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尔年报业绩降九成 错判行业趋势遭公募斩仓离场
日期:2023-01-16 02:02

作者: 魏中原

[ 根据公告, 韦尔股份 ( 84.370 , 0.62 , 0.74% ) 预计2022年扣非后净利润为9000万元~1.35亿元,同比下降96.63%到97.75%。 ]

芯片设计大厂韦尔股份(603501.SH)2022年股价狂泻66.45%领跌板块,公募基金全线撤退的举动亦令投资者摸不着头脑。随着公司发布业绩预减公告,答案明了。

韦尔股份预计2022年实现扣非后归母净利润0.9亿~1.35亿元,而2021年同期为40亿元,降幅之大仿佛晴天霹雳。这也意味着公司第三、第四季度连续两个季度亏损。

库存是导致韦尔股份业绩大跌的主因。韦尔股份表示,基于目前可获取的信息进行测算,预计2022年度计提的存货跌价准备为13.4亿元~14.9亿元。截至2022年三季度末,韦尔股份尚有141.13亿存货,会否成为远期业绩隐患令市场担忧。

半导体行业从2021年的供需错配、“缺芯涨价”及囤货,到2022年的景气下行、库存高企,周期的演绎正逐步体现到A股上市公司的财务报表上。

截至1月13日收盘,韦尔股份股价报84.37元,总市值约1000亿元。利空的业绩预告将对公司股价形成何种影响,16日开盘便见分晓。

拟计提存货跌价近15亿,

致去年下半年业绩亏损

根据公告,韦尔股份预计2022年度实现归母净利润8亿~12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减少32.76亿~36.76亿元,同比减少73.19%~82.13%。扣非后净利润为9000万元~1.35亿元,同比下降96.63%到97.75%。值得注意的是,韦尔股份上一次年度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不足1.5亿元还是在2018年。

分季度来看,韦尔股份去年下半年业绩拖累全年。2022年一季度,公司归母净利润为8.96亿元,同比下降13.90%,已现疲态;2022年中报,归母净利润为22.69亿元,同比增长1.14%,但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已降至14.51亿元;第三、四季度则连续亏损。

周期下行期间,消费电子需求低迷,出货“量价齐跌”是导致韦尔股份业绩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公司称,2022年由于受到全球新冠疫情、地缘政治的紧张局势、消费电子市场整体表现低迷等因素的影响,以智能手机为代表的消费电子需求受到了较强的冲击,对公司的主营业务产生了较大的影响,部分细分市场的出货量有所下滑,产品销售价格承压,公司的营收规模和产品毛利率较去年均有所下降。

同时,韦尔股份预计2022年全年计提的存货跌价准备为13.4亿~14.9亿元。2022年前三季度,韦尔股份已经对部分可变现净值低于成本以及部分库龄较长的产品进行了计提存货跌价,金额为4.93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财报显示,截至2022年三季度末,韦尔股份的存货合计达141.13亿元,较半年度87.81亿元,增长逾50亿元。这部分存货未来是否仍存在跌价风险,进而导致业绩持续下滑,是市场关注的焦点。

对于进一步计提存货跌价准备,韦尔股份表示,2022年四季度,公司库存水平有明显回落,但受消费电子需求依然低迷的影响,库存去化压力持续上升,导致价格竞争加剧。公司部分产品(例如:应用于手机终端的6400万像素图像传感器产品)的可变现净值预期将进一步降低。

某电子行业分析师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韦尔股份存货高企导致业绩大幅下滑,可能是因为公司对行业周期演绎的判断出现了失误。“2021年,芯片供需错配,缺货导致各品类大幅涨价,尤其是消费电子相关产品。一方面,当时国内很多设计厂赚的是涨价的钱,周期红利不可持续。还有的企业在当年价格高位大幅备货甚至囤货,当需求低迷时,产品价格回归至合理区间,这部分存货成为‘资产包袱’。”

公募斩仓

第一财经于2022年底刊发的《半导体的2022:库存扰动、需求低迷,明年上半年可能仍是阵痛期》指出,智能手机、PC为代表的消费电子全年需求萎靡,企业库存高企,IC设计端不可避免地遭遇营收净利双降。

眼下,韦尔股份的这份成绩单或预示着A股半导体设计板块2022年度业绩承压不小,尤其是营收以消费电子为主的设计厂商。在股吧中,不少投资者正热烈讨论韦尔股份1月16日股价会否跌停。

回顾韦尔股份2022年股价单边下行的走势,显示资金对其业绩“滑铁卢”或早有预期。数据显示,2022年韦尔股份股价累计重挫66.45%。2022年10月31日盘中,韦尔股份股价一度下探至66.64元,创2019年9月2日以来新低,较其2021年7月创下的历史最高价255.17元(前复权),15个月内累计回撤73.88%。

韦尔股份作为曾经芯片界的“千亿白马”,曾是公募基金的“心头好”。Choice数据显示,在2021年三季度末,有232家基金持有韦尔股份7858.49万股,占流通股比例10%。到了2021年年末,持股公司机构数量更是高达1387家,合计持股3.12亿股,其中持股公募基金数量达1376只,合计持有1.5亿股,占流通股比例19.02%,抱团明显。

回看2021年下半年,韦尔股份在当年7月8日创下历史高点后,进入调整阶段,多次下探至170元一线后,于当年四季度再次走出趋势性行情,单季度上涨28%。

截至2021年末,持有韦尔股份数量最高的公募基金是诺安成长混合(下称“诺安成长”),持股数量875.05万股。韦尔股份也是诺安成长的第一大重仓股。富国天惠成长混合A/B(下称“富国天惠成长”)持有韦尔股份620万股,为持股数量第二多的主动权益基金。位列第三的是银河创新成长混合A(“银河创新成长”),持有567万股。另外,汇添富中盘价值精选混合A、东方红启动三年持有混合等公募基金持有韦尔股份的数量也位居前列。

2022年一季度,韦尔股份重挫37.83%,回吐2021年全部涨幅。“吃光最后盘面利润”的机构开始撤离战场,截至2022年3月末持有韦尔股份的基金数量为272只。其中,诺安成长继续加仓韦尔股份350.61万股,成为上市公司第六大股东;富国天惠成长和银河创新成长分别减仓20万股、67万股。

2022年第二、第三季度,韦尔股份股价合计再跌近50%。公募基金买卖动作出现较大分歧,诺安成长越跌越买,截至三季度末,诺安成长持股韦尔股份1942.72万股。富国与银河的两只产品则逐季减仓,最终清仓韦尔股份。

在2022年6月末时,有968只基金合计持股韦尔股份1.24亿股,占流通股比例15.71%。伴随着公司此后股价阴跌不止,大部分基金选择离场。截至2022年三季度末,仅83家基金持有韦尔股份股票,合计持股6617.54万股,占流通股比重5.62%,持股数量和比例均降至2019年一季度以来的新低。逆势加仓不止的诺安成长,目前仍为韦尔股份第六大股东,该基金近一年收益率为-31.54%。

目前有多家机构分析认为,消费电子行业目前底部明确,伴随宏观波动边际减弱,未来消费电子需求有望逐步复苏。对此,前述分析师认为,2023年一季度消费电子需求复苏拐点仍难看见,二季度需求有望同比增长,但增长幅度仍难估量,相关芯片厂商业绩可能继续“过冬”。

责任编辑:李桐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