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经热评|建设现代化产业体系 必须明确三方面问题
日期:2023-01-13 00:00

每经特约评论员 陈宪 何雨霖

党的二十大报告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分别部署了建设现代化产业体系的任务。现代化产业体系是经济现代化的核心,实现中国式现代化目标,关键在于建设现代化产业体系。围绕建设现代化产业体系,这里,笔者提出三个相关问题:现代化产业体系与现代产业体系的异同,建设现代化产业体系的逻辑和重点,以及平台经济在现代化产业体系的地位,进行初步讨论。

与现代产业体系的异同

“现代化产业体系”比以往所说的“现代产业体系”多了一个“化”字,其涵义发生了哪些变化?

首先,现代化产业体系覆盖的范围更大,既囊括现代产业体系,还包含对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提升传统产业在全球产业分工中的地位和竞争力,加快新能源、人工智能、生物制造、绿色低碳、量子计算等前沿技术研发和应用推广。

现代化产业体系通过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壮大,赋能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将传统产业与新兴产业进行高度融合。譬如,信息技术、数字技术对传统产业的渗透和嵌入,加速了传统产业信息化和数字化再造;文化产业与相关产业的融合,改变了传统产业产品和服务的表达与实现方式;现代服务业与工业、农业融合,有效促进了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战略性新兴产业在完善传统产业链薄弱环节、保持制造业在国民经济发展中比重的同时,推进了制造业优化升级,加快了制造业的数字化发展,营造出了服务型制造业新模式。

其次,现代化产业体系更加注重创新驱动,其实现方式是发展科技型企业。科学技术是产业竞争力的关键,过去产业发展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科技强则企业强,企业强则产业强。现代化产业体系的重点就是科技创新。具体而言,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发挥新型举国体制优势,加强高端芯片、新材料、重大机械装备等领域的核心技术攻关;突出企业科技创新的主体地位,推动创新链、产业链、人才链互联互动;加强共性技术平台建设,解决制约产业发展的关键共性技术;引导企业加大研发投入,鼓励企业加强基础研究和技术开发,聚焦科技竞争前沿领域,抢占未来产业发展主导权。

建设逻辑和重点是什么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科技创新,已经形成两种发展模式。其一,科研机构主导的创新模式;其二,企业主导的创新模式。前者以“大院大所”云集的长三角地区,尤其是上海,为代表,科技创新需求主要来自政府主管科技或与科技有关的机构;后者以珠三角的深圳为代表,科技创新需求主要来自市场,也就是来自企业自身。前者,创新的过程是科学发展的过程;后者,创新的过程是企业家试错的过程。这两种模式各有所长。以长三角为代表的科研机构主导的创新模式,可以带来技术水平、创新能力和城市发展水平的迅速提升;以珠三角为代表的企业主导的创新模式,将科学技术落地落实,投入到生产要素效率提高的过程中,从而激发经济活力,引领现代产业快速发展。

现代化产业体系要求把科学发现、技术发明和企业家创新引入经济活动,进而推动社会经济发展。只有当发现和发明被应用到经济活动中,才能被称为创新。现代化产业体系的逻辑和重点是让企业成为科技创新的主体,激发企业家的冒险精神,打造企业自身的科技创新生态。企业家是创新的倡导者和践行者。他们既不同于科学家和发明家,也不同于一般经营管理者,他们是富有冒险精神的创新者,创新是他们的天职。社会分工理论表明,某项工作或活动要放到最适合做这项工作和活动的组织中,才能取得最高的效率和收益。经验和研究成果均证明,只有企业这个组织才能最有效地从事科技创新并将成果产业化,将技术和研发能力转变为市场所需要的产品和服务。

此外,现代化产业体系还要求科技型企业成为研究型组织。企业应当把研发机构置于企业组织架构的中枢位置,由研发机构来串联战略、营销和生产部门,最终形成从基础研究到应用(开发性)研究,再到成果量产的研发+产品链。在此过程中,企业家倡导的企业文化是研究型组织的生长剂,也是推动科研成果转化的催化剂。不同的企业文化,关系到科技创新在企业中的地位,最终影响科技创新成果转化为产品和服务的能力与效率。

平台经济处于什么地位

平台经济作为一种新型经济形态,它以互联网为主要载体,以数据为关键生产要素,以新一代信息技术为核心 驱动力 ( 3.240 , 0.00 , 0.00% ) ,以网络信息基础设施为重要支撑,在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中的地位和作用日益凸显。平台经济运用数字技术和实体经济的融合,不仅能够赋能传统产业转型升级,还将推动技术创新和产业变革,催生 新产业 ( 56.860 , -0.38 , -0.66% ) 、新业态、新模式,这将为现代化产业体系注入新的动能。

在需求端,平台经济创生了一大批的新业务模式。中国的平台经济在支付、网购、外卖、打车和社交等各种领域,由消费场景或个人用户场景催生出了一大批新型业务模式,加之十几亿消费群体的市场支撑,可迅速拉动产业的转型升级。譬如,互联网与传统产业结合,催生出了基于互联网的医疗健康、教育培训、养老家政、文化、旅游、体育等各类新兴服务产业。

在供给端,平台经济同样形成了巨大的网络效应,通过整合生产者,使整个行业变得更加高效。现代企业理论表明,企业组织的经济活动有两种形式,一种是通过企业的内部组织进行协调,另一种是通过外部市场交易组织实施。企业的最优边界在什么地方,最终要看市场的交易成本和企业的组织成本孰高孰低。如果后者高于前者,企业规模应当缩小;如果前者高于后者,企业规模应当变大。平台经济通过运用数字技术,可以有效测度二者的边界,从而为企业的生产经营实现帕累托最优。同时,平台经济将使得劳动分工日益细化,专业化程度不断提升,市场交易成本逐渐降低,这将大大提高不同企业之间合作的可能性。

在现代化产业体系的建设过程中,平台经济不仅是标尺,可以帮助企业有效度量最优生产和经营规模,同时它又是润滑剂,通过整合行业的内部分工,最终实现产业分工与协作效率的提升。平台经济的健康发展,将为现代化产业体系注入创造性、灵活性和韧性,成为助推建设现代化产业体系的重要力量。

(作者系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上海全球城市研究院特聘研究员;上海黄金交易所博士后工作站博士后)

责任编辑:吕成飞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