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牌档起诉多家“大牌档”餐馆商标侵权,是荒谬还是合理维权?
日期:2022-09-22 18:01

原标题:南京大牌档起诉多家“大牌档”餐馆商标侵权,是荒谬还是合理维权?

谢幸富把自己餐厅的名字改了。因为原来名字“老湖南大牌档”中的“大牌档”三个字,他被告了。 因为餐厅品牌或名字中带有“大牌档”“大牌檔”三个字,目前已经有8家公司因此成为被告。

起诉者是连锁餐饮品牌“南京大牌档”的主体公司南京大惠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大惠”)。

裁判文书网的判决书显示,芜湖市镜湖区“孙大大排档”、淮安经济技术开发区“汕头大牌档小吃部”、嘉兴市海盐县武原笑猫咪餐厅均因侵权南京大牌档商标权已败诉。

广州市金湘悦餐饮有限公司、广州市花都区新华强富美食店两家同样因侵权南京大惠“大牌档”商标及不正当竞争,尚未有最终裁定结果。

此外,据澎湃新闻报道,2022年7月11日和8月31日,“安徽巢州大牌档饭店”和“合淝大牌档”两个餐饮企业,已经被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停止侵害原告南京大惠公司各注册商标专用权,同时要求被告停止在其企业名称中使用“大牌档”字样。

当地法院认为, 南京大惠 已经取得“大牌档”系列商标,他人使用“大牌档”即为侵权。此外,法院还认为,南京大惠“的大牌档”系列商标具有识别功能,是这家公司长期使用宣传的结果。

截至目前,南京大惠起诉的8家企业中共有5家败诉,3家正在上诉尚未最终裁定。

被起诉的8家餐厅中,大多数和南京大 牌档 丝毫没有关系,且不在南京当地多为独立的小饭店。

这多少让人难以理解南京 大牌档 起诉的动机,因为这些餐厅无论从地域市场、菜系细分和规模上,都不会直接与它造成竞争关系。

比如 谢幸富的老湖南大牌档。

“他这个完全是乱告。”谢幸富说, 他从2017年起, 在广州经营“老湖南大牌档”餐厅。2021年,南京大牌档以商标侵害为由起诉了这家湖南菜,谢幸富立即将店名改为了“老湖南民间菜”。

“我们店是有‘大牌档’这三个字,其他全都不相似。你到现场来看,包括我们用的材料、这些装潢的灯笼都跟他不匹配。我的地域跟他都不一样,我是在广州开店,第二个是我的菜式跟他都不一样。”他对界面新闻说。

这起案件在2021年底开了两次庭,到目前为止判决尚未明确,但老湖南大牌档已经在2021年9月关闭转让。

“业内也对此事有些啼笑皆非。”餐饮行业分析师林岳对界面新闻说。

“首先是南京大牌档在全国范围内的知名度并不算特别高,其次消费者对于‘大牌档’的字面理解并不算特指某家企业或品牌,含有相同叫法的企业其实在侵权和损害利益方面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厉害,所以南京大牌档的做法,是充分利用法律规定进行的维权。”他对界面新闻说。

林岳还认为, 这个判决没有对错。“法律有法律的规定,民间有民间的理解,也算不上是商业手段,因为类似叫法的企业大多数不在南京大牌档的优势区域,所以也没有太直接的竞争关系。”

“南京大牌档的老板可能被一时的情绪裹挟了,可能是偶发行为。”另一位餐饮行业从业者这样对界面新闻分析说,“在消费者心智中,‘大牌档’是普遍性用语、通用词,概念不仅仅停留在“南京大牌档”,这个认知就是打一万场官司都不能改变。”

最让 谢幸富纳闷的是, “大牌档是来自香港,也在广州最先出名的,为什么就变成了他的名字和他的商标?”

在这些判决之中, 作为原告,南京大惠在多个案件中提到了关键的证据信息,就是它自2003年起相继取得“大牌档”、“大牌檔”、“南京大牌档”、“南京大牌檔”注册商标—— 也是南京大惠获得胜诉的主要依据。

“南京大牌档”的主体公司南京大惠企业发展有限公司称, 经国家知识产权局核准,南京大惠企业发展有限公司自2003年起相继取得“大牌档”、“大牌檔”、“南京大牌档”、“南京大牌檔”注册商标

但争议的焦点仍然集中在,“大牌档”到底属不属于约定俗成的通用名称?

