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丁汽车的实名举报,背后很无趣
日期:2023-01-16 09:00

来源 政事堂2019

文 顾子明

一只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伴随着特斯拉的全球大幅降价,全球新能源汽车市场上开启了大洗牌,越来越多的玩家们开始了大规模的退场。

而退场的过程中,很多大佬都会心有不甘。

昨天小年夜,雷丁汽车创始人李国欣在集团官微上,实名举报昌乐县委书记王骁逼迫其虚报企业工业产值近50亿。

随即省市两级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调查核实。

断案这么喜闻乐见的事情,政事堂自然不愿意放过,便在公布之前,也尝试推演一下这场举报背后的真相。

先把资本的时间线拉一下:

2018年4月,雷丁汽车在昌乐县支持下,收购陕西秦星汽车有限公司,获得了新能源商用车和特种车生产资质,对外宣布投资200亿元,在咸阳建立生产基地。

2019年1月,雷丁汽车以14.5亿元收购川汽野马汽车,获得新能源汽车、传统燃油乘用车、客车的生产资质,昌乐县为此提供13亿担保贷款。

2021年12月,山东省组织部公示,王骁提名为潍坊市昌乐县委书记。

2022年11月,雷丁汽车宣布完成A轮融资32亿元,由山东省潍坊市潍城西部投资发展集团领投,最终A轮融资因昌乐县拒绝为融资提供担保失败。

理顺时间后就能看出来,18-19年,雷丁汽车全国范围的大肆烧钱扩张,是在昌乐县的支持下,以县财政担保进行的,而此时的书记不是王骁。

21年底,随着新任书记王骁上任,昌乐县不再为雷丁汽车的烧钱提供县财政的担保,导致雷丁汽车无法再从资本市场上融资,引发了李国欣的举报。

从2022年雷丁汽车惨淡的销售数据来看,王骁来到乐县出任书记之时,雷丁汽车已经处于濒死的状态,新官对这种烂账躲着尚且不及,双方并非利益共同体。

因此,不存在李国欣口中王骁为了晋升而逼迫数据造假的动机,在举报的问题上,王骁应该是清白的。(真正收益的是前任)

当然,这个锅也不应该让李国欣来背,他虽然有些挥霍无度,但造车这事儿上其实也挺冤的。

雷丁汽车在2018年之前,凭借着做“老头乐”汽车赚的盆满钵满,但是随着2018年工信部联合六部委发布联装[2018] 227号文件,要求清退低速电动车,老头乐的生意就做不下去了。

这个时候,李国欣无外乎两个选择,要么把公司关了,当个富家翁,要么收购新能源牌照,做产业升级。

在需要GDP和就业的地方政府的鼓励和支持下,李国欣选择了后者的赌一把,开始买牌照,投资建厂。

但是很遗憾,随着2019年年底,特斯拉上海工厂正式投产,廉价的国产特斯拉迫使上汽、长安、奇瑞等一批企业为了避开特斯拉在20-30万价位的竞争,纷纷推出了10万价位低端新能源车。

凭借着大型企业的供应链与规模效应,降维打击之下,老头乐技术出身的李国欣毫无招架之力,被打得节节败退。

与此同时,随着21年-22年地方土地财政的大幅下滑,李国欣所依赖的地方城投也无法像前些年那样无底线的支持雷丁汽车的烧钱。

碰巧这个时候,随着新书记王骁到任,之前支持他的地方政府,突然变脸,不再继续为他的豪赌提供政府财政担保,于是,也就有了昨夜的这场撕逼。

虽然新领导不理旧账,有点不地道,从理智的角度,王骁的断臂求生,却是为58万当地民众负责。

现在的新能源汽车竞争局面,随着特斯拉的持续降价争夺市场,就跟当年美团主导的百团大战,没有市场规模与份额的玩家们,都会被洗牌洗出去,最终只会剩下少数实力强劲的大佬。

昌乐县乃至潍坊的财力,哪怕跟勉力支持蔚来的合肥,支持零跑的杭州相比,都差了好几个数量级,不可能支撑雷丁汽车将这场烧钱大战继续下去,考虑到坚持的越久,亏得越多,及时止损也是正确的抉择。

而李国欣的举报,也许只是个开始。

随着中 国新能源 ( 4.130 , 0.00 , 0.00% ) 市场份额的的高歌猛进和特斯拉的降价狂潮,市场集中度也将进一步提升,一大批地方政府投资崛起的品牌,都将面临退场的危机。

同样,站在全球的角度,由于新能源汽车的市场高度集中在中美两国,这几年升级不利的全球传统车企,接下来也会跟高度依赖政府支持的雷丁汽车一样,出现各式各样的闹剧与暴雷。

责任编辑:王涵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