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丁汽车创始人实名举报县委书记,看得我脊背发凉
日期:2023-01-16 09:00

◎智谷趋势|饶司机

齐鲁大地,出现了“商人单挑官员”的戏码。

昨天晚上,潍坊市昌乐县一位企业家发了一封实名公开举报信。

他的举报对象不是普通人,而是当地现任县委书记王骁。

网友们看到标题沸腾了,在拥有上千年官文化的国度,这样的做法不多见。

放古代,“士农工商”之末的商人,见到县里的捕快都得点头哈腰,如果有幸得到县太爷的接见,那就得跪在地上谢恩。

当然,现在可是21世纪。

公民是国家主人,具有监督权。

在举报信中,李国欣提出了两条令人惊讶的控诉信息。

一是控诉王骁“新官不理旧账”,导致雷丁汽车资金断裂、企业停工停产。

2019年初,雷丁汽车为了拿到新能源汽汽车资质,就以14.5亿元收购了四川的野马汽车公司。当时雷丁汽车的现有资金不够,就请昌乐县政府提供了13亿元的担保贷款。

2022年7月,这笔贷款陆陆续续到期了,可资金周转困难的雷丁汽车还不起。

李国欣称:我曾多次求县委书记王骁帮助,甚至提出只要企业能活下来,愿意把企业的一半股份无偿转让给政府,恳求昌乐县政府为雷丁提供抵押物续贷支持。

李国欣在信中抱怨道:王骁书记对昌乐的企业漠不关心,几乎不去企业,对企业的事情从不过问,企业家是敢怒不敢言,政府各级部门单位没有王骁书记的指示是一动不动,几乎躺平,不敢作为。

李国欣还在信中称:除了继续寻求昌乐政府的续贷外,我们也在积极寻求外部资本的投资,虽然得到了32 亿的融资支持,但昌乐县政府一直不愿为雷丁提供抵押物续贷支持,极大影响了投资机构的信心,截止到今天,融资的资金并没有按照约定如期到位, 王骁书记既不给我们贷款,也不给我们一个退出方案, 直接将我们逼到了停工停产的绝境,毁了一个企业的同时也毁灭了潍坊唯一具有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的企

二是控诉王骁逼迫雷丁汽车做假账,导致李国欣左右为难。

李国欣爆料,自2022年3月起,逼迫雷丁等当地大企业虚报企业工业产值和销售产值数百亿。

“2022年雷丁汽车集团在当地共上报工业和销售产值67.28亿元,但财务数据显示企业实际数据为 20.45亿元,我们企业按照王骁要求累计多虚报了46.83亿元。”

“地方政府决定企业生存,作为企业创始人既担心得罪王骁书记,又担心被列为’统计失信企业’后影响企业征信,权衡利弊后万般无奈只能按照王骁书记要求上报数据。”

这两项控诉,是真是假尚无定论。其中的细节,我们还得等待省市联合调查组给出的结论。

目前,调查组已进驻昌乐县进行调查核实。

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不到万不得已,企业不会发声,可见企业压力实在太大了。

网络上还流传了一张,疑似李国欣与王骁的聊天记录截图。截图显示,王骁曾回复李国欣:“我既没有安排担保、也没安排抽抵”。

如果举报信的内容属实的话,那个县委书记的能量着实不小。 这位处级干部的决策,可以间接影响几十亿资金的流动,决定一个大中型企业的生死存亡。

在李国欣的观念里,王骁的这种影响力就应该用来为雷丁汽车开道,而不是“阻碍了未来的发展,葬送各级领导十几年培育的 新产业 ( 57.570 , 0.00 , 0.00% ) 和所有的心血成果”。

平心而论,如果我是县委书记,我也未必就一定会给雷丁汽车兜底。

这几年,新能源汽车行业从野蛮生长时代逐渐进入了优胜劣汰时代。

雷丁汽车的资金链之所以崩溃,主要还是自身功夫不够硬,它生产的廉价电动车在产品设计、技术含量、品牌形象、销售服务等各个环节都比不过五菱宏光mini EV。

像雷丁这样经不起市场考验的企业,地方政府确实没有为它兜底的义务。如果昌乐县政府这次出面做担保,就能保证雷丁汽车的成功吗?如果雷丁复工后还是卖不出去,那么谁来承担国有资产流失的责任?

