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首富,在资本市场“玩脱”了
日期:2023-01-16 21:30

作者:王珊

来源:商业人物 (ID:biz-leaders

新年伊始,免疫球蛋白的出圈,将江西首富郑跃文拉回了公众视线, 其中的“穿针引线之人”则是免疫球蛋白概念股龙头 上海莱士 ( 6.380 , 0.01 , 0.16% ) 血液制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莱士”)。

就因坊间传闻免疫球蛋白对治疗和预防新冠有奇效,该药价格便立即暴涨三四倍,有些黄牛甚至将出厂价300多元的免疫球蛋白炒到了2000元以上,即便如此,仍一药难求。

免疫球蛋白在消费市场的供不应求,也让资本市场加足了马力,开始炒作免疫球蛋白概念股。目前A股市场有相关业务的公司有12家。

其中,上海莱士因今昔对比过于悬殊最为惹眼,虽然它是免疫球蛋白概念股的龙头老大,但相较于高峰时的1200亿市值,如今仅剩430.06亿元的市值难免让人唏嘘,其背后的“始作俑者”就是昔日江西首富郑跃文。

曾几何时,郑跃文拥有官方认可的一系列职务,如今再提到他,舆论对他的印象更多的是资本玩家。去年刚过花甲之年的郑跃文1962年出生在福建罗源,但他自小在江西长大,再加上读书和发家都在江西,所以他也一直被外界视为赣商的一员。

郑跃文的经济学启蒙从江西财经学院(如今的江西财经大学)开始,1981年,他考入该校工业经济管理专业。如同那个年代的其他大学生一样,毕业后的郑跃文也端起了“铁饭碗”,先后担任国家铁道部财务局会计和国家地震局财务处会计。吃了两三年公家饭之后,为了响应公职人员下海经商号召,他在1988年左右辞职下海。

自1988年开始的5年间,郑跃文在江西省科力新技术研究所任副所长,他的创业准确说来是从1991年开始的,他联合同样拥有经济及金融背景的任晓剑等人共同创立南昌科瑞化工新技术有限公司(科瑞集团有限公司前身),时至今日他仍持股54%,是科瑞集团名副其实的实控人。

创业之初的郑跃文在金融市场分外活跃。他从1993年开始投资了十多家城市信用社,并参与了 民生银行 ( 3.470 , 0.02 , 0.58% ) 的组建工作,期间其还任筹备组副组长,此后在 华夏银行 ( 5.200 , -0.02 , -0.38% ) 、湘财证券等的投资人和发起人一栏都有郑跃文的身影。

郑跃文曾在《名人汇客厅》节目中分享了他对投资的理解,在他看来,投资更像是一场接力赛,一个人的速度是有限的,要在自己速度慢下来前将接力棒交给下一个人,要懂得适时退出。

秉承着“接力赛”投资理念,长袖善舞的郑跃文短时间内在金融领域积累到相当的财富,然后他将目光瞄向了实业领域,制造业、农业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在郑跃文看来很有前景,而对 平高电气 ( 8.600 , 0.06 , 0.70% ) 安德利 ( 18.800 , -0.09 , -0.48% ) 果汁的收购堪称其投资经历中的得意之作。

其中,投资 连云港 ( 4.510 , 0.05 , 1.12% ) 如意集团 ( 9.040 , -0.10 , -1.09% ) (“远大产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前身),以此为契机开始搞农业产业化,并通过资本运作将如意集团送上资本市场。此后郑跃文通过收购烟台安德利果汁加速对浓缩苹果汁生意的扩张,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安德利浓缩苹果汁规模名列全球行业前两名,2003年,安德利果汁在香港上市。

相较于在农业投资上的稳,郑跃文对开关生意的运作则显得冒险,虽说他最后使了一招“金蝉脱壳”成功退出,但由郑跃文操盘的这起“蛇吞象”并购案至今都透露着神秘。

1993年,郑跃文在创办南昌瑞伦电气设备制造公司(2004年被吊销)后正式进入高压开关制造业。两年后,同为“泰山会”成员的郑跃文和柳传志合伙做起了开关生意,成立联想科瑞开关有限公司。

郑跃文对于投资坚持唯“快”和“大”不破,然后他又收购了苏州第二开关厂以及河南平高电气,将开关生意的规模扩张到极致。1998年,他还主导了平高电气的公司改制,3年后,不负郑跃文厚望,平高电气登陆上交所。

这时郑跃文已马不停蹄地在投资市场奔跑了10多年,科瑞集团已扩张至一定规模,与之而来的资金压力也是可想而知的。

2006年,中小板上市公司 思源电气 ( 43.450 , 3.23 , 8.03% ) 宣布收购主板上市公司平高电气,上演“蛇吞象”戏码,引发外界对郑跃文的一片质疑。据平高电气披露,科瑞集团和北京亚太世纪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北京亚太),此前已将所持平高电气股权质押给银行为“科瑞系”贷款进行担保或之间互保,且部分贷款已过期。

