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人股权激励费用就高达1亿元,家族企业科都电气负债高企
日期:2022-09-23 08:00

近日,科都电气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科都电气)提交创业板上市申请,保荐机构为 国泰君安 ( 14.250 , 0.04 , 0.28% )

公司专业从事电动工具零部件及低压电器产品的设计、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涵盖专用开关、控制器等电动工具核心模块及各类工业连接器、工控电器、配电电器、建筑电器等低压电器产品。

2019 -2021 年及 2022 年前 6 月(报告期内),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 4.03 亿元、 5.24 亿元、 7.7 亿元以及 3.47 亿元,净利润分别为 -4090.47 万元、 7276.87 万元、 9316.62 万元以及 3792.37 万元。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由于科都电气的话语权掌握在郑氏家族手中,报告期内公司存在内控不规范的行为。另外,截至今年 6 月末,一个长达 4.5 年的扩产项目让公司负债高企,而本次 IPO 63% 的募资额仍继续投入该项目,建设期还需 2 年。

科都电气是个典型的家族企业。

IPO 前,科都电气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郑春开、郑龙勇、郑晓萍、郑晓玲。其中,郑龙勇系郑春开之子,郑晓萍、郑晓玲系郑春开之女,四人直接控制公司 50% 表决权的股份,通过乐清科发间接控制公司 24.55% 表决权的股份 郑春开系乐清科发之执行事务合伙人 ,合计控制公司 74.55% 表决权的股份。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科都电气曾于 2019 年、 2021 年两次股权激励,其中第一次仅股份支付费用就高达 1 亿多元,因而也导致公司当年净利润为 -4090.47 万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 5564.22 万元。

2019 7 月,科都电气增加注册资本 4500 元,其中,乐清科发增资 2700 万元,郑雪英增资 1800 万元,增资价格为 1 / 注册资本。

根据招股书,乐清科发的合伙人均为郑春开亲属,其中苏珠芬与郑春开系夫妻关系,郑逸夫系郑春开侄子郑龙良之子,郑龙晓系股东郑春开侄子,实为郑春开家族利益安排。

可以看到,仅郑逸夫、郑雪英进行股份支付会计处理。

科都电气对此表示,苏珠芬为实际控制人一致行动人,前述人员均在公司任职,但本次增资后,其所持公司股权比例由原 100% 下降至 73% ;郑龙晓为郑春开侄子,且未在公司任职,其通过乐清科发持有公司股权系家族利益安排,因此均未计提股份支付费用。

而对于郑雪英的股权激励,科都电气解释称郑雪英于 1995 2 月加入发行人前身,时任科都有限营销总监,现为公司董事、副总经理,负责公司整体销售工作,对营销工作进行指导、决策,在公司创立初期,组建营销团队,并曾带领团队开拓了博世集团、霍尼韦尔、麦太保等公司重要客户,对于公司发展和壮大作出不可替代的贡献。

2021 3 月的第二次股权激励中,乐清科欣认购公司新增股份 1000 万股,价格为 5 / 股,其中公司未对郑春开、郑雪英进行股份支付处理。

此外,由于缺乏外部股东的监督,科都电气的内部控制并不规范,报告期内公司存在利用个人账户对外收付款项、与关联方或第三方直接进行资金拆借以及转贷等情形。

其中,在资金拆借上,虽无法得知报告期外的情况,但 2019 年初科都电气向实控人郑春开拆入的资金高达 2.29 亿元。

一方面没有外部资金的投入,仅靠内部股权激励,而另一方面又要投资建厂,只能依靠银行贷款的科都电气目前陷入负债高企的局面。

截至 2022 6 月末,公司总负债 5.69 亿元,流动负债 4.8 亿元,其中短期借款 2.25 亿元,长期借款 8593.7 万元。

招股书显示,截至 2022 6 月末,科都电气用于抵押的土地使用权、房屋建筑物及在建工程账面价值合计为 5.33 亿元,占公司总资产比例为 49.27%

而从资产来看,截至 2022 6 月末,公司的总资产为 10.82 亿元,其中流动资产 4.38 亿元,占比 40.52% ,其中货币资金仅 3514.42 万元,应收账款和存货合计 3.89 亿元。

另外,流动性方面,报告期末,科都电气的流动比率为 0.91 ,速动比率为 0.45

因此,科都电气不得不依靠上市进行募资。其中,第一个项目仿佛吞金兽,公司 2017 年末 开始在乐清市经济开发区新建厂区扩充产能,前期已经投入了 3.015 亿元,如今还要再募 4.02 亿元,还需建设 2 年。

责任编辑:吴剑 SF031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