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政协工作顾问毛大庆:2023年经济将负重前行
日期:2023-01-16 17:00

中房报记者 李红梅 北京报道

又到地方两会时间。北京市政协十四届一次会议、北京市第十六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分别于1月14日、1月15日开幕。

2023年,是落实党的“二十大”精神的开局之年,也是中国对新冠病毒感染实施“乙类乙管”以后,北京这座超大型城市经济生活全面恢复的关键一年。如何推进新时代首都发展,各位代表委员积极履职尽责,建言献策。

政协北京市第十四届委员会工作顾问、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今年带来了7份个人建议,其中4份都与疫情后的经济复苏和为特殊人群制定防疫预案相关。具体包括《关于尽快激活消费市场、推动经济复苏的若干建议》《关于疫情开放后大力扶持特色文旅经营发展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的有关建议》《关于针对老龄人群、易感人群及未感染人群制定防疫预案的建议》等。

“经过三年与疫情和大型传染病的博弈,社会经济遭受了不同程度破坏。同时,也暴露了城市管理上的重要缺陷,我们需要系统梳理并且认真改善。”在接受中国房地产报记者采访时,毛大庆说,2023年整体经济将处于一个负重前行的时期,企业家在这样的环境下,要注意关注三个方向:过去的教训、现在的风险和未来的趋势。

中国房地产报:今年上会和之前有何不同感受?大家都在关注什么?

毛大庆: 自2023年1月8日起,对历时三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实施“乙类乙管”以后,大家在关注经济活力恢复的有关政策措施、民营企业的休养生息和重振旗鼓、疫情防控过程中暴露的城市管理问题的综合改善、韧性城市建设、乡村文旅产业的复苏和乡村振兴战略落地、城市应对老龄化社会的有关措施等等。

中国房地产报:你今年的7份建议有4份与疫情后的经济复苏和针对特定人群的防疫制度相关,你提出如此建议经过哪些考量?

毛大庆: 经过三年与疫情和大型传染病的博弈,社会经济遭受了不同程度的破坏。同时,也暴露了城市管理上的重要缺陷。我们需要系统梳理并且认真改善。

中国房地产报:你还提到推动个人破产制度建议,这对于创业者来说,有何重要意义?

毛大庆: 这符合当下中央想重整企业信心的方针,这个制度实际是多赢的,无论对社会、企业家、债权方、债务方等都是一个解脱,是共同向前,用创造解决问题。而从国家来说不花一分钱解决了问题、得到了一大批生力军、释放了信心。

我认为要努力尽快推进个人破产制度。经济复苏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群体因为各种原因失去创造力。在疫情、创业等各种商业活动中遭遇不幸的人,尤其是大量的企业实控人(2022年已经达到了1500万人)而这些人是最有创造力的,现在因为一个创业失败被限于永久贫困的底层,对这些人是不公平的,社会无法对创新的失败包容,也就很难有真正的崛起信心。深圳去年已经开始试行国内首个个人破产法,是一个非常好的尝试,浙江也有类似的案例,北京作为首善之都,也要尽快做出这方面的尝试和突破。

想象千百万的创业者以及这些人都会无比感谢这个政策(这里绝大部分是正常的商业活动产生的)。

中国房地产报:今年两会,你最关注的是什么?最希望什么问题得到解决?

毛大庆: 最关注乡村文旅的复苏发展。自2020年初,受疫情影响,我国旅游市场受到了严重的冲击,原本以跨省国内游和出境游为主体的旅游市场,急转入以近郊短途游,乡村游,生态游为主体的赛道,在此影响下,北京地区涌现出了大量精品民宿,露营地,休闲农场,度假公园等近郊游产品。据统计,2021年国庆期间,88.3%的游客出游距离不超过300公里,自驾游达到了55.8%。

在旅游行业及产品逐步调整的同时,跟风发展情况也普遍存在,缺乏自身地域特色和核心竞争力,经营情况不佳,恶性降价销售,扰乱市场秩序。

在新形势下,如何打造自身特色,确保可持续经营,全面推进乡村振兴,更好的贯彻“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指导思想,将成为疫情后较长时期环京地区乡村旅游行业面临的重大问题。为此,我提出了《关于疫情开放后大力扶持特色文旅经营发展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的有关建议》。

建议北京市的乡村文旅发展要挖掘本地特色,着眼文化与自然资源的IP内容打造和乡村品牌化建设;建议在资源优势的基础上,挖掘目标客群延伸需求,在农业观光,亲子体验,团建聚会,科普游学,养老度假等方面细化服务与产品,开展针对性影响,打造经久不息的“网红打卡地”;建议杜绝大兴土木,合理利用乡村存量资产,优化建设用地指标,服务全新乡村生活方式;建议创建宜居乡村,依托资源优势发展康养产业,承接中心城区养老功能外溢,全面拉动城乡消费能力;建议大量发放文旅消费券;建议重点推动及扶持乡村振兴过程中的京郊旅宿业等等。

中国房地产报:你怎么看2023年房地产行业面临的机遇和挑战?

