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江南布衣起诉温州森马!两大浙江头部服装品牌对簿公堂
日期:2022-11-23 17:01

来源:浙商杂志

不只是浙江企业,整个国内服饰行业竞争日趋白热化。

国内两大浙江头部服装品牌因卷入抄袭纠纷而对簿公堂,引起媒体和社会关注。

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人民法院开庭公告显示, 江南布衣与 森马服饰 ( 4.950 , 0.00 , 0.00% ) 于11月22日对簿公堂,案由为著作权权属、侵权、不正当竞争纠纷。

值得一提的是,无论森马服饰还是江南布衣,都不是第一次卷入侵权纠纷。 11月23日,记者分别联系江南布衣、森马服饰,江南布衣电商部向《浙商》表示,需向公司相关部门了解情况,但致电过去一直无人接听,森马服饰方面则截至发稿仍未回复。

同是浙江企业、同是诉讼常客、也同样面临着经营瓶颈。 它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服装行业总是抄袭“重灾区”?

屡屡抄袭,服装企业怎么给自己装上“防火墙”?

记者从企查查获悉,这是森马服饰近半年来第9起侵权相关的案件,但其它9起案件中森马服饰均为原告。2020年8月,森马服饰推出的少林功夫系列联名产品还遭到少林寺官方机构河南少林无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指责,称森马未经授权将“少林功夫”用于服装标签及商品名称的做法已经构成对少林寺知识产权的侵犯。

此次案件的原告方江南布衣则是有记录以来首次对同行竞争对手提起侵权诉讼。作为中国大陆唯一一家上市的设计师品牌,江南布衣虽然近20年间不断扩充自己的品牌矩阵,但却多次陷入抄袭质疑。2018年2月,江南布衣旗下男装品牌速写CROQUIS与艺术家徐震的合作系列中,一款包袋因涉嫌抄袭圣马丁新锐设计师River Renjie Wang原创作品而被迫下架;同年9月,江南布衣旗下女装品牌less与创意短片平台NOWNESS合作拍摄的视频,被指抄袭杭州创意文化公司Rookie Combo的创意;同年11月,独立设计师陈鹏曾在微博上发文称,江南布衣集团旗下JNBY品牌的一件羽绒服涉嫌抄袭其于当年8月发布的作品。

绍兴开纺织工厂的陈子生告诉记者,全世界每三件服装,就有一件是中国制造,我国已是世界上最大的服装生产加工基地, 这加速了中国服装企业和“国潮”服饰的发展,但也由此出现不少雷同、撞衫的服装设计,涉嫌侵犯服装设计者的知识产权。

据记者了解,不只是浙江企业,整个国内服饰行业竞争日趋白热化。近年来,多个“国潮”服饰品牌出现抄袭争议。比如,有着“国货之光”的回力,旗下多款帆布鞋被指抄袭Nike、匡威、VANS等大牌设计;潮流品牌“1807”被指抄袭多个国外潮牌款式,最终迫于压力就早些款式的打版抄袭行为,向消费者公开致歉……

长期以来,为何侵权问题在服装行业屡见不鲜? 曾在上市公司做法务助理的夏洪指出,在我国,由于“权力法定”原则的要求,只有著作权法规的作品才能获得保护。因此,服装设计图、服饰上的花纹可以作为美术作品得到保护,一旦出现直接复制这些作品的行为时,多数能被认定为侵权。但是,对稍加改动的成衣进行是否构成侵权的认定时,要困难得多,尤其是在对服装成衣实用性功能和艺术性分离的判断上,因此很多涉嫌抄袭的纠纷,最后都不了了之。

“服装行业抄袭事件频发,与知识产权保护在行业内还不够被重视、经营者间违法成本较低有关。但是我们也要看到,当劳动力成本和低价倾销不再构成竞争优势时,原创的新颖设计将渐渐成为服装企业竞争的利器,侵权现象若放任不管,不仅会给企业造成巨额经济损失,更严重后果挫伤了企业创新的积极性。”

夏洪建议,服装企业应尝试寻求多种路径的保护,比如在签订合同时约定好知识产权的归属、服装生产使用自己的工厂或采取其他方式防止服装设计图外泄等。同时,培训公司内部员工看到抄袭向公司报备、公司内部设立检查部门及法务维权部门、消费者举报等等,建立一套自己的知识产权系统,如著作权保护、外观设计专利保护等。企业可以根据资深经验发展规模和需求,选择更合适、更经济的保护路径。

消费遇冷,营收净利双下滑

服饰市场需求受宏观经济波动和居民消费水平的影响较大。2022年以来,受多省份疫情的影响,服装行业遭遇需求低迷、成本上涨、新消费、快时尚品牌冲击传统服装业理念等多重考验,运行压力持续加大。

江南布衣1994年成立于杭州,2016年在港交所上市 ,是国内设计师品牌时尚集团,产品面向中高层收入客群,旗下包括成熟品牌JNBY,成长品牌CROQUIS(速写)、less等多个新兴品牌。

从江南布衣港股2021/2022年度报告获悉,截至2022年6月30日止,江南布衣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下滑1%和13.6%,至40.85亿元和5.59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自2015年以来,江南布衣首次出现营收净利“双下滑”的情况。 此外,江南布衣在海外市场的表现也不佳。早在2004年,其就进军国际市场,但2022财年,其海外市场收入为3670万元,仅占总收入的0.9%。

专注于休闲服饰和儿童服饰经营的森马服饰则在1996年成立于温州,2011年上市 目前旗下拥有两大品牌,分别是针对成年人的休闲服装品牌“森马”和针对儿童人群的服装品牌“巴拉巴拉”。

森马服饰2022年半年度财务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森马服饰实现营收56.4亿元,同比下降13.4%;净利润8462.21万元,同比下降87.2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4亿元,同比下降84.30%。其中,主营服装行业的毛利率下降3.1个百分点至41.04%。对于营业收入减少,其财报中称,主要因疫情影响,线下营业收入下降所致。

今年10月末,森马服饰发布2022年前三季度财报,再次显示其营收利润“双降”。 相关数据显示,该公司2022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总收入89.43亿元,同比下降10.8%;实现归母净利润2.71亿元,同比下降71.2%;每股收益为0.1元。

据了解,受国内疫情多点爆发,疫情区域实体门店闭店影响,客流量较同期大幅下滑,服装、鞋帽、针纺织品类零售额皆同比下降。在此背景下,一些国产服饰企业情况不容乐观,净利润由盈转亏,甚至为优化运营大量缩减门店。森马服饰2022年半年报显示,今年共计新开661家门店,但关闭了860家门店,门店减少了199家。截至今年6月30日,森马的门店数量总数为8368家。

责任编辑:李墨轩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