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果园三年四闯IPO:5000多家门店半年仅赚1.9亿元,心急上市却一波三折
日期:2022-11-23 21:34

来源:华夏时报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王敬 葛爱峰 深圳摄影报道

错失“水果连锁第一股”的百果园,再一次向港交所发起冲击。

近日,港交所官网披露,深圳百果园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百果园”)再次递表港交所主板申请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是该公司第四次冲击IPO。此前,百果园曾在2020年6月向中国证监会国际部提交审批申请,计划到港股上市,后又在同年11月与民生证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改为计划在A股的创业板上市,最终今年5月再次绕回港股递表。

百果园先后辗转深市与港股市场,如今第四次招股。从百果园三年四次冲击IPO的行为上,可以看出其上市历程的一波三折,急切上市的心情也显而易见。

对此,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百果园的IPO之路不顺利,表明百果园要么在业绩要求上,要么在税务、环保、社保、成本溯源、关联交易或者法律上存在瑕疵,这也是百果园转战港股的原因,因为港股在多个方面的要求更宽松一些。“百果园着急上市,表明百果园要么存在严重的资金压力,要么存在机构投资人较大的退出压力。”

财经作家高承远则认为,百果园IPO之路之所以坎坷,是因为水果连锁这种模式本身还值得商榷。单店成本高、利润低、竞争大,水果连锁的扩张模式还在市场验证阶段,自然上市不顺。而百果园急着上市,大概率是跑马圈地,筹资做大规模。

对于IPO具体情况及经营模式等相关问题,《华夏时报》记者致函百果园,但截至发稿未能获得回复。

年入百亿元,净利润率仅3%

很多人对百果园的第一印象是“贵”,《华夏时报》记者采访的多位消费者均表示,百果园的水果品质不错,有坏掉的还可以进行免费退换,但客单价较高,因此客户粘性并不高。

卖高端水果能赚多少钱?招股书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2年上半年末,百果园营业收入分别为89.76亿元、88.54亿元、102.89亿元和59.15亿元,同期毛利率分别为9.8%、9.1%、11.2%及11.5%。尽管公司营业收入不断增长,但是其净利润十分不稳定,尤其是2020年净利润严重下滑,报告期内,公司净利润分别为2.48亿元、0.46亿元、2.26亿和1.9亿元,2020年下降幅度达到81.45%;同期净利润率分别为2.8%、0.5%、2.2%和3.2%。

百果园的大部分收入来自产品销售,此外也从加盟门店获得特许权使用费及特许经营收入。招股书中,百果园坦言,收入主要受加盟门店的数量、业绩和盈利能力影响,其中,新开加盟门店数量及经营业绩将持续影响产品销售收入和特许品牌收入。百果园也在招股书中解释称,2019年至2020年公司营业收入的下降主要是由于新冠疫情对线下零售门店销售的冲击。

据悉,截至目前,百果园旗下共有5613家品牌线下零售门店,其中自营门店19家,加盟门店共有5584家。值得注意的是,在2022年上半年,百果园新开加盟门店436家,

根据招股书,按照销售渠道,截至2022年6月30日,百果园自营门店的毛利率高达28.0%,而加盟门店的毛利率仅9.1%,区域代理模式更是只有1%。不过,由于加盟门店数量众多,因此加盟门店为百果园带来了大量营收,占比80.3%。而自营门店收入占比仅0.6%,区域代理销售产品的收入占比9.8%,直销和线上渠道分别占比7.1%和2.2%。

有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百果园利润低的原因,与公司鲜果销售占比过高有关。“水果作为非标准化产品,保质期短,损耗率高。”

招股书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2年上半年,水果及其他产品销售收入在百果园的总营收中占比分别为97.5%、97.6%、97.1%及96.9%。

加盟模式下的忧患

2015年,百果园创始人余惠勇宣布“2020年要开1万家店、年销售额达到400亿元”。在“万店目标”的驱动下,仅三年时间百果园迅速拓展到了上千家门店。此后,2018年百果园开始正式开始对外开放特许加盟业务,再次加速扩张。

然而,高速增长带来高增长的同时也为百果园的发展带来了忧患,多次引发口碑争议。

在百果园上一次递表港交所还不到五天,B站科普类博主“内幕纠察局”就发布一则“暗访百果园”的视频。仅仅两家百果园加盟门店就存在“变质蜜瓜做成果切、小凤梨充当大凤梨、售卖隔夜果切水果、苹果发霉继续卖”等诸多问题。