所以,这里头还需要更多的信息,才能判定到底孰是孰非。

但是,李国欣的第二项指控“王骁逼迫企业造假”,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

《中国纪检监察杂志》曾强调,“ 经济数据造假表面上是统计部门虚报不实数据的业务问题,但本质上却是政治问题,是严重破坏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的行为 ”。

基层的“数据造假”问题由来已久。

2014年,中央巡视组在对辽宁进行首轮巡视后明确表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对此,要求辽宁省政府需做到“抑制数据造假,绝不可助长此风”。

2019年左右,中国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大普查,不少省份都修订下调了2018年的GDP数据,山东省挤掉了9820.67亿元的水分。

这些年,中央出台了一系列防范和打击统计造假的政策。绝大部分地方干部都开始转变作风,如实上报各项经济数据。

可是,个别干部依然信奉“官出数字、数字出官”。

所以,如果王骁真的如李国欣所言“强迫当地大企业虚报企业工业产值和销售产值数百亿”,那么就请山东有关部门予以严惩。

除了昌乐举报信外,潍坊滨海开发区的城投债问题也值得关注。

在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官网上,我找到了《潍坊滨海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及相关债券2022年跟踪评级报告》。

根据报告,我们发现“潍坊海投”、“潍坊滨投”、“潍坊旅游”、“潍坊渤海水产综合开发有限公司”和“潍滨建设”的总负债分别为438.3亿元、318.27亿元、113.43亿元、50.23亿元、31.52亿元。

五家平台总共欠了951.75亿元。而2021年,整个滨海开发区实现生产总值也才336.9亿元。

城投债占比GDP达到282%。这个规模,不小。

第七次人口普查时,潍坊滨海开发区登记的常住人口为13.67万人。这样算下来,当地人均负债69.7万元。

为什么这些城投公司会发这么多债?

因为滨海开发区一直是潍坊重点开发的区域,搞了很多个大项目。从2012年到2022年,开发区累计固定资产投资1992亿元,年均投资221亿元。

虽然说这些投资大部分是民营企业出的,但也有不少是城投平台带头探路,搞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建设。

滨海开发区提出过一个目标说,“到 2025 年,全区地区生产总值年均增长 9%左右,力争实现双位数增长,争取突破500亿元”。

理想很伟大。

不知道这些投融资平台是不是还会借更多的钱?

其实,投资驱动的发展故事,在中国比比皆是,一抓一大把。截至目前,全国地方性城投债务已经达到65万亿元。以14亿人算的话,人均约5万元。

从地理上看,潍坊是一座沿海城市,有着143公里海岸线。

但是从内在气质来看,潍坊又似乎是一座内陆城市。

想要发展的好,潍坊不仅要搞好地理意义上的出海口,更需要打开精神意义上的出海口。既要有冒险精神,又要有契约精神。

对任何一个城市而言,把目光放到全国乃至全球,向外界去拓展资源,总是好过于向内收割,透支未来的。

……

说到底,潍坊的故事,也是观察中国的一面镜子。

我们都知道,拉动经济增长的有三驾马车,分别是投资、消费和出口。

去年,受新冠疫情和俄乌战争的影响,全球经济进入下行通道,出口生意并没有以前好做了。

内需方面,2022年中国住户存款增加17.84万亿元,大家的消费意愿并不高。

于是,在国内一些地方, “虚报数据”和“举债发展”,就成为了极少数急于求成的决策者谋求进步的渠道。

但愿这些烂事,以后都不要发生了。

如此,我们的国家才能更加地行稳致远。

责任编辑:王涵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