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星的宝宝树,郭广昌没养大
日期:2022-09-22 21:05

宠爱不再。

记者丨杨松

9月20日,宝宝树集团发布一则公告,两家关联公司,拖欠其1亿元贷款未还。

据公告,从2019年12月至2021年4月,宝宝树共向宝宝树市场及附属公司贷款2.21亿元,利率为5.5%,三年免息。 截至公告发布时,尚有1.02亿待还

宝宝树目前持有14.6亿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未还的贷款,占比达 7%。

内人士 赵明表示,上市公司违反规定,未及时向公众披露大股东贷款事项;此外,上市公司去年支付了关联公司0.27亿元的咨询费,也不合适。

此事折射出,这家复星系上市公司,创始团队成员出走后,管理稍显混乱。

1

创始团队出走

三年前,在复星国际与宝宝树的蜜月期,郭广昌与王怀南互动频繁。

2018年11月,复星集团掌门人郭广昌在个人公号发文,庆祝宝宝树成功上市。宝宝树创始人王怀南热情回应,以“知己”相称。

在文章中,郭广昌对王怀南团队不吝赞扬,称社交电商的突破,给了复星一个个惊喜,“在复星生态中的作用也越来越显著”。

从2016年开始,复星国际不断追投,上市之际,持有宝宝树21.73%的股份,成为仅次于王怀南第二大股东。

良好的合作关系并未维系太久。

上市仅一年时间,宝宝树从盈利转为亏损,2019年净亏损高达4.94亿元

期间,宝宝树股价下跌,市值从上市时的114亿港元,跌至不足20亿港元。

复星持续增持宝宝树股票,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后,对管理层“动刀”。

2020年3月,宝宝树原8名高管中,4名离职,核心人员仅剩王怀南一人。

王怀南也萌生去意。

去年,他辞去行政总裁一职,创办“米茶公社”新公司,仅保留非执行董事一职 。2021年11月,他带着新项目在奇 绩创 坛上路演,吸引投资。

现执掌宝宝树的高敏,是复星老将。 他的职位全称是复星全球合伙人、复星国际副总裁、宝宝树联席董事长。

从2018年年底起,空降兵高敏担任宝宝树非执行董事。

王怀南辞去行政总裁时,宝宝树调整组织架构,设立战略委员会, 高敏、钱顺江等复星系高管上位

此次欠款事件,主要发生在王怀南掌舵期间。

宝宝树市场,为上市公司宝宝树的关联公司,股东为王怀南(持股28.25%)、复星国际(持股26.39%)好未来创始人张邦鑫实控公司(10.45%)等。这三方也是宝宝树大股东。

就是说,通过关联公司,大股东从上市公司手里拿到巨额贷款。赵明告诉《21CBR》记者,在开曼、维京设立壳公司的上市主体中,这种操作手法很常见,将融来资金引入国内用作日常经营。

2

业绩持续低迷

复星派出嫡系部队,也没能拯救宝宝树的业绩。

今年上半年,宝宝树营业收入1.37亿元,同比微增1.4%; 亏损扩大61%至1.97亿元

该公司主要有两大业务: 广告与C2M电商。 其中,广告业务贡献近八成收入,同比下降10%; 电商业务同比增长103.5%,但规模有限,收入仅有2720万元。

这家有着15年的历史的母婴类社区平台,风光不再。

这不是宝宝树一家的问题,以图文为内容载体的垂类社区,均面临视频内容的挑战。快手、抖音和微信视频号,抢夺用户时长。

以抖音为例,去年,其见证了1517万次出生,2.53亿次成长,三胎话题视频播放量达到78.2亿次。

曾经活跃的母婴社区, 沦为用户偶尔打开“工具型”产品

母婴电商平台蜜芽宝贝App已于今年8月关闭 。创始人刘楠称,垂直电商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

宝宝树用户数同样直线下滑。2019年,该公司月活用户数(包括PC、移动端)为1.39亿。两年半时间过去,其App月活用户,仅剩下2190万人。

用户数减少,宝宝树开始在单个用户上下功夫,将App用户导流至微信群,通过私域运营来改善业绩。

截至今年6月,宝宝树共建了1.07万个微信群,会员数量为140万。《21CBR》记者曾以宝妈身份加入一个宝宝树微信群,小助理会在中午、晚上发布商品促销信息,导流到旗下“美囤妈妈”小程序商城。

据记者观察,群内成员多是在交流备孕信息,直接略过宝宝树的促销信息,转化率看上去不高。

财报显示,社群销售额在C2M电商营收占比23.4%,即为636万元。若以140万会员计算,上半年, 平均每个会员贡献的销售额,仅有4.5元

收入不高,变现渠道有限,宝宝树在电商业务上苦苦挣扎。

3

股东损失惨重

业绩糟糕,用户持续流失,宝宝树不受资本市场待见。

截至9月22日收盘,宝宝树 股价跌至0.36港元 ,市值仅有5.9亿港元。

宝宝树股价暴跌,大股东复星损失惨重。 2019年,复星以每股2.3港元增持宝宝树股票,2021年,又以每股1.4港元的价格,购买了119万股。 截至2021年底,复星仍持有29.9%公司股份。

复星之所以不断增持,是想形成一个产业闭环 。复星高管曾表示,宝宝树是集团投资公司里,第一家有大用户群体的C端平台。

郭广昌如是描述旗下业务:在工作之余,用户能通过百合佳缘找到另一半,再在百合婚礼的帮助下办一场浪漫的婚礼;之后和另一半一起从宝宝树学习孕育下一代的知识并获得服务,妈妈还能享受到和睦家的周到服务……

透过上述企业,复星瞄准10亿家庭用户,期望通过宝宝树等入口,串联旗下产品,形成投资产业聚合效应。

从宝宝树后续发展来看,这或许是复星的美好愿望。宝宝树加入复星系大家庭后,业绩并无大的起色。

复星最看重的母婴入口,其影响力也直线下滑。艾瑞咨询调研结果显示,短视频和社交媒体才是母婴人群获取育儿内容、分享好物的重要渠道。

宝宝树在集团的地位,直线下降 。从2019年3月至今,郭广昌没有在个人公号里提及宝宝树。复星集团官网里,重金投入的宝宝树,仅放在亲子时光版块中。

大股东爱不起来,投资人远离,曾经百亿港元的新兴公司沦为“仙股”。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赵明为化名)

责任编辑:李墨轩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