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明星企业或被退市,河南前首富风光不再,谁在“掏空”辅仁药业?
日期:2022-11-24 15:00

原标题:昔日明星企业或被退市,河南前首富风光不再,谁在“掏空”辅仁药业?

来源: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瑜 于娜 北京报道

曾经的明星企业辅仁药业如今麻烦不断。近日,由于未按时披露年报、季报,业绩预告披露不准确、控股股东未依规披露减持计划等原因,上交所下发了对辅仁药业、其控股股东辅仁集团及有关责任人予以纪律处分的决定。

由于辅仁药业2021年财报被审计师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当中涉及到的问题包括,公司被控股股东及关联方资金占用余额16.53亿元,到了三季报仍未得到有效整改,如果未来仍无法解决,公司2022年年报可能继续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公司股票将面临财务类强制退市的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实控人朱文臣在2015—2018年财报中存在虚假记载、重大遗漏等问题,朱文臣2020年被证监会采取10年禁入证券市场的措施。而在风光时期,朱文臣曾是富豪榜的常客。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金融法研究中心主任徐化耿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信息披露的基本原则是真实、准确、完整,虚假信披误导投资者,如果给投资者造成了损失,应当赔偿投资者损失。

曾经的明星企业如今千疮百孔,或被强制退市。

麻烦不断

近日,上交所下发了对辅仁药业、其控股股东辅仁集团及有关责任人予以纪律处分的决定。决定显示,辅仁药业及辅仁集团在信息披露方面,有关责任人在职责履行方面,存在以下违规情形:包括公司未在法定期限内披露年报、季报;未按股东提议召开临时股东大会且未及时披露相关事项;业绩预告披露不准确、更正不及时;控股股东辅仁集团未依规提前15个交易日公告减持计划;签订债权转让协议未及时披露并履行决策程序等多项违规行为。

上交所表示,以上行为情节严重,性质恶劣,严重损害了上市公司利益和投资者知情权,因此作出纪律处罚决定,对辅仁药业,时任董事长兼董事会秘书朱成功,时任董事兼总经理朱文亮,时任独立董事兼审计委员会召集人闫庆功,时任独立董事陈卫东,时任监事朱文玉、云海、王朝龙,时任财务总监朱学究予以公开谴责;对控股股东辅仁集团予以通报批评。

辅仁药业的麻烦事还不止这些,就在本月早些时候,上交所针对2022年第三季度财报下发信息披露监管工作函。

监管工作函中提到,辅仁药业2021年财报被审计师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所涉事项主要包括公司被控股股东及关联方资金占用余额16.53亿元,违规担保余额17.4 亿元,当年无发生额客户应收账款余额5.64亿元等。三季度报告及前期公告显示,上述事项未能有效整改。同时三季报特别提示,如果审计报告无法表示意见所涉事项无法解决,公司2022年年报可能继续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公司股票将面临财务类强制退市的风险。

辅仁药业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营业收入11.10亿元,同比下降 13.34%,净利润-5.82 亿元,净资产2.18亿元,已逾期未偿还的短期和长期借款总额为29.13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8.06%。

而控股股东辅仁集团对重大资产重组标的开药集团2017—2019年的业绩做出承诺,但至今未履行业绩补偿义务。

另外,公司还涉及董事对财报不保真的问题。前期公司董事姜之华对2021年年报、2022年半年报均不保证真实、准确、完整。三季度报告显示,姜之华继续无法保证三季报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理由为公司2021年年报被审计师出具的无法表示意见涉及的资金占用、违规担保及应收账款等事项均未得到解决改正,延续至今的公司财务数据也未进行相应调整;2021年内部控制审计报告被认定存在重大缺陷,至今尚未整改;其本人经多次努力仍无法获取充分证据核实财务数据真实性。

因此,上交所要求辅仁药业在5个工作日内对以上问题进行补充披露,但是辅仁药业至今仍未回复上交所的监管工作函。

明星企业坠落

现在一地鸡毛的辅仁药业,曾经在2015年达到鼎盛时期,当时公司达到历史股价高点38.92元/股,市值一度达240多亿元。辅仁药业的前身是民丰实业,1996年民丰实业登陆上交所。2005年,辅仁集团受让民丰实业29.518%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朱文臣为实控人。

随后,实控人朱文臣成为富豪榜的常客,在2005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朱文臣家族以近9亿元财富上榜;2012年,朱文臣身价暴涨到76亿元,跻身胡润富豪榜,成为河南首富,并多次蝉联河南首富宝座。

辅仁药业的主营业务是医药制造与销售。在2017年之前,辅仁药业的营收都在4到5亿元之间,归母净利润徘徊在0.1到0.2亿元之间。但是到了2017年,公司营收突然猛增到58亿元,归母净利润也飙升到7.75亿元。随后的2018—2019年,营收收入都在50亿元以上,归母净利润也高于4亿元。但是到了2020年,辅仁药业的营收急转直下。当年营收28.91亿元,同比下降44.10%,归母净利润亏损12.93亿元,同比下降964.36%。

2017年11月,辅仁药业以78.09亿元收购辅仁集团旗下开药集团。开药集团评估增值53.41亿元。也就是说,辅仁药业用78.09亿元,买回来了大概24.68亿元的账面资产。增值率高达216.42%。辅仁药业承诺,在借壳上市后三年内,也就是2017—2019年,开药集团净利润将分别不低于7.36亿元、8.08亿元、8.74亿元,否则股东将进行业绩补偿。

而股东们既没有等到业绩达标,也没有等到赔偿。2020年,证监会的一份市场禁入决定书扯下了辅仁药业的业绩遮羞布。

市场禁入决定书显示,辅仁药业在2015 年、2016 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重大遗漏;辅仁药业重大资产重组文件中存在虚假记载;辅仁集团在重大资产重组中提供信息虚假;辅仁药业2017年、2018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重大遗漏,2018 年未及时披露关联担保。证监会认为,朱文臣作为辅仁药业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总经理,辅仁集团实际控制人,决策、安排辅仁集团、辅仁控股占用辅仁药业、开药集团资金事宜,不仅明知辅仁药业存在被辅仁集团、辅仁控股占用资金的情况,也明知标的资产开药集团亦存在被辅仁集团、辅仁控股占用资金的情形,却仍然签字承诺保证《重组报告书》、 定期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并在违规担保事项中负有主要责任,严重损害投资者利益,违法情节较为严重。对朱文臣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而直到现在,由于辅仁药业无法解决以上问题,或面临被强制退市的风险。曾经的明星企业就这样坠落。

责任编辑:王蒙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