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告别乐视,搬出“乐视大厦”?新旧的切割才开始
日期:2022-09-23 20:31

来源:华夏时报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闫晓寒 卢晓 北京报道

站在乐融大厦十六层西南角房间的落地窗向外远眺,北京城的金名片CBD尽收眼底,这里曾经是乐视创始人贾跃亭的办公室。但如今,乐融大厦换了新主人,乐视也离开了曾经见证公司最辉煌时代的乐融大厦,进入一个新阶段。

9月22日,乐视发布的内部信显示,大厦已由新业主接手,乐视即将于9月24日到25日全体搬离乐融大厦。上述内部信中提到的“乐视”为乐视网和其联营企业乐融致新。

当天,乐融致新方面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新业主是北京衡盈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衡盈物业”),“我们和新业主沟通很顺畅,没有任何矛盾,只是对方对整栋楼有计划,而我们也不想继续租,双方一拍即合。”

乐视网和乐融致新共计400名员工的新办公地点则选在距离乐融大厦不到3公里的达美中心。“上周公司确定好新的办公地点,在达美中心租用了两层办公区,两家公司分层办公。”乐融致新方面说道。

乐视离开“乐视”

乐融大厦这座位于北京东四环边上的大楼,在贾跃亭人生得意之时被其收入囊中,也在乐视资金链爆发后,经历多次抵押拍卖。作为见证乐视最风光和最低谷时期的大楼,乐融大厦也在一定程度上与“乐视”划上等号。但现在,乐视要搬离“乐视”了。

公开资料显示,乐融大厦此前的持有方是北京宏城鑫泰置业有限公司(下称“宏城鑫泰”),后者由乐视控股百分百控股,而乐视控股的实控人为贾跃亭。

而此次接手的新业主衡盈物业在去年11月成功拍下乐融大厦。乐融致新方面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衡盈物业与乐视网关于乐融大厦的交割大约在今年上半年完成,此前乐融大厦的租金归在乐视网母公司的财报中。但今年7月开始,乐视网不再有大厦租金收入,并需要向新业主缴纳租金。

《华夏时报》记者梳理财报发现,交割完成前,乐视网从宏城鑫泰手中租赁乐融大厦整栋大楼,除了乐视网自用,还租赁给其关联方乐融致新、乐为互联投资,以及另有三层半对广告公司、影视公司等外部公司出租。

根据乐视网财报,今年上半年,乐视网向宏城鑫泰支付2543万元租金。同期乐视网收到乐为互联投资和乐融致新的房屋租赁收入分别为2.5万元、365万元。

不过,乐融致新方面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乐融致新不需要付给乐视网现金房租,上述租金收入并没有以现金方式进入乐视网账户。“因为乐视网对乐融致新有债务欠款,二者之间用服务抵债。”另外,她表示,完成交割前,乐视网来自大厦对外出租的租金一年不到700万元,其中有一半要付给大厦共享办公的中介租金。

此前,乐融大厦的执行权经过了较长时间纠纷。去年12月,韬蕴资本发布声明称,公司对于衡盈物业在2021年11月成功拍下乐融大厦深感震惊和不解,原因是当时刚成立5天的衡盈物业资金由中植系公司提供,而拍卖方浙江中泰也是中植系核心企业之一。不过这两点当时均未获相关企业证实。

据记者了解,韬蕴资本曾在乐视系深陷资金链漩涡的2017年,出资接手乐视旗下出行平台易到用车。并在当年用其手中易到用车20%的股权,换了浙江中泰手中14.52亿元的对乐视公司等的执行债权,包括浙江中泰享有的乐视大厦抵押权受益人资格。

但2018年到2019年,易到用车遭遇一系列危机,其估值不断下降。根据韬蕴资本的说法,浙江中泰拒绝接受易到的股份,仍然想要乐视大厦。也因此,两家就乐视大厦的执行权多次进行诉讼。

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11月,还处在高歌猛进中的乐视整体搬进了当时名为“宏城鑫泰”的大楼。2014年,乐视网的营收从上一年翻了1.9倍到68亿元,贾跃亭在这年从八大处控股集团手中买下整个大厦,并更名为“乐视大厦”,这里也成为乐视在北京的总部。2018年,乐视大厦更名为乐融大厦。

乐视的下一步

在完成乐融大厦的交接后,乐视网不再有大厦每年贡献的租金收入。2021年,乐视网收入为4.18亿元,由此来看,乐融大厦租金收入占比不到2%。

离开乐融大厦等动作,被看作现在的“乐视”品牌想要与贾跃亭以及过去的乐视进行切割。并且乐视网在今年6月宣布,贾跃亭将15.04%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致新云网行使。但事实是,截至今年6月末,贾跃亭仍然持有乐视网21.48%的股份,是其第一大股东,贾跃亭仍拥有乐视网的表决权。

今年上半年,乐视网收入为2.16亿元,但其净亏损仍在扩大。不过,乐视网的联营企业乐融致新已经实现盈亏平衡。据记者了解,乐融致新收入分为两部分:硬件产品与内容运营。其中硬件产品包括电视、手机以及智能家居等硬件产品,内容运营方面的收入主要来自销售电视后的会员、点播收入。

在乐融致新的硬件业务仍处于亏损状态之下,其利润主要由内容运营贡献,这使得其能够实现盈亏平衡。

2021年,乐融致新开始发展以电视和手机为核心产品的智能生态。根据乐视方面数据,当前乐视电视有1200万台终端保有量,覆盖超过4000万家庭用户。

此外,在乐融致新喊出要“做下一个新东方”后,9月中下旬乐视宣布单场直播GMV破万,随后表示在直播间卖出第一台电视。

乐视做直播带货,与新东方相似之处在于其出境主播均为乐视员工,而产品大多为其旗下自有产品,包括电视、手机、电动牙刷、智能门锁等。但从效果来看,乐视在直播带货领域仍处于早期阶段。

乐融致新方面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公司在直播领域会继续发力,但现在不过多透露。硬件方面除了电视、手机新款,下半年会陆续有新品类推出。

产业观察家丁少将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乐视是首先提出生态概念的企业,但因为历史原因,乐视的生态没有做起来。不过,外界对乐视的智能生态并不陌生,也更容易接受。而现在生态概念已经成为一个有实力的公司,在产品、技术、品牌之外更高维、更具竞争壁垒的一个竞争要素。

他认为,乐视的大屏和手机业务都处于边缘化状态,尤其是整个电视市场品牌集中度越来越高,缺少后续持续增长的动力。但在电视行业里,乐视品牌的影响力还在,即便这个业务不赚钱也要做,因为乐视需要充分利用其电视领域建立起来的资产,快速拉动、孵化其它品类的发展。

责任编辑:李墨轩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