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样年推增资减债方案,年内仍有近50亿境内债待还
日期:2023-01-16 16:30

债务违约466天后,花样年迈出债务重组的第一步。

1月13日,花样年发布建议境外债务重组公告称,已与发行本金总额为40.18亿美元的若干主要债券持有人取得进展,就境外债务的重组条款达成一项协议。

花样年指出,境外债务建议重组,旨在让公司全面提升其资本结构,使集团能够更好地管理其营运并为其所有利益相关者提供长期价值。

花样年的流动性危机已持续一年有余。

2021年10月4日,由于一笔本金余额约2.06亿美元的到期票据未能如期支付,花样年成为首家违约的房企美元债发行主体。受此负面消息牵连,次日股市开盘,多只内房股股价跌超10%;中资美元债同样大跌,部分美元债跌幅甚至创历史纪录。

经历漫长自救,叠加房企融资环境整体回暖,花样年在境外资本市场取得突破。业内人士认为,近期多家房企好消息频传,是在当前政策背景下,各市场参与主体对房地产平稳健康发展信心的体现。花样年在境外资本市场的率先突破,有助于提振行业信心,改善市场预期。

不过,花样年境外债务重组尚存不确定性。

截至1月13日,仅有24.5%的债券持有人小组签署重组支持协议。另一方面,花样年建议境外债务重组设想通过公开发售筹集新资金以拨付债务回购,筹集新资金将为完成建议重组的先决条件。

关于新增融资,花样年方面相关人士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目前没有进一步可以公布的信息。

汇生国际投资总裁黄立冲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花样年与部分债券持有人就境外债务重组达成的协议,是一个中期方案,“这只是一个建议,只有获得债权人同意以后,才能吸引投资人和融资。能够实现这一步,才能离债务重组更近一步。”

黄立冲认为,在市场下行、销售低迷的环境下,债务重组的难点在于,有没有投资机构愿意施以援手,但由于行业风险尚未完全出清,投资偏向谨慎。“房企只能自己往前推进重组方案,制造一些阶段性成果,让投资人做进一步的考虑。”

债转股存变数

花样年不是第一家借助“债转股”化债的出险房企。

融创中国将现有债务中的30-40亿美元及若干股东借款转换为普通股或股权挂钩工具,降低负债水平; 华夏幸福 ( 2.470 , 0.02 , 0.82% ) “以股抵债”,搭建幸福精选、幸福优选两个平台,以49%股权实施债务重组,预计换取债权400.39亿元。

殊途同归,谈判过程的个中滋味,唯有自知。

花样年曾二度经历投资人呈请清盘。2022年5月26日,花样年接获Flower SPV 4 Limited就未偿还贷款融资约1.49亿美元向开曼群岛大法院提呈的清盘呈请;2021年11月24日,花样年附属公司香港花样年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被申请清盘呈请。

出现流动性危机后的2021年12月2日,花样年董事会主席潘军在一次内部访谈中表示,“我们一直积极地跟大家沟通、碰撞,来逐渐化解债务危机,从债权人和我们自身两个维度来寻找交叉点,找到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法。”

经历长达数月的对话后,花样年境外债务建议重组取得进展。

1月13日深夜,花样年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已与其发行本金总额为40.18亿美元的美元计值优先票据的若干主要持有人取得进展,就现有票据及若干其他境外债务的重组条款达成一项协议,“旨在让本公司全面提升资本结构,使本集团能够更好地管理营运并为所有利益相关者提供长期价值。”

根据公告,境外债务建议重组将使花样年13亿美元的总计息及债务性质负债股权化,削债总额预计占境外负债总额近半。境外债务大量去杠杆化,将增加花样年的账面值,降低净负债比率。

此外,作为建议重组的其中一环,花样年剩余现有债务将兑换为8个系列的新美元计值公开票据,到期日为2024年12月至2029年6月,利率为5%-8%。

也就是说,如若境外债务建议重组方案顺利敲定,花样年的境外债务到期期限将由2022年12月延长2-6.5年。

“本次建议境外债务重组将有助于维护上市主体、境外稳定,保障境内运营有序及改善,为境内进一步复工复产、资产盘活、项目交付和债务重组创造极为有利条件,”花样年表示。

不可否认的是,债务重组困难重重。

中证鹏元在一份研报中指出,房企债务重组面临多重困境:第一,受限资产比例高,重组条件无法满足;第二,受市场环境影响,资产打折出售,资金缺口依然较大;第三,境内外重组存在差异,谈判难度不同;第四,在市场化、法制化的纾困原则下,政策支持集中在优质民营企业;第五,境外债券清盘呈请,提高重组压力。