根据我国《商标审查与审理标准》的规定,通用名称是指国家标准、行业标准规定的或者约定俗成的商品的名称,包括全称、简称、缩写、俗成。

事实上,“大牌档”在餐饮行业内被公众广泛使用,不具有区别不同生产者和经营者的商品或者服务的功能。工商部门登记在册含“大牌档”字样的餐饮企业有400余家。

而在上述案件开庭审理中,也有被告提及 ,“大牌档”起源于早期香港政府发给大牌档经营的牌照,它比当时发给一般小贩的大,并需悬挂在当眼地方,于是拥有这个大牌照的档,就被称为“大牌档”。

并且在《简明香港方言词典》《语言文字规范书册》《香港话普通话对照词典》《广州话词典》(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广州方言民俗图典》(语文出版社)当中有词条记载。

但原告则称,《通用规范汉字字典》《现代汉语规范词典》《新华字典》这些中国大陆出版的权威字典、词典中无“大牌档”词条说明;在香港、台湾等使用繁体字的地区,“大牌档”也不是权威词典收录的通用名称。

不过,法院最终也没有在判决书中对“大牌档”是否为通用名称展开论证。

北京今是律师事务所主任吴萌向界面新闻分析,通用语在法律上的界定出现争议比较常见,主要有三个方面的问题。

但“南京大牌档”是一个商标整体,是由词组“南京”+词组“大牌档”组成,而其商标的独特性恰恰在于这种组合,因为无论从“南京”还是“大牌档”这两词组任一来看,都不具有足以区别的独特性。

所以,吴萌认为基于“大牌档”三字并非独创,且是通用语,仅仅在商标中包含“大牌档”三字,不应当构成商标侵权。 “按照这样的逻辑,如果‘大牌档’能被注册,那么‘小卖部’三个字也可以注册了?”他说。

界面新闻也注意到,国家知识产权局对此也相当纠结。

在商标“大牌檔”(注册号:10887721)的注册详情中,该商标于2013年被注册成功,但被2014年进行无效宣告一次;此后的8年中,仍有多次无效宣告。这意味着这一商标在主张注册和主张宣布无效之间反复横跳,期间争议不断。

但最终在2022年9月13日,国家知识产权商标局公告中,该商标获得续展,有效期10年。

暨南大学的一位语言学教授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内地对“大牌档”有个逐步认识的过程,南京大惠公司刚注册商标时,商标局在审核时由于对该词认识不清而予以批准也是情有可原的。不过,按目前的情况看,南京大牌档是个弱商标,申请注销其有效性也是有可能成功的。

另外300多家还没有被起诉的餐厅,是否需要改名,取决于南京 大牌档 的维权意愿。

而行业人士认为,目前的判决对于餐饮行业的影响有限。

因为普通 老百姓 ( 29.250 , -0.60 , -2.01% ) 来讲不会过多深入了解商标的问题,也不会更多关注“大牌档”与‘大排档’的区别。”林岳对界面新闻称,“不过,可能会影响餐饮企业更注意起名的规范,避免导致影响业务运作。”

他还称, 整体来看名称涉及“大牌档”的餐饮企业不算特别多,影响还是可控的,因为这几个字更多代表的是一种业态、一个门店的形态和规模,并不会作为一个品牌名字被记忆。所以有涉及到不规范使用的,及时做一些品牌的优化迭代,还是可以减少对业务的影响。

类似“ 大牌档 ”的维权事实上也曾发生过。

去年12月,四川成都、遂宁、眉山等地多家餐饮企业,因店面招牌、菜谱、菜碟因为带有“青花椒”的字样,被“青花椒”商标拥有者上海万翠堂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起诉,同样引发热议。

知识产权法学专家、四川大学法学院原副院长李平等专家认为,“青花椒”作为第43类服务商标注册,维权中将其延伸到商品领域,甚至延伸到传统、普通的菜品表述上,已经涉嫌滥用权利。此后,万翠堂公司表示将撤回全部诉讼。

责任编辑:王蒙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