毛大庆: 影响房地产行业的因素,要分短期和中长周期性来看。短期来看,近两年居民收入下降导致的总需求会出现波动,中期看经济增长的恢复程度和潜力。

住房是天然具有金融属性的商品,体现在心理预期对房价的影响乃至对房地产投资行为的影响。随着中国总体GDP增长的复苏和部分区域增长引领作用的强化,全社会对房地产行业的总体预期会得到改善,部分地区会有较快恢复。

为了弱化住房金融属性对居住属性的不合理影响,应加快发展更加有效的、具有多样化金融产品的金融市场,更好地满足居民的资产配置要求,从而改变当前居民部门大约一般资产配置在住房上的畸形结构,更好地发挥居民储蓄对实体经济的支持。

长期要看人口结构变化。2022年大概率会是中国出生人口少于死亡人口的第一个年份,这意味着中国进入人口总量长期下降通道。从而对房地产市场的总量增长构成上压。

总体而言,房地产行业在2023年肯定会存在比较多的投资机会,原因在于目前经济增长面临的重重压力,短期内或许只能通过继续刺激房地产来实现“稳经济”的目标。

在行业的未来走向上,要关注三个趋势:

一是房地产将全面进入租购并举时代,刚需和改善类居住需求将成为主导,投资投机需求将急剧收缩,因此目前中国的房地产仍处于总量收缩背景下的去库存阶段。

二是土地财政模式将逐步转型,尽管短期内土地财政无法通过其他模式替代,但房地产业摆脱“高负债、高杠杆、高周转”模式并走入新发展模式已势在必行。

三是如北京市政府工作报告中所述,政府支持住房改善,同时也更加关注各个阶层人士的住房保障系统建设。

总体上,政府是在为房地产行业长期稳定发展的长效机制建设进行着努力。

中国房地产报:你对2023年整体经济发展信心如何?

毛大庆: 从大历史、大周期看,2023年处在一个艰难的时期,中国经济将面临三个不确定性的冲击:执行“乙类乙管”后的稳定效果实现的时间、俄乌战争引发国际政局持续动荡的结束时间、中美经贸摩擦重构国际经济关系能否得到较好解决。

2022年,受疫情防控的影响,GDP增速预计很不理想,可以将2022年和2023年连在一起看,两年的平均增速预估修复值可能会达到4.1%。持续下滑的GDP增长态势对二十大报告所提出的到2035年人均GDP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的目标构成严重挑战。如果以2.5万美元作为中等发达国家水平,那么从2023年~2035年的13年间,需要每年实现5.4%的增长速度方能达到。

中国经济亟须恢复增长速度,力争尽快实现实际增长率不低于6%的潜在增长率,这是摆在中国面前的重要任务。绝大多数机构对2023年GDP增速的预测都在5%上下。如果政策实施得当,6%及以上增速的可能性是大概率存在的。

影响2023年中国经济的两个基本因素:一是疫情在一季度能否基本结束,二是经济政策的落实力度。

为了“着力扩大国内需求。要把恢复和扩大消费摆在优先位置”,需要由中央政府直接面向家庭进行大规模直接转移支付,且力度要大,按照GDP的1%~2%执行,可安排发行2万亿元人民币中央特别国债,专门用于该项支出。以等价现金消费券形式,重点补贴家庭人均月收入2000元以下的中低收入家庭,可有效释放消费品工业产能,带动GDP增速提高大约2个百分点。

为了确保国内产业链的顺畅运行,可对过去三年受到重创的中小配套型制造业企业,以及确保城市消费的中小服务业企业进行直接补贴,可责成各省在明年地方专项债发行计划中给予安排。全国该项补贴总盘子以不低于5000亿元人民币作为基本目标。

加大对医疗、教育、科研和环境等领域的中央财政支出,或向地方政府的相关专项转移支付,增加有利于长期经济增长的人力资本、知识资本和环境资本。要严格审批基础设施项目,防止无效投资。

中国房地产报:你认为在当前经济环境下,一个企业家要特别注意什么?

毛大庆: 企业家在这样的环境下,要注意关注三个方向:一是过去的教训,二是现在的风险,三是未来的趋势。

过去的教训:对过去失败的案例要从大周期上进行认知,很多企业的失败,不是因为自己不够好,而是因为对周期的预测和预期缺乏高度和全局观,导致在不确定性来临时失去了控制。

现在的风险是保持悲观的预期,和乐观的行动,才有可能最大程度上对冲风险。

关于未来的趋势,我认为没有人能预测未来,只能感知更接近未来的趋势。如果与趋势接近,才有可能在风险中做正确的事。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