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孩”风口下资本巨头接连入局,月子中心真的是门好生意?
日期:2022-09-22 23:02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唐唯珂 实习生 杨斯琪 广州报道 在国家鼓励生三孩的政策风口下,资本开始加码月子中心行业的布局。

日前,月子中心爱帝宫(00286.HK)发布公告,与认购人珠海德佑博晖企业管理咨询中心(有限合伙)订立认购协议,拟对其发行总规模约为2.25亿的可换股优先股,相当于认购价每股A类可换股优先股0.5港元及每股B类可换股优先股0.7港元。

值得注意的是,珠海德佑博晖企业管理咨询中心(有限合伙),其普通合伙人为珠海高瓴德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而其法定代表人则是高瓴集团的首席运营官。

近两年,资本加大了对月子中心行业的投资布局。去年,贝康国际获得由腾讯领投、高榕资本跟投的2亿元融资,刷新了国内母婴护理行业单笔融资记录。

月子中心作为体验+功能式消费,在新一代妈妈中接受程度较高。即使价格高昂,但高端的环境、“科学坐月子”的理念以及号称专业的护理服务让许多家庭为其买单。然而,因门槛低、管理难,市场还处于野蛮生长期,不少月子中心负面评价不断,此外月子中心亏损成为行业常态。那么,月子中心真的是门好生意吗?

拆解月子中心江湖

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孕育理念的逐渐改变,以及新一代生产主力军对产后恢复的诉求,月子中心开始在国内发展起来。月子中心为刚分娩的产妇及婴儿提供生活照护、产后形体塑身、健康知识培训及其他母婴健康保健等服务。

“身边的宝妈朋友都选择了月子中心。”来自深圳的孕妈毛琳(化名)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大家都是第一次生小孩,很多事情不知道。在月子中心内,不仅孩子可以得到专业的照料,妈妈自己也能得到悉心的照顾。

在各社交平台上搜索“月子中心”,设备齐全的房间、琳琅满目的餐食、妥善的产后护理以及丰富的娱乐活动几乎成为月子中心的标配。

而如此丰富精致的服务背后,则是天价的费用作支撑。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在中国的11个热门城市中,月子中心人均消费最高的为上海,均价超过12万元;而北京、深圳、杭州紧随其后;人均消费均价最低的月子中心位于西安,为33673.0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北京市内热门月子中心官网报价进行整理发现,以28天周期为标准,月子中心套餐价格中位数都在10万或20万以上。

客单价高企也给行业带来极大的市场。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月子中心行业市场规模126.2亿元。不过,以消费人数计,该行业渗率仅约2.2%,且主要集中在北上广深等大城市。具体来看,新一线城市占比23.9%,一线城市占比22.8%,二线城市占比24.4%。

国元证券 ( 6.840 , 0.01 , 0.15% ) 预测,伴随着国内经济水平的进一步提升,月子中心行业市场空间仍然巨大,在全国及一线市场分别有11倍和8倍的增长空间。

目前来看,国内月子中心行业集中度较为分散,公司竞争激烈。按2018年的营收计算,爱帝宫、巍阁、宝生、馨月汇和圣贝拉位列前五,总体市占率仅为11.3%。排名第一的爱帝宫市占率仅为4.3%。

行业巨大的想象空间,不少资本开始提前卡位,抢占市场先机。

就在上个月,字节跳动花费100亿实现对中国最大的私立医院公司之一美中宜和的全资控股,据了解,该医院拥有5家月子中心“禧月阁”,覆盖京津冀、长三角和珠三角三大区域。

今年3月,母婴护理中心品牌圣贝拉完成了C+轮融资,由 中国人寿 ( 29.910 , 0.09 , 0.30% ) 独家投资。

是门好生意吗?

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8年,我国月子中心快速扩张,2018年月子中心数量超过4000家,较2013年翻了7倍。融资金额方面,2016-2020年5月,国内月子中心投融资事件共125起,合计金额45.92亿。

新玩家的不断加入,月子中心似乎是个极好的买卖。然而,它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光鲜亮丽。

在2020年“中国母婴前沿大会”上,和伊月子中心创始人涂隽吟曾直言,如今国内95%的月子中心处于亏损状态。

据了解,每年有超过50%的月子中心倒闭,经营超过3年的企业不到40%。曾在新三板上市的大美股份、喜之家、福座母婴均已退市,2016-2019年内的净利率基本都为负值。唯一幸存的喜喜母婴,2019-2021年营业收入大幅下降,净利润连亏三年,尤其2019年净利润同比下降约6.5%,如今也已处于ST状态。