从此次风波事件中百果园门店水果售卖乱象,其经营模式的疏漏可见一斑。

对于百果园的加盟模式,高承远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指出,通常连锁会有加盟和直营两种扩张模式,目前百果园以加盟为主,优势在于轻资产运营,资金投入少、扩张速度快,战略调整容易;缺点在于,加盟方式,缺乏对加盟店的品质把控,而水果又是损耗比较大的商品。如果品质把关不够,那一部分价格不敏感消费者会流失,进一步导致加盟店和寻常的夫妻店相比,似乎并没有太多优势。

柏文喜也指出,百果园如今的加盟模式以轻资产方式实现快速的规模与营收扩张,但是也存在运营督导、供应链管理以及品控、客服等方面可控性差、信息失真、调整难度大等存隐患。

曾经在百果园从事过财务相关工作的小林(化名)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百果园赚钱的是提供给加盟商的各项服务,从装修到日常的水果供应,再到财务代理记账、物流运输。”

如今,开启加盟模式的百果园,作为品牌和平台不再只是单纯做水果零售,而且将水果卖给自己的加盟商,通过赚取加盟商的加盟费、特许经营资源使用费以及采购费获利。“这也是加盟店单店营收净利远低于直营店的原因。并且,店铺的运营费用和风险多由店长承担,如果严格遵守不售卖隔夜水果的规定,店长将会亏损掉这部分钱。”小林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可以说,加盟商承担了较高的风险。”

“之前有听说公司会压货,有些不太好卖的压下来,经常放到不新鲜,损耗率就更高了,而百果园不给加盟商退卖不出去的货。”小林说。

对此,柏文喜表示:“加盟商对于百果园品牌、供应链的依赖也是显而易见的,比自建品牌与自行采购要划算才会有加盟举动的产生。

高承远也认为,商业模式本身很难说好坏之分,只是选择而已。如果加盟商承担的风险少,那加盟费用必然高;如果风险少,又加盟费用低,那必然竞争压力,最终利润薄。

水果零售业巨头们未来何去何从?

水果圈界素有的“南百果、北鲜丰、西洪九”称号,也是传统鲜果连锁零售行业市场格局的真实写照,三家企业都是于2019年底、2020年初起步冲击IPO的。今年9月5日,洪九果品(6689.HK)抢先一步登陆资本市场,夺下“中国水果第一股”的称号。

据招股书,若能成功上市融资,百果园计划将部分募资用于改善运营和供应链体系,主要体现在进行对外收购发展联盟,提高种植、保鲜、催熟方面的研发能力,孵化自主品牌的产品,提高加工及配送中心的自动化水平,提高物流仓储系统的效率,尝试新零售业务,提升会员管理及扩大会员群体;部分募资将用于改善IT系统、偿还银行有息借款以及用作营运资金和一般公司用途。

据此前公开资料显示,目前百果园已先后进行8轮融资,投资方包括先驱投资、金雅福投资、知春资本、基石资本、 中金公司 ( 38.000 , 0.24 , 0.64% ) 等知名机构。据报道,目前公司估值已达到600亿元以上。

对于百果园此次冲刺IPO,前述业内人士向《华夏时报》表示,从招股书披露的数据可以看出,百果园自身的上市诉求不算迫切,但从现有市场竞争角度和股东退出角度来说十分迫切。

柏文喜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在当下零售业态的发展态势下,百果园作为生鲜业态成长空间较大、消费频次高且规模化效果也会逐步显现,后续发展前景较好,本次招股有望获得成功。其商业模式在根据行业发展不断调整创新,以及加强线上业务的前提下,可持续性毋庸置疑。

根据中商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22年中国水果零售行业竞争格局及行业壁垒分析》,中国水果零售市场的市场规模在2017-2021年间由8980亿元增长至12290亿元,复合年增长率约为8.2%。与其他生鲜食品相比,水果销售包含多个卖点,可以实现差异化营销,水果销售利润相对更高。

对于中国水果零售业未来的发展,柏文喜表示,水果零售业毛利最高,但是因为损耗率高而导致净利润率较低、分散化程度较高,这也是水果零售业故事在资本市场相对艰辛的原因,不过这也预示着这个行业拥有较大的资本参与发展和整合空间,未来应该还会有更多的水果零售业品牌登陆资本市场。

责任编辑:李墨轩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