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红云失去金科服务控股权
日期:2022-11-24 10:00

文/乐居财经 徐酒眠

时间倒退回两年前的那个11月,疫情还不曾大规模侵染到重庆,生活在这座山城里的人们保持警惕,而街巷人群熙攘,蓬勃生机。

那年那月,黄红云邀来四方宾朋,摆宴来福士酒店,祝捷金科服务成功登陆港交所。一声锣响,黄红云正身面向台下来客,微笑着轻拍双手,踌躇满志、神采奕奕。

那天的雾都,冬日暖阳高挂,天空透蓝,而黄红云正式成为了重庆首个坐拥“A+H”股双上市平台的民营企业家,风光无限好。

房地产行业变革的枪响,黄红云身前落下来一座山。为了护卫 金科股份 ( 2.100 , 0.06 , 2.94% ) 穿越凛冬,黄红云也选择了在金科服务中退后一步,将控股权出让予二股东博裕。

11月22日晚间,金科服务刊发公告称,博裕集团提出的自愿性无条件全面现金要约以收购公司全部要约股份的事项,已经在当天下午四点正式截止,博裕集团的要约没有修订或延期。

紧随要约截止,博裕集团的持股超过金科地产集团,已成为金科服务的第一大股东。

在地产行业下行、房企现金流紧缺的背景下,金科服务与母公司金科股份的控股权正式“脱钩”,未来发展的独立性得以提升。

换队非典型独立第三方物企,于金科服务而言是利好消息。11月23日,金科服务收涨3.02%,报12.30港元/股,市盈率(TTM)7.42倍,总市值约80.30亿港元。

博裕拨付47亿港元上位

根据公告,紧随要约截止,博裕集团及一致行动人士拥有4.24亿股股份,约占总股本的64.98%。

其中,博裕集团持有2.26亿股股份,约占金科服务总股本的34.63%;金科地产集团为第二大股东,持有1.98亿股股份,约占总股本的30.34%;黄红云持有12.3万股,占总股本的0.02%。

对比要约前后各方持股占比,其他公众股东变化最大,减少了11.45%。不过,金科服务在公告中表示,紧随要约截止后,公众持有约2.29亿股股份,约占公司已发行股本的35.02%,未触及23.4%的最低限。

根据公告,博裕集团共接获要约项下约3124.46万股要约股份,约占金科服务已发行股本的4.79%,而就要约项下接获的有效接纳寄发应付汇款的最后日期将为2022年12月1日。

而按照此前的要约公告,博裕给出的要约价格为每股12港元。据此计算,博裕集团接获以上要约股份的总代价约为3.75亿港元。

此外,根据公告披露,自要约期2022年9月27日开始以来,博裕集团于2022年9月27日及28日在市场上购买了4669.77万股股份,约占金科服务总股本的7.15%。

而9月27日、28日,金科服务的收盘股价分别约为11.96港元/股、12.30港元/股。以这两日的收盘平均价12.13港元/股计算,博裕集团在二级市场购入的这部分股份,总代价约为5.66亿港元。

据此,博裕此番付出的总代价约为9.41亿港元。再加上去年末其收购22%股份支付的37.34亿港元,博裕坐上金科服务主位付出的总代价,合计约为46.75亿港元。

黄红云还在“牌桌”

“我个人不会放弃公司控制权,金科就是我的生命。”

两年前,在与孙宏斌争夺金科股份控股权时,黄红云曾作出如是发言。而今房地产行业变革的巨浪扑来,他主动选择将“小儿子”金科服务的控股权让出。

是为退,也是为了进。

根据公告,黄红云为金科股份的创始人,与其一致行动人士一同被视为于金科股份目前已发行股份总数的24.098%中拥有权益。换而言之,紧随要约截止后,黄红云通过直接与间接方式,合计持有金科服务约7.33%股权。

只要还在牌桌上,就有赢的希望。

事实上,此前就曾有内部人士透露,金科已经和博裕方达成了某种默契,博裕无意全面掌控金科服务,只是对其进一步纾困,未来不排除再从博裕手中收回控股权的可能。

一方面,博裕作为一家专注于私募股权投资、上市公司投资、风险投资及不动产和特殊机会投资的资产管理公司,若完全控股金科服务,不具备物业管理服务的先天基因;另一方面,若没有金科股份的支撑,金科服务将失去地产品牌背书,也不利于在物管资本市场上竞争。

在之前要约公告中,博裕集团也曾表明,无意对金科服务的业务引入任何重大变更,其只是作为一个财务投资者,后者将继续现有业务。

截至2022年6月30日,金科服务总收入约为25.65亿元。据乐居财经《物业K线》统计,在目前披露2022中报的59家上市物企中,金科服务排在第12位。

同期,其合约面积突破3.73亿平米,在管面积突破2.51亿平米,其中,来自第三方的面积分别为70.6%和63.7%。据乐居财经《物业K线》统计,在目前披露2022中期在管规模的53家上市物企中,金科服务排在第10位。

物企买卖的花样

近两三年来,物管江湖关于买与卖的生意持续不断上演。在这个过程中,单笔交易金额创高的同时,花样也变得越来越多。

以目前易主的两家上市物企为例,如果说此前碧桂园服务(06098.HK)收购蓝光嘉宝服务,是开辟了收购上市物企的先河;那么博裕集团要约收购金科服务,也可以算是投资公司控股上市物企第一人。

而这两笔收购交易的最大不同,则是金科服务保持了上市地位,而蓝光嘉宝服务被作了退市处理。而追究原因,其中之一也与收购方的身份相关。博裕集团作为投资公司,控股一家上市物企并不冲突,而碧桂园服务本身就是上市物企。

从“大鱼吃小鱼”到“蛇吞象”,再到“大鱼吃大鱼”,物管行业的收并购交易,在简单直接的现金买买买之外,还衍生出换股的形式。

其中最为典型的有两例,但它们也各有不同。

其一是去年8月初,万物云(02602.HK)在当时的基础上,向阳光智博全体股东增发4.8%股份,换股收购了 阳光城 ( 2.080 , 0.12 , 6.12% ) (000671.SZ)旗下物业公司阳光智博的100%股权。其二就发生在最近两天,第一服务控股(02107.HK)以20.88%的股权,换取了世纪金源服务8%的股份。

以上两笔交易,没有以真金白银钱货两讫。不过,万物云换股阳光智博之时,其还未取得上市身份;而第一服务控股则是以上市平台的“大股”换了未上市物企的“小股”。

除此之外,碧桂园服务等还尝试过战略投资、基石投资、明债实股等玩法。

责任编辑:梁斌 SF055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