作为行业唯一的主板上市公司,从最近的业绩来看,爱帝宫承压也较为明显。今年上半年,受疫情和新开业店铺拖累,公司实现营收3.29亿港元,同比增长1.5%;对应毛利0.55亿港元,去年同期为1.28亿港元,同比下降57%。

高投入的成本压缩了盈利空间。目前爱帝宫月子套餐从6万元到38万元不等。而据申港证券测算,爱帝宫的单床成本便超过50万元,还要面临开业筹建期长、投资回收期长等问题。

另外,由于月子中心客户群体特殊,使得该领域容错率较低。“若出现客诉理赔的情况,这一单或还会亏钱。”一位业内人士感慨,“月子行业是一个非常需要口碑的行业,对每家月子中心来说,三年是一个坎。”

除上述困难外,月子中心也不断陷入信任危机。

一位宝妈在社交平台发文称,她所入住的月子中心月子餐并没有那么科学,有一些甚至是速食食品,产康项目也是以诱惑办卡的目的居多。此前,有科普博主曾指出月子中心为“伪需求”,坐月子衍生出来的服务与消费大多并站不住脚。

与此同时,由于市场门槛低,月子中心行业乱象屡见不鲜。2020年,吉林市一月子会所的月嫂在给婴儿喂奶过程中,婴儿突然呛奶停止了呼吸,辗转多家医院才抢救过来。2021年2月,沈阳一家月子中心14名新生儿被确诊肺炎,送往ICU救治。家长称并未第一时间得到月子中心的通知,因此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

前路如何?

未来,随着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以及健康需求的提升,部分家庭在月子相关消费领域具有充足的消费能力。据Frost& Sullivan预计,2025年,国内月子中心市场规模有望接近300亿元。

但该行业也面临着出生人口数量下降和低频消费的不利因素。对此,月子中心正不断扩大其业务面,以满足消费者需求。

“老一辈会按照他们的传统习惯告诉甚至强迫你应该怎么做。”毛琳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但在月子中心,家长不仅能够吃好睡好,也无需时时刻刻围着宝宝转,产后康复对她来说最为吸引。

为做好产后康复,巍格月子中心以中医体质辨识为基础,为产后妈妈提供个性化的护理服务。

“市场下沉”这一因素也被企业纳入其考量中。据了解,贝康同时打造另一个圣贝拉的延伸品牌Baby BELLA,用极致性价比整合客单价5万以上的中端服务市场。

而其同行爱帝宫则选择将重心放置于轻资产运营以及门店扩张,以抢占市场先机。

爱帝宫CEO朱昱霏在去年7月份的交流会中提到,将继续扩张已进入城市的门店数,扩大市占率,并在新一线城市内拓展“战场”。朱昱霏介绍,爱帝宫的目标是,在截至2025年,该机构房间数达3500间。

此前,“自主装修模式”是爱帝宫所开月子中心采取的主要模式。该模式下,资金投入规模大且扩张周期较长。同行圣贝拉一直选择与高端酒店合作的形式实现了较为高速的扩张,2017年成立至今,圣贝拉已在国内开设9家店面。相比之下,2021年之前,爱帝宫在过去十余年间仅落地5家新店。

自2021年4月始,爱帝宫采取轻资产扩张模式,即通过租赁的五星级酒店和酒店式公寓等已装修物业开设月子中心。该扩张策略下,爱帝宫不仅将新月子中心的筹建期由6个月缩短至2个月,投资成本同时也相应缩减约67%。

爱帝宫执行董事张伟权称,轻资产模式下自主开店优势明显,包括:开店速度、开销、未来管理等。但爱帝宫并不会排斥优良的并购机会,同期也在寻找优质的并购标的。

以爱帝宫首家轻资产月子中心侨城院为例,该中心开业时间为41天,相较此前缩短约四个多月。投资额仅为1500万元,较同等规模低逾70%。除此之外,在开业第六个月,侨城院便完成了月度盈利指标,截至今年七月已实现连续十一个月的持续性盈利。据统计,在短短不到一年半的时间内,该公司迅速开张了4家分院(轻资产月子中心)。

值得注意的是,近些年,该行业利润水平不断下滑。据德邦研究院统计,从2015年—2018年盈利年,国内月子中心利润总额由16亿元增长至39亿元;而在2015—2018年,该行业市场规模从34亿元升至142亿元。这也意味着,该行业2015年利润水平高达47%,但在2018年时,此数值已下滑至约27%。

从目前看,这片“沃土”开始上演“肉搏战”:大量跨行者涌入,市场不断扩大,行业利润不断下滑。各家面临的挑战相同,未来也仍需经受市场的考验。

责任编辑:李墨轩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