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方发力 “一口牙一辆车”成过去?
日期:2023-01-14 08:01

来源:中国经营报 本报记者 晏国文 曹学平 北京报道

“不知什么原因牙齿从20岁时就开始松动,慢慢开始掉落。医院告知我的全口牙都得拔掉,因为还年轻,只能植入种植牙,但种植牙的费用不是一般家庭能承受的。满口种植可能需要20万~30万元,这对我的家庭来说,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此前,一位云南昭通的网友曾在 人民网 ( 15.410 , -0.27 , -1.72% ) 领导留言板反馈种植牙高价难以承受的问题。

长期以来,口腔种植收费高昂,群众降价呼声较高,上述网友反馈的问题并非个例。近一年来,多部门采取有力措施促进口腔种植降价。2023年1月,口腔种植领域传来多项惠民消息。

在口腔种植体集采方面,2023年1月11日,四川省牵头口腔种植体系统省际联盟集中带量采购开标,产生拟中选结果。拟中选产品平均价格降至900余元,与集采前中位采购价相比,平均降幅55%。

在口腔种植医疗服务方面,2023年1月1日起,内蒙古自治区口腔种植类医疗服务项目正式纳入医保支付范围,涵盖牙冠植入、口腔植骨、种植体植入等22个口腔类医疗服务项目。其中,呼和浩特市三级医疗机构单颗常规种植牙医疗服务价格的全流程调控目标最高为3660元。

针对口腔种植,2023年1月9日,北京一位资深口腔种植专家对《中国经营报》记者指出:相比韩国,我国种植牙市场发展得慢一些。相比其他医疗专科,口腔医疗服务行业是资本渗透较深的一个行业。资本大量涌入对口腔医疗服务行业发展有推动作用,但它也是一把双刃剑,可以让 老百姓 ( 42.000 , 0.68 , 1.65% ) 体验到种植牙带来的好处与效果,但是口腔种植整体费用比较高,社会反映也比较强烈。内蒙古自治区将口腔种植医疗服务纳入医保、四川牵头口腔种植体集采等将给群众口腔种植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同时也将对整个行业带来较大影响。

种植耗材集采

据国家医保局披露,本次口腔种植体系统集采联盟由四川省医保局牵头,全国所有省份均参加。此次共有55家企业参与,所有的主流企业均已参加,其中39家拟中选,中选率71%。全国共有近1.8万家医疗机构参加报量,汇聚287万套种植体系统需求量,约占国内年种植牙数量(400万颗)的72%,每年可节约费用40亿元左右。

据介绍,口腔种植的费用大致分为种植体、牙冠和医疗服务三个部分,这也是医保部门开展口腔种植价格综合治理的着力点。本次集采通过“带量”促进竞争,挤出了种植体的价格水分。下一步,四川医保局将于近期率先开展牙冠竞价挂网,促使牙冠价格更加透明合理,其他省份将及时跟进联动四川的牙冠挂网价格。

在接受央视采访时,首都医科大学国家医疗保障研究院院长助理兼价格招采室主任蒋昌松表示:“39家拟中选企业的品牌,能够占到集采需求量的87%,接近九成。换句话说,临床上常用的主流品牌在本次集采中全部中选。由此可见,各方参与的积极性很高,总体上我认为这一次的集采相当成功。”

对于我国种植牙需求相对不高的问题,蒋昌松说,“总的来说,我国种植牙的需求量跟一些发达国家相比较低,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种植牙的价格比较昂贵,尤其是在大城市、大医院,种一颗牙基本上是1.8万甚至2万元以上的价格。因此不少老百姓种不起牙,也很难种得上牙,导致需求量就比较低。”

据介绍,在公立医疗机构,医疗服务项目和医用耗材分开计价收费,医用耗材执行“零差率”销售政策,中选价格就是患者最终向医院支付的种植体价格。在民营医疗机构,口腔种植价格实行市场调节,允许民营医疗机构在种植体中选价格基础上加成一定比例。

前述口腔种植专家对记者表示,“民营口腔医院之间一直竞争激烈,个体口腔诊所是在和大型口腔连锁竞争。在白热化的竞争过程中,实际上淘汰了一些技术含量较低、资金实力较弱的机构。口腔领域资本渗透较深,资本是逐利的,容易追求‘短平快’。这几年,我们看到很多头部企业挺赚钱的,但是利润有多高难说,甚至是亏损的。”