截至1月13日,花样年仅与现有票据未偿还本金总额约24.5%的债券持有人小组签署了重组支持协议。此外,根据公告,境外债务建议重组设想花样年透过公开发售筹集新资金以拨付债务回购,建议集资活动的条款尚待落实,筹集新资金将为完成建议重组的先决条件。

花样年的境外债务重组,依然存在许多变数。

资金“警报”未解除

花样年是较早出险的房企之一。其债务违约行为,毫无征兆,一度震惊资本市场。

2021年9月21日,花样年发布澄清公告称,注意到若干媒体报道称公司未有全额偿还其已到期之离岸优先票据,公司澄清,概无逾期还款,“公司经营情况良好,运营资金充裕,不存在任何流动性问题。”

半个月后,花样年即官宣违约,未能如期支付于2021年10月4日到期的本金余额约2.06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3亿元)的优先票据。

花样年2021年中报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其非受限银行结余及现金总额约为272亿元。落差巨大,以致于多名投资者公开表达了对花样年有意逃债的质疑。

债务违约两个月后的一次访谈中,潘军公开梳理了花样年的债务规模:超40亿美元的海外债、60多亿元的境内信用债、200多亿元的银行类金融机构贷款(以开发贷为主)以及未披露数额的非金融机构融资,整体负债超520亿元。

债务压顶,花样年通过债务展期、抛售资产、引进战投等方式化债。

2022年9月,花样年发行规模25亿元的“20花样01”获无条件展期一年。这是自2021年10月以来,花样年第5笔获得展期的境内债。至此,花样年境内存续的5笔公司债本金累计展期48.98亿元,利息累计展期4.3亿元,合计展期规模53.28亿元。

除了主动债务管理,以时间换空间,花样年还出售多个项目公司股权回笼现金,包括宁波、绍兴、重庆、广州、北京、新加坡等地的多个项目公司。据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21年9月以来,花样年转让资产累计回笼资金超45.6亿元。

回血的同时,花样年也付出巨大代价。

举例来看,2022年5月19日,花样年将旗下中交花创(绍兴)置业有限公司51%股权售予 中交地产 ( 16.690 , 0.22 , 1.34% ) ,后者同时等额受让中交花创债权本金约2.83亿元及利息7000万元,交易对价合计7.6亿元。这笔交易,花样年录得亏损9680万元。

花样年还引入粤系援军。

2022年4月11日,花样年与彩生活联合发布公告称,分别与民营投资平台粤民投另类私募基金管理(珠海横琴)有限公司订立协议,后者将在多个方面为花样年提供协助,包括制定方案增强花样年资产价值、促进有效落实全面债务重组计划等。

多方努力之下,花样年争取到一线生机,于1月3日发布建议境外债务重组公告。

如境外债务建议重组方案顺利落地,花样年将无境外债务于2024年12月前到期。“该两年期间对于确保本集团若干建设项目的成功交付至关重要,境外债务的现金利息开支亦将于该两年期间内大幅减少,从而将提高本公司现金与短期债务比率”,花样年在公告中表示。

即便境外债务有望“续命”两年,花样年的债务警报仍未解除。

企业预警通显示,截至目前,花样年境内债券存量规模57.22亿元。其中,一年内到期的境内债券金额为49.92亿元,包括“H18花样”“20花样02”“20花样01”。

“债务重组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无论是展期还是债转股,都只能缓解燃眉之急,最终能‘复活’还是依靠销售回款。”克而瑞研究中心认为,出险房企仍应以保交付为主要目标,积极营销、促进销售去化及现金回笼,修复基本盘。

克而瑞研究中心发布的《2022年中国房地产企业销售榜TOP 200》显示,花样年以64.4亿元的全口径销售金额位列第153名。2021年,这两个数字分别是465.9亿元、第70名。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