而根据《新财富》报道,“科瑞系”当时面临资金链紧张,退出变现是最好的解决之道。 此外,思源电气和平高电气的第二大股东科瑞集团以及第三大股东北京亚太签署受让平高电气的股权意向协议,不仅可以化直接收购为间接收购,还有助于将近年来财务状况不佳的平高电气进行财务调整,一则可以绕过政策限制合理避税,思源电气也可从中受益,郑跃文的这招“金蝉脱壳”造就了又一起“蛇吞象”案例的同时,还做成了一笔双赢的买卖。

除了农业、制造业,科瑞集团在矿业、地产等方面也都有投资。2007—2009年,科瑞集团先后拿下了伦敦证交所上市的ZZL(后经整合并更名“科瑞资源”)以及澳交所上市公司银河资源。期间,科瑞集团还参股了大连银行、广西北部湾银行等,并推动了包括 新华联 ( 3.230 , 0.08 , 2.54% ) 等地产公司的重组上市。

郑跃文大胆无畏的投资理念,让他的生意涵盖制造、农业、资源、金融、地产等几乎所有能赚钱的领域,其中对上海莱士的投资更让郑跃文坐上了“首富”的位子, 然而他在投资上的冒险主义也让他摔了个大跟头。

郑跃文对于风险看得很淡,他在接受《 人民网 ( 15.430 , 0.02 , 0.13% ) 》采访时曾指出,“我们第一批民营企业家的成功,无不伴随着勇敢的冒险精神”,投资本身就是冒险。

郑跃文于2000年就已投资了血液制品行业的 博雅生物 ( 37.490 , 0.06 , 0.16% ) ,只是在2004年入主上海莱士后,为了防止出现左右手互搏情况,2007年,科瑞系清仓了博雅生物。郑跃文通过旗下控股子公司科瑞天诚拿下上海莱士50%股份后,与后者创始人黄凯同为控股股东。2008年,在郑跃文的推动下,成立20年的上海莱士登陆深交所中小板。

郑跃文曾指出,“当科瑞集团进入一家公司后,任务是对所投资公司进行改造和制定发展战略,并在资金、技术等方面提供帮助,目的是将其打造成行业龙头,实现双赢。”

虽然顶着国内第一家中外合资的血液制品的生产企业的名号,自1988年成立以来,上海莱士业绩始终平平无奇,在上市的头几年里,业绩仍没起色。通过科瑞天诚多年的资本运作,不断扩张的上海莱士在2015年,业绩迎来质的变化。2015—2016年,公司营收和净利累计达43.39亿元和30.55亿元,尤其是这两年的净利润是过去7年净利润之和的超2倍。

业绩的翻倍反映在资本市场就是,上海莱士2012年市值不足70亿,即便遭遇2015年股灾,同年5月,上海莱士的市值仍逆势创下历史最高的1200亿,郑跃文身价因此暴涨至430亿元,同时,他也将2015年胡润医药富豪榜“医药首富”的称号收入囊中。次年,他在“新财富500富人榜”中凭借230亿元财富上位江西首富。

郑跃文在他最顺风顺水之际曾表示,“我的每一步都赶上了最好的年代和时间节点”,但雷声滚滚的资本市场从来没有常胜将军。

上海莱士财报显示,2015—2017年,公司通过证券投资分别盈利8.65亿元、8.29亿元、2.49亿元,这也就是说,2015年和2016年,郑跃文通过炒股投资为上海莱士赚得了近一半的净利润。

然而炒股是把双刃剑。2018年,在主营业务血液制品销售毛利率、采浆量、生产量均同比上涨的情况下,公司却遭遇巨亏15.18亿元,矛头直指上海莱士重仓的 万丰奥威 ( 6.440 , -0.08 , -1.23% ) 兴源环境 ( 3.290 , 0.03 , 0.92% ) “踩雷”,反映在资本市场就是股价暴跌。此外,上海莱士公布的一项400亿元重组方案,直接带崩了上海莱士股价,自2018年2月-2018年12月7日上海莱士停盘。

郑跃文本想借400亿元重组方案退出,但复盘后的上海莱士直接来了10个跌停,市值迅速蒸发600亿,郑跃文、黄凯的股权质押也不可避免地爆仓。

2018—2021年10月,郑跃文的科瑞天诚以及黄凯的莱士中国因股票质押融资违约被动平仓。起初,郑跃文对自己在上海莱士身上栽的跟头显得异常淡定着急,2018年他在接受人民网采访时曾表示,“任何企业要几十年屹立不倒是困难的,起起伏伏才是常态。”

说这话时不知他是否料到上海莱士多米诺骨牌倒下的连锁反应影响会如此之大。2021年9月9日,上海莱士控股股东由于股票质押融资违约导致股份被动减持,致使公司处于无实控人状态。

郑跃文在上海莱士这把牌上的资本游戏几乎是结束了,被玩脱的上海莱士即便搭上了新冠的顺风车,有免疫蛋白球龙头加持,但如今几乎没有任何波澜的股价,较峰值已缩水近八成。此外,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关于郑跃文和科瑞集团的执行信息累计有18条。

上海莱士的现状就是郑跃文在投资上的一个缩影,最风光的时候他坐拥6家上市公司,目前他手里仅剩上海莱士一家上市公司,然而截至去年第三季度,科瑞天诚对其持股仅2.44%。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