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探:爆满的火车站!候车室人声鼎沸,有人提前4小时到,“买不到票就拼车回家”
日期:2023-01-16 11:00

2023年,春运又重新“热闹”起来。

安检口处,两位40岁左右的夫妇推着5个行李箱,虽然稍显艰难但脸上却一直挂着笑容;候车室内,一位背着黄色书包、拎着红色袋子的男子一路狂奔,就为了赶上回乡的那班列车……春运期间,热闹的火车站,随处可见回乡人的影子。

小年这一天,北京迎来大风降温,气温骤降至零下10摄氏度,然而寒冷的天气却阻挡不了回乡的热情。1月14日,北京西站外,旅客们裹着厚重的羽绒服,提着行李箱,匆忙进站。

这样的场景已经两年不见。

2023年春节越来越临近,踏上“返乡”路途的人也越来越多。

据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春运工作专班数据显示,1月14日(春运第8天,农历腊月二十三)全国铁路、公路、水路、民航共发送旅客4226.8万人次,环比增长5.1%,比2022年同期增长57.2%。

持续攀升的客流背后,是一个个急切归乡的身影,作为疫情防控进入新阶段后的首个春运,返乡团圆,成为今年春节的主旋律。

不过,今年春运人流高峰与疫情高峰叠加,也带来更多不确定性。1月6日的国新办发布会上,交通部副部长徐成光称,这是近年来困难挑战最大的一次春运。

面对挑战和压力,徐成光表示,党中央、国务院提出“满足群众出行需求、降低疫情传播风险、提供安全便捷服务”三大明确要求,各级交通运输部门按照“最高标准、最严要求、最实举措”的工作标准做了充足准备。

事实上,自1月7日进入春运以来,全国客流持续攀升,北京火车站也陆续迎来务工返乡流和探亲流。1月14日,春运开启一周后,时代周报记者走访了北京西站、北京南站,实探久违的春运百态。

候车室人头攒动,有人提前4小时来候车

距离春节还有一周,1月14日的北京南站已经人头攒动。

早上11点,在北京南站的地铁出口,一波接一波的人拉着行李箱、提着红色礼品袋,进入到火车站。一位在进站口打扫的清洁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今年人不少,前两年没这么多。”她一边打扫,一边为往来的旅客指路。

除了进站的人多,出站的人也不少。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临近中午12点,北京南站出站口围满了人,除了接人的,更多的是从外地回北京的。

随后,记者来到北京南站的候车室,候车室两边坐满了人。有睡觉、聊天、玩手机的,也有仍在工作的,但更多的人都聚集到了候车室中心的咨询处。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咨询台不间断有人咨询,问题五花八门:“我六点钟的车次在大屏上面没有显示,是怎么回事”、“这个车次在哪个候车口”、“这里可以取票吗”、“我的车次晚点了,我想改签”……临近下午4点,咨询台甚至排起了队。

下午5点,60岁的吴芳(化名)拖着一个行李箱、一个背包和一个手提包,找到了17A候车口,放下行李的她气喘吁吁,紧接着开始拿出手里的票确认自己是否坐对了地方。

吴芳在北京大兴的一家酒店做服务员,去年春节因为“原地过年”的倡导没有回家过年,所以今年提前回家过年。吴芳要坐20:03的火车去往临沂北,但是她下午4点就到了北京南站,整整提前了4个小时,“今年回家的人多,加上我住大兴过来远,还要转好几次线,又提着很多行李,所以就提前来了。”

对于火车站人流量回升这一现象,北京南站工作的一线人员深有感受。北京南站候车室内的清洁员黄月(化名)一边擦着坐椅,一边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今年人特别多”。

黄月表示,平日里,他们分两个班次,分别是早上6:30到下午2点、下午2点到晚上9:30,但是她现在要从早上6:30上班到晚上9:30,她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因为春运这几天人多,再加上有几个员工回家过年了,人手不够。”

北京火车站之外,其他城市的火车站客流量之高更甚。

一位在成都东站中转回家的旅客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自己这些年从来没在成都东站见到过这么多人,“今天才14号,成都东站的人暴多,两个对着的候车口中间完全没有通道,大家都是挤过去的。”

抢不到票,客车、拼车、自驾“曲线回家”

2023年春运,作为疫情防控进入新阶段的首个春运,客流量回升明显。

交通运输部预计,2023年春运期间客流总量约为20.95亿人次,比去年同期增长99.5%,恢复到2019年同期的70.3%。

人多了,高铁票也没有以前好买了。

蔡蔡(化名)在北京工作,家住河南,高铁回家只要3个小时,由于前两年回家的余票多,所以今年她没着急抢票,直到1月14号,她去买票的时候,发现19号回家的高铁票都卖完了,“这就是一个大失算。”

另一边,在北京做家政的李英(化名)也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前两年回家的时候都没有着急抢票,但是都顺利买到票了。“今年不知道什么情况,到现在也没有候补成。”

高铁票虽然难抢,但却阻挡不了人们回家的心,客运、自驾、拼车等“曲线回家”的交通方式,正成为旅客春节回家的重要补充形式。

易晓(化名)就是自驾回家大潮的一员。易晓家住武汉,在深圳工作,1月11日自驾回家,路上共用了13个小时,堵车1、2小时。

易晓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自己春节回家的首选交通工具其实是飞机,因为省时,但由于买不到自己最想乘坐的航班班次,后来准备坐高铁。“坐高铁就是怕堵车,但是没有抢到高铁票,最终只能自驾回家。”

上述没抢到票的李英也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今年可能要做大客车回家。”李英家住辽宁葫芦岛,距京400公里左右,即便买不到高铁票,也能选择其他交通方式。

蔡蔡则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她现在已经在抢票软件上候补抢票了,如果最后抢不到高铁票,她就拼车回家。“还好我家比较近,拼车8小时就到了,价格也算合适,300-400元。”

事实上,今年春节,自驾、拼车、客运的出行比例正在持续上升。

据交通部预测的数据,2023年春节,自驾车、城际拼车、定制客运等出行比例将进一步提高,高速公路小客车日均流量约为2620万辆,较去年同期增长3.6%。

责任编辑:韦子蓉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