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纪委网站重提苏州冠脉支架大案,涉及医院心内科“一把手”和领域专家,反腐与集采联动成趋势
日期:2023-01-12 15:07

来源:华夏时报

记者于娜 北京报道

中纪委网站近日发布文章,重点阐述了对高值医用耗材领域商业贿赂的专项整治,重提了当年江苏掀起的心脑血管领域反腐风暴。

苏州医疗行业曾出现过两起震动全国的冠脉耗材商业贿赂的案例。文章披露,2019年,苏州大学临床医学研究院原副院长杨某军、江苏省人民医院原副院长杨某健也因在高值医用耗材使用等方面严重违纪违法被查处。两人均是所在医院心内科的“一把手”和领域专家。

高值医用耗材腐败案件,促使江苏成为最早一批开展高值耗材集采的地区。在2019年江苏首次高值医用耗材带量采购中,直接将冠脉支架“灵魂砍价”,由两万元降到不足一千元,彻底打破高值医用耗材的灰色泡沫。

医药产略顾问周树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阳光采购挤出高值医用耗材的价格泡沫,让企业有的产品失去了灰色利润空间,集采与反腐相结合,将是医保和纪检部门联动的一种新趋势。

心脑血管医疗反腐大案

心血管、骨科等高值医用耗材是带金销售的“重灾区“。中纪委文章披露,自2017年至2019年,江苏省查处医用耗材采购贿赂案件占医疗卫生领域商业贿赂案件的46.7%,已超过药品回扣案件,位居首位。

2017年3月,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医院神经外科原行政副主任黄某严重违纪违法问题案发。黄某利用从事神经介入治疗、选择使用医疗耗材的职务之便,为杜某经营的三家医疗器械公司提供帮助。短短几年间,其在神经介入手术中使用这三家公司的医疗耗材竟达3.78亿元,共收受贿赂4000余万元。

这一案件也直接触发了江苏医疗系统的反腐风暴。2019年,苏州大学临床医学研究院原副院长杨某军、江苏省人民医院原副院长杨某健也因在高值医用耗材使用等方面严重违纪违法被查处。

据江苏检察网2019年8月8日消息,苏州大学临床研究学院原副院长、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大内科主任、心内科主任杨向军涉嫌受贿一案,由苏州市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苏州市人民检察院已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杨向军作出逮捕决定。

此前,据中新网2019年5月报道,一篇题为“苏大附一副院长捞钱上亿被抓,折射出中国医疗严峻现状”的文章开始在微信中传播。文章中称杨向军因乱装支架并收回扣遭博士生举报,并“当场被抓”。

据江苏高院消息,2021年5月25日,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江苏省人民医院原副院长杨志健受贿案,以受贿罪判处被告人杨志健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受贿犯罪所得财物及孳息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经审理查明:2007年至2019年,被告人杨志健利用担任江苏省人民医院心内科冠脉组组长、副主任、院长助理、副院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相关单位在冠脉耗材进入医院销售等方面谋取利益,先后多次收受相关单位贿赂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064万余元。

中纪委文章指出,一些不法医务人员和耗材供应商相互勾连,获取巨额非法利益,致使医用耗材价格虚高,加剧了群众“看病贵”。

2019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治理高值医用耗材改革方案的通知》,对于临床用量较大、采购金额较高、临床使用较成熟、多家企业生产的高值医用耗材,鼓励医疗机构联合开展带量谈判采购,积极探索跨省联盟采购。

不出意料,江苏成为国内最早一批开展高值耗材集采的地区,涉及心血管科、眼科、普外科、骨科等高值耗材,同时部署开展全省高值医用耗材采购问题专项整治,推动建成药品(医用耗材)阳光采购和综合监管平台,集纳全省所有相关数据,嵌入纪委监委监督模块,实现从数据中查事查人。

集采与反腐联动趋势

降幅95%!江苏在2019年首次高值医用耗材带量采购中,对冠脉支架的“灵魂砍价”直接震惊业界,由此也拉开了国内高值医用耗材集采降价序幕,原先患者安装一个冠脉支架要两万元,现在只花不到一千元。

“灵魂砍价”还在继续,江苏省医保局2022年12月26日发布消息,江苏刚刚完成省内第八轮医用耗材集采,涉及产品是创伤类耗材,共有58家企业、1116个产品参与。拟中选产品价格平均降幅72.77%,其中锁定加压接骨板系统平均降幅74%、最高降幅89.46%。

周树认为,带量采购在挤出高值耗材在流通环节水分、实现较大幅度降价的同时,推动药企营销变革和行业生态净化。集采与反腐相结合,将是医保和纪检部门联动的一种新趋势。

招采信用评价对企业参与集采的约束力也不断强化。2022年10月31日,国家医保局发布《价格招采信用评价“严重”和“特别严重”失信评定结果(第2期)》中,对于2021年9月19日至2022年3月31日各省份评级为“特别严重”和“严重”失信的医药企业进行公示。其中,“特别严重”失信企业共有3家,分别是四川倍聚康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四川省四丰药业有限公司、四川省医药集团盛通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根据法院判决,以上三家公司有关人员均涉及给予医疗机构有关人员回扣或不正当利益,以使其经营的药品耗材获得额外的交易机会、竞争优势和销售数量,三家公司的涉案金额均超过220万元。据国家医保局2020年公布的招采信用评价制度,上述 5家药械企业或将面临涉案药品乃至全部药品被限制或中止挂网、投标或配送资格的处罚。

最高人民法院已经与国家医保局共同建立定期通报制度,医保局可根据这一信息对药品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进行适时调整。江苏、河北、浙江、山东、河南、甘肃等地均已公布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失信等级评定结果,其中涉及商业贿赂的企业被列入失信“黑名单”,。

“‘潜规则’是因利益而生,集采‘大杀价’后,企业有的产品能保本就是底线了,没有利润空间再去给医生回扣了。”一位前医疗器械公司销售代表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如今国家对药企商业贿赂监管前所未有的严厉,药企很多产品面临销售渠道损失,但是要是彻底改变营销方式可能还需要时间和过程。

责任编辑:吴剑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