、肌肉或全身痛等11个症状持续恢复(至0分)’为主要终点的Ⅲ期注册临床研究。

先诺欣®瞄准的是SARS-CoV-2病毒复制必须的3CL蛋白酶,这与辉瑞的Paxlovid针对同一靶点。据了解,在靶向新冠病毒复制过程中,3CL是必须的关键蛋白酶。3CL通过抑制病毒蛋白剪切,进而阻断病毒复制。相对于目前缓解发烧、肌肉酸疼、咳嗽等感冒症状的药物来说,3CL抑制剂从源头上让病毒失去了感染正常细胞和扩散的能力,是以病毒为目标的靶向治疗,也是当前全球抗新冠病毒药物开发最受关注的靶点。

此前,辉瑞的Paxlovid作为全球首款针对新冠病毒的口服3CL蛋白酶抑制剂,于2021年12月获FDA紧急授权,其临床研究结果显示,在出现症状的3天内服药,患者住院或死亡的风险能降低89%,在5天内服药则可降低88%。这一数据显著好于默沙东的莫诺拉韦。

而在医保局与辉瑞Paxlovid的谈判由于辉瑞要价高而破裂后,先诺欣®的申请上市并获得受理显得意义非凡。

1月8日,2022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谈判落下帷幕,三款新冠治疗用药进入谈判,其中阿兹夫定片和清肺排毒颗粒谈判成功,辉瑞奈玛特韦片/利托那韦片组合包装由于报价过高未能成功。谈判破裂后,辉瑞CEO表示,中国是第二大世界经济体,但报价低于萨尔瓦多,显示出并不愿意降低报价的姿态。之后,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11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医保局医药服务管理司副司长黄心宇表示,针对辉瑞公司生产Paxlovid未能通过医保谈判进入医保目录,大家不用过分担忧,近期可能有一些新冠治疗的新药在陆续申报上市。而5天之后,先声药业的先诺欣就提交了新药上市申请,并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以药品特别审批程序受理。

先声药业称,关于该研究有效性、安全性的详细数据将在先诺欣®获批上市后公布或公开发表,所以该药的数据到底如何尚未被公众所知。

但业内人士指出,公司有信心提出新药上市申请已经说明了很多事情。“提出新药上市申请其实已经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步骤了。比如说近一段时间引发热议的君实的新冠药物VV116,尽管围绕该药物的研究已经在国际顶级医学杂志上发表论文,但是君实都还没有提交上市申请。通过这样的对比,你可以感受出提出新药上市申请的分量。”一位医药行业的资深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多个国产新冠药物正在冲刺

过去几年来,国产创新药企业研发新冠口服药物的步伐从未停歇。去年4月,真实生物、 君实生物 ( 62.840 , -0.16 , -0.25% ) 和开拓药业三家药企均进入临床三期试验,国家药监局之后与去年7月25日应急附条件批准真实生物的阿兹夫定片增加新冠肺炎治疗适应症注册申请,使其成为首款获批的国产新冠小分子口服药,但开拓药业与君实生物的研发则似乎并不顺利。而在这之后,先声药业、 科兴制药 ( 22.360 , -0.43 , -1.89% ) 、亚盛医药、众生药业、歌礼制药、云顶新耀、绿叶制药、复宏汉霖、 神州细胞 ( 74.100 , 1.40 , 1.93% ) 等众多药企则也纷纷进入临床阶段。

3CL蛋白酶方向上,先声药业SIM0417、众生药业RAY1216、 前沿生物 ( 17.580 , -0.42 , -2.33% ) FB2001、 广生堂 ( 40.290 , -1.49 , -3.57% ) GST-HG171均已进入临床三期试验阶段。除了先声药业提交了新药上市申请以外,众生药业三期临床研究已完成临床三期全部患者入组。RdRp方向上,君实生物、旺山旺水研发的VV116和科兴的SHEN26已经进入临床二期。ROCK2方向上,北京泰德的TDI01进入二期临床,单克隆抗体方向上,中生制药的F61也已经进入临床二期。

“疫情爆发以来,抗新冠药物研发进度并不慢。一个新药的研发包括药物发现、临床前研究以及临床试验三个阶段。临床试验又分为I、II、III期临床试验,用以评估药物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之后才能申请上市。一个新的小分子药物的研发周期通常超过10年,研发费用在10亿美元以上,周期长,投入大。相对而言,抗新冠药物的研发可以说是十分迅速,已经有几个小分子药物在我国获得了紧急批准,还有若干在临床试验阶段。而目前已经在使用的抗新冠小分子药物,均在新冠爆发前已有一定研究基础,例如辉瑞的奈玛特韦是在抗非典药物的基础上进一步优化而来,默沙东的莫诺拉韦于2019年被首次报道时,是针对流感病毒而开发的。”胡奇认为。

此前江苏省药监局公众号曾发布文章,预计先声药业SIM0417最快可在2月获批上市。有业内人士表示,考虑辉瑞Paxlovid未进入中国医保目录,对于在研的同靶点中国国产药物而言,或将迎来很大的市场替代空间,还未获批的国产新冠药或将迎来机遇。

责任编辑:韦子蓉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