医疗服务纳入医保

近年来有多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通过提案、议案建议将种植牙纳入医保支付。不过由于医保“保基本”的定位,作为较高层次的医疗服务,种植牙还没有条件纳入医保支付。

2022年10月,国家医疗保障局官网发布《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6184号建议的答复》。有人大代表建议将种植牙纳入医保支付范围。

国家医疗保障局表示,国家层面采取排除法规定了基本医疗保险不予支付费用和支付部分费用的医疗服务项目范围,明确当前固定义齿、活动义齿等基础的缺牙修复治疗不属于医保基金支付范围。另外,当前基本医疗保险制度主要还是立足于“保基本”的功能定位,保障参保群众的基本医疗需求。

相较于固定义齿、活动义齿等,种植牙属于更高层次的基本医疗需求,将其纳入医保报销既不符合“保基本”定位,也不符合公平性、合理性和待遇清单相关要求。从现阶段医保制度整体发展状况、群众疾病治疗需求以及医疗保险基金筹资水平和抗风险能力来看,暂时还没有能力将种植牙纳入医保支付范围。

不过,目前这一政策有所“松动”。

据《内蒙古日报》报道,2023年1月1日起,内蒙古自治区口腔种植类医疗服务项目纳入医保支付范围,涵盖种植体植入、牙冠植入、口腔植骨、医学3D建模等口腔类医疗服务项目。

此外,从2023年1月1日起同步执行新版口腔种植类医疗服务项目,实行政府指导价,全区三级公立医疗机构口腔种植类价格调控目标为3800元,为全国最低价。其中,种植体植入费降价为1500元,降幅53%;种植牙冠修复置入费降价为1100元,降幅40.76%。

从内蒙古各市、盟医保局披露的信息来看,不同市、盟口腔种植类价格调控目标也有一定差异。

呼和浩特市三级医疗机构单颗常规种植牙医疗服务价格全流程调控目标最高为3660元;锡林郭勒盟三级医疗机构单颗常规种植牙医疗服务价格全流程调控目标为3570元; 鄂尔多斯 ( 15.890 , 0.05 , 0.32% ) 市三级公立医疗机构单颗常规种植牙全流程价格调控目标为3536元。

反垄断促竞争

在口腔种植体集采和口腔种植医疗服务纳入医保以外,知名瑞士种植牙品牌因市场垄断被罚引发市场关注。

2022年12月28日,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对知名国际种植牙品牌士卓曼子公司士卓曼(北京)医疗器械贸易有限公司发布《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其与交易相对人达成并实施固定转售价格、限定最低价格垄断协议的行为,对其罚款3438.55万元。

前述口腔种植专家对记者介绍,士卓曼是较早进入中国市场的瑞士种植牙品牌,也是国际知名的种植牙品牌。士卓曼在种植牙产品技术、服务方面比较领先,市场份额比较高。此次士卓曼受到反垄断罚款与其服务定价有关。

据《行政处罚决定书》,2021年7月27日,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对北京士卓曼涉嫌达成并实施垄断协议的行为立案调查。2022年12月20日,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向北京士卓曼送达了《行政处罚告知书》,12月22日,北京士卓曼表示放弃陈述申辩和听证权利。

经查,2015年10月至2021年6月期间,当事人与交易相对人在全国范围内(不含港澳台地区)达成并实施了“固定向第三人转售商品的价格”(以下简称“固定转售价格”)和“限定向第三人转售商品的最低价格”(以下简称“限定最低价格”)的垄断协议,排除、限制了市场竞争,损害了消费者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

涉案商品为士卓曼品牌种植体,为国外进口商品。由于种植体的专业性和特殊性,涉案商品准入门槛高,医生更换代价较大,用户依赖度较高。从近5年北京地区不同类型口腔机构多个种植体品牌的使用量数据来看,涉案商品用量一直排名靠前,在部分口腔机构的用量占比高达80%以上。

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表示,本案中,当事人北京士卓曼固定转售价格和限定最低价格行为使得经销商无法根据市场情况自由定价,只能被动接受当事人制定的价格政策,排除、限制了经销商之间的价格竞争,一方面遏制了经销商通过与消费者分享价格利益进而提升市场份额和经营效率的积极性;另一方面造成经销商之间价格趋同的后果,增加了经销商之间价格共谋的风险,阻碍了市场价格机制正常发挥作用。

责任编辑:李桐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