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制造业实探:工人、机器人,与消失的客人
日期:2022-11-24 12:00

台州企业如何走出迷茫期

现在到了练内功的时候,台州的一位企业家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11月初,第一财经记者实地走访了台州的部分制造类企业。不少台州企业以出口见长,疫情时期订单受到了影响。

台州地势七山一水两分田,自然禀赋并不突出。但这里的人们抓住了对外开放的机遇,民营经济蓬勃壮大,台州的上市公司超过了60家。为应对不确定的经营环境,台州企业在寻求转变,投身自动化浪潮。

中国已经是工业 机器人 ( 9.830 , 0.05 , 0.51% ) 装机量最大的国家,而且每年新增装机数量远超日本、美国。机器人引领的自动化浪潮如果能够遍及大江南北,那么疫情之后,中国世界工厂的优势地位就有希望牢不可摧。

三年一位客人

“三年当中就见了这么一个客人”,林官军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林官军是台州市世玩欣玩具公司的创始人。三十年前他在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建立了一家木制玩具企业,专门为美国和欧洲的企业做贴牌代工。疫情之前的两年,代工的订单多得忙不过来;疫情之后,世玩欣的收入受到了严重的冲击,美国和欧洲的客户往来也受阻于疫情。

“以前我们每个月有一到三个客人,一年下来十到二十个客人是有的。”林官军说,疫情爆发后他只接待了一位客人。

好在,这位客户是一家美国知名玩具品牌采购商的中国区总裁。该公司每年的订单为世玩欣带来近六成的经营收入,是世玩欣最主要的客户。

这家玩具品牌商在中国有多家供应商,遍布中国的江苏、广东、福建、浙江等地。他的管理层与林官军一样,担心疫情打断供应链。而疫情对于生产端和物流的普遍影响,切实波及到像这家玩具品牌商一样的美国品牌方。

世玩欣所生产的玩具,几乎都是供给海外市场。木制玩具在台州生产完毕之后,大多数通过陆运至 宁波港 ( 3.630 , 0.00 , 0.00% ) 下水,数十天飘洋过海之后到达美国的港口。在疫情期间,美国东西海岸的港口都曾发生长期的堵港,中美航线一度一箱难求。据林官军介绍,一个集装箱的运费曾从低点的几千美金上涨10倍到几万美金。

在生产和物流都存在巨大不确定的时候,这场碰面给双方都吃下了定心丸。

这家美国玩具品牌商的中国总裁来到世玩欣的时候,旷视科技正在对其仓储体系进行改造。这一改造项目夹在两座生产车间之中,宽不过八米,在非常狭窄的空间里建设了近24米高的立体仓库。这座立库将各个多层的生产车间和产线整体连为一体,AMR机器人解决了中心仓库以及各生产车间作业大量物料搬运的难题。

这次改造起意于疫情之前,那时候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疫情影响了世玩欣的业务,但林官军决定把改造进行下去。

林官军固然担心客户砍单,美国客商同样担心供应商倒闭。这一改造项目释放了世玩欣资金链健康的信号,这令美国客商方面安心。

“他们公司6个月也新搞了一个仓库,可是我的仓库跟产线联动了,他们一看就很高兴。”林官军介绍说,客户承诺市场好起来以后,给予世玩欣更大的支持。

在台州,记者也走访了另外一家外向型企业。它是全球最大的缝纫机制造公司,六成以上的产品销售到了海外市场。相比世玩欣,这家缝制设备企业抵御风险的能力更强,它的出口半径也更短。

“出口国是越南、孟加拉、印度这三国,都是在亚洲。我们的设备是给服装加工工厂用的,虽然很多服装品牌是欧美的,但是它的生产订单是放在东南亚、南亚、南美这些国家。服装生产的产能在哪儿,我们的设备就在哪儿。”该公司智能仓储产品线副总经理王志对第一财经表示。

过去三年间,这家缝制设备企业的收入也经历了起伏。2019年和2020年连续下滑之后,它的收入在2021年迎来了强劲增长,但在2022年的上半年再度出现了下滑。

走出用工荒

台州北邻宁波,南接温州,三地民营经济发达,吸纳了众多外来就业人口。如果说疫情困扰了台州企业三年,那么用工荒则是更长时期的难题。

“(疫情前)我们的用户需求是增长的,但招不到人的情况越来越严重。”林官军对第一财经记者说。世玩欣目前的工人主要来自云南、安徽、贵州等地,疫情加剧了企业招工的困境。“2020年年初疫情开始后,团队竭尽全力到安徽阜阳等地招人,但根本招不到。”

