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酒李渡港股IPO 酱酒头部企业竞争加剧
日期:2023-01-16 02:31

作者: 栾立

2022年1月13日,珍酒李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珍酒李渡”)向港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请。公开资料显示,珍酒李渡是国内第五大酱酒企业。近年来,郎酒、国台酒业、习酒等国内头部酱酒企业上市动作频频,在业内看来,酱酒们急于上市背后,是希望在本轮行业头部化竞争中抢得先机。

招股书显示,珍酒李渡是国内第四大民营白酒企业,旗下包括珍酒、李渡、湘窖等品牌,其中主要收入来自于酱香型白酒品牌珍酒。

2019年以来,国内酱酒热度快速升温,经销商纷纷染酱,珍酒李渡也成为本轮酱酒热的受益者。2020年珍酒李渡集团收入约为24亿元,2021年收入为51亿元,同比大幅增长112.7%,其中珍酒收入13.5亿和34.9亿元,占总收入的比例约为56%和66%。

2022年,随着酱酒热的降温,行业竞争快速加剧,叠加疫情影响,酱酒企业增速集体放缓或回落。2022年1~9月,珍酒李渡实现收入42.5亿元,增速也回落至18.2%。

招股书显示,2021年珍酒李渡就完成了上市结构的搭建,其中珍酒控股持股81.3%,投资公司KKR控制的Zest Holdings则持股16.2%。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目前白酒企业上市之路非常艰难,选择港股上市也是无奈之举。

2016年, 金徽酒 ( 26.300 , 0.26 , 1.00% ) 成为A股第19家白酒上市公司,在此之后,除了2019年 岩石股份 ( 25.280 , 0.42 , 1.69% ) 通过资产并购染酱之外,包括西凤酒、郎酒、国台酒业等多家酒企谋求A股上市,但均未成功。

与此同时,珍酒李渡也是2020年以来第五家谋求上市的酱酒企业,而在谋求上市的酒企中,酱酒企业占大多数。2020年5月和6月,国台酒业和郎酒分别向证监会递交了招股书,但随后在2021年6月和2022年5月主动撤回上市申请,而金沙酒业和习酒也在为冲击上市做准备。

在业内看来,珍酒李渡急于在港股上市的背后,在某种程度上体现出酱酒头部化竞争的激烈。

根据珍酒李渡公布的计划,所募集资金将主要用于未来5年为生产设施发展提升产能、品牌建设和市场推广、拓展销售渠道,部分用于提升数字化水平和补充运营资金等。

目前珍酒李渡正在改建和新建生产设施,加速扩产,预计到2024年前,其基酒产能将增加2.6万吨,其中1.66万吨为酱香型基酒。珍酒李渡公司判断,到2026年,酱香将成为中国最大的白酒香型,销售额约占市场的41.8%,因此目前企业需要快速扩大产能,巩固其市场领导地位和增加盈利能力。

从产业竞争格局上看,酱香型白酒“一超多强”的产业竞争格局体系已基本形成,第一梯队的 贵州茅台 ( 1887.000 , 53.00 , 2.89% ) 遥遥领先;第二梯队习酒、郎酒不久前均宣布2022年营收突破200亿,紧随其后;年销售额在50亿~100亿的第三梯队的国台酒业、金沙酒业、珍酒等市场格局仍有重塑的可能性,而谁也不想掉队。

值得注意的是,近两年来,包括茅台在内,头部酱酒企业都在加速扩产和扩张,试图抢占先机,而这也需要占用大量的资金。权图酱酒工作室总经理权图曾测算,每1000吨酱酒的投资成本,保守估计也要在1.5亿元左右。

白酒分析师蔡学飞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此前酱酒行业的快速增长,一方面来自渠道扩张带来了可观的市场新增量;另一方面,酱酒本身单价较高,也放大了销售额的增幅。但随着“野蛮生长”的终结,2022年酱酒行业理性回归,酱酒行业品牌化、头部化的趋势正在越发明显,下一步酒企比拼的则是产能、品牌、文化和渠道的综合实力,上市也是获取资金和应对未来市场竞争的一种手段。

不过在沈萌看来,目前港股中没有大型白酒上市公司,港股上市是不是白酒企业上市的另一条出路,还有待进一步观望。

责任编辑:李桐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