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共富,刘强东打了个样
日期:2022-11-23 23:31

人心换人心。

文丨魏薇

11月22日,京东集团创始人、董事会主席刘强东,在全员信中,公布“一升一降”两个决定。

“一升”,提升基层员工福利。

逐步将德邦的外包员工转为自有员工,公司缴齐五险一金; 拿出100亿为包括德邦在内的所有物流、客服员工设立“住房保障基金”;刘本人再捐一个亿,和公司资金一起,扩充“员工子女救助基金”规模

“一降”,降低高管薪酬。

2023年1月起,京东集团的高级管理人员,现金薪酬全部降低10%-20%不等,职位越高降得越多。

刘强东以其果决风格,提供了一个全民热议的话题,这件事的意义,可能不只是中国好老板那么简单。

1

拒绝“双轨”

京东是一家以供应链为基础的技术与服务公司,其人员构成,是典型的二元结构。

据公开信披露, 京东体系的员工总数已经突破了54万,其中大约8成为一线员工 ,尤其是基础的物流配送人员,占到其中主要份额。

刘强东没有用类似劳务外包之类的手法,将其剥离出去,而是将其纳入到自有的员工体系,视之为京东的兄弟姐妹。

这种安排,造成了两个效果。

第一,京东拥有目前国内科技公司最大的雇员团队,其规模比腾讯、阿里、美团的总和加起来还多。

第二,京东在社保等人事政策上,一视同仁,这加大了成本,又拉低了人均产值、人均利润等指标。

目前,京东是行业内唯一一家与物流一线员工签订正式劳动合同,并缴纳了“五险一金”的公司。

根据公开数据测算, 2022年前三个季度,京东为一线员工的薪酬福利支出已超过330亿元

早在5年前,刘强东就提到,如果通过劳动外包或少缴“五险一金”,京东一年至少可以多赚50亿人民币,那个时候京东的员工只有十几万。

这部分“能省的钱”,现在的规模肯定更大。

刘强东可以用合理合法的措施,采取外包这样的“双轨制”,来压减京东的雇员规模,只圈定一部分人,他们独享京东人的身份,提升其高科技公司的形象,增加在人才市场的吸引力,并扩大京东的利润池。

然而,刘强东做了另外的选择。

这种选择可能存在个人因素,刘同样农村出身,很清楚他们的艰难,尤其难得的是,致富之后,他没有忘记自己的过去,依然对一线员工保持了那种非常诚挚的情感。

众所周知,几年前他去到宿迁客服中心,看到装修中的员工宿舍后勃然大怒。

当看到宿舍建设成4-6人间、卫生间干湿不分离、没有马桶、适婚员工没有独立空间,刘强东马上要求重建,按照白领公寓的规格建设。

因为京东的体量, 这位创始人的决定,现在惠泽三四十万家庭,影响上百万人

不能要求企业高管和普通员工的收入没有差距,这不符合市场经济的原则,但是,或许确实存在京东式再平衡的可能,即高管收入更有弹性,而基层员工的收入有刚性兜底保障。

在当下,这也更符合大气候,刘强东对于京东以及德邦人员的政策,可能会超过个体价值。

比如,权威数据统计,在中国,单单劳务派遣人员,至少有6000万的规模,这个人群,就有边际改善的空间。

2

蛋糕做大

很多人为好老板刘强东点赞,却忽略了公开信的最后一条,刘非常明白,一个管理者对股东的受托责任。

“兄弟们,各种福利待遇很好设计,但是不要忘记我们的股东。他们很多人和我们一样都是普通百姓,拿着终生积蓄购买了我们京东包括德邦的股票,那也是他们省吃俭用积攒来的血汗钱、养老钱!”

刘强东明确指出, 这里的股东或者资本所有者,不只是大机构,且有很多的普通打工人

他寄希望于兄弟们继续努力工作,不断回报股东。这次在薪酬福利分配上的“一升一降”,把基层员工的待遇提上来,高管收入将来涨不涨,要拿业绩说话。

如果说,京东在用实际行动促进共同富裕,不是很多人简单以为的存量“均贫富”,而是基于共创增量为前提。

以京东物流来说,过去8年,京东的仓库数从82个增加到1500个,快递、仓储等物流一线员工从不到3万人增至30多万人,配送网络已覆盖到中国几乎所有区县。

凭借着这些遍布全国的供应链基础设施,西藏农牧民的网购时间从一两个星期变为一两天,新疆喀什的果农可以将自家水果卖到北上广……

宏观上,这种基础设施极大地降低了交易成本,提升全社会的供应链效率,同时,也的确创造更多的商业价值。

以可比的上半年来说,2021年1-6月,京东物流收入为484.72亿,今年同期则为586.23亿。

期间,其员工数从2021年初的258702人,增加到2022年6月底317191人,同时,人均收入创造能力也在增加,去年上半年为人均18.2万元(按照期初期末平均计员工数),今年则是18.5万元。

涨薪要增成本,股东要增利润,如果不能创造增量价值,两者就是此消彼长的关系。只有这种规模、效率上的双重改进,才能为协调两者的关系,创造可能。

守住底部效率的刚性,才能释放向上涨薪的弹性

京东内部有一条“三毛五理论”,通俗地讲,如果京东获取一元利润,不会全部据为己有,只会拿走七毛,另外三毛留给合作伙伴;拿走的七毛里,三毛五留给团队,剩余三毛五用于公司持续发展。

无论是对员工、伙伴还是社会,利益分配都不是为了分蛋糕,首先要把蛋糕做得更大;共同富裕不是平均主义,也不是劫富济贫。

100多年前的美国,福特引领“八小时”工作制,为大工业时代的劳资关系,树了个标杆。

现在,京东给起来的中国大厂开了一个头,打了一个样,后续会不会有人跟,值得观察和期待。

责任编辑:李墨轩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