台州制造类企业遇到的问题是相似的。

“近几年招工比以前困难了。”王志对记者表示,该公司有许多人力招工的政策,也一直在提升工厂务工人员的待遇,目前没到开不了工或订单做不出来的状态,但招工越来越困难是一个趋势。

据旷视科技联合创始人、CTO唐文斌观察,近年来工人对于在工厂、仓库里较为辛苦的工作,意愿普遍更低了。“国内一些制造业往东南亚流动,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人力成本问题,东南亚的人力成本会更低。”

十年来,世玩欣工厂里的工人从五百多人降到了现在的一百多人。代替工人顶上生产线的是自动化设备。

“机械化就是标准化,我们以前是手工的,用手去贴纸,用眼睛去对,现在机器会精准地把我们的彩纸贴到板材上面去。”林官军介绍说,伴随着自动化改造,世欣玩具产品不良率降低了不少,“一年一年效率慢慢地体现”。

这是林官军在疫情期间持续投资的底气,“最近几年我们投了几千万元,进行产线和仓储的智能化改造。”旷视对世玩欣仓储的改造,使其用工减少的同时,仓库容量增加了三倍。

在王志看来,自动化的设备也许更好打交道。“人有情绪,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不高兴了,今天产量就上不来了;机器人有bug,我去查它哪里错了就行。”

制造类企业上马自动化设备,不是简单寻求低成本,他们更是在确保稳定的生产:可以用更少的人把工厂运转起来。

据唐文斌观察,不管在国内还是国外,疫情都加速了制造业对自动化的需求:一方面,生产线上工人越少则风险越小,也越好管理;另一方面,用自动化技术代替人工本就是大势所趋。

政策也在引导中国制造转向中国智造。2021年12月,工业和信息化部等八部门对外公布了《“十四五”智能制造发展规划》,提出要推动制造业实现数字化转型、网络化协同、智能化变革。

机器人红利

对于台州的制造企业而言,劳动力的优势逐渐褪去,机器人等自动化设备的优势正在凸显出来。

王志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些年来公司整个生产体系在不断地做智能生产、自动化改造,甚至研发设计上都要面向自动化做新一代缝纫机开发。

在台州走访期间,第一财经参观了这家头部缝制设备企业的仓库改造项目。它的“智能密集库”位于建筑一层,高8米,主要储存缝纫机成品。它由旷视支持设计和施工,相比传统的堆垛机系统,新部署的四向车系统优点在于“离散性设备、分布式控制”,可以像积木一样按需组合、灵活扩展。根据测算,相比传统地堆方案,改造后的库存容量增长超过一倍。

中国的工业门类齐全,对于自动化设备的需求遍及全国,分布于纺织到新能源汽车等各个产业。根据世界机器人联合会的统计,2021年中国电气电子行业新装工业机器人数量最多,达到8.8万台。汽车行业的新装工业机器人在去年增长最快,达到了97%,新增工业机器人装机6.2万台。

疫情唤醒了世界对于机器人的需求。

根据世界机器人联合会的统计,2021年在全球的主要经济体中,机器人的装机量出现了迅猛的增长。2021年装机量增长了三成至51.7万台,其中亚洲地区增长了38%,欧洲增长了24%,而美洲增长了31%。

中国是机器人装机量最大的国家,也是增速最快的国家。

2021年中国的工业机器人装机量达到了26.8万台,这意味着全球一半以上的新增装机发生在中国。这种情况是历史上首次发生。日本和美国的机器人装机量则分别排在第二位和第三位,不过其装机量只有4.7万台和3.5万台。

中国既吸引了安川、ABB等重要工业机器人在华落地生产,也激发了本土企业的跃进。机器人企业的竞争激烈,这带来技术的扩散和创新的迸发,以及机器人价格的下降。

“日本的和欧洲的机器人企业做事还挺细致的,是慢工出细活的文化。所以它的很多(品类),包括AMR,包括四向车发展得相对比较慢。美国公司创新的速度挺快的。”唐文斌对第一财经表示:“但是从产品上,不管是成本优势,还是应用的场景,肯定都没有中国多。所以我们看到中国的机器人公司,发展得比美国、欧洲、日本的公司都要快。”

在资本推动下,机器人行业、尤其是物流解决方案提供商通过低价方式快速地获取规模,价格战此起彼伏。

这对于机器人企业来说未必是好事,但对于中国这座世界工厂来说却是利好。

唐文斌认为,中国要继续成为世界工厂,保持制造业的领先地位,接下来需要靠技术红利将消失的人口红利补回来。

疫情终会过去,订单也会回来。当性能可靠、价格实惠的机器人等自动化设备无处不在,中国的制造业更有希望脱离廉价劳动力带来的优势,转而迎来一个机器人红利的时代。

责任编辑:李昂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