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陷采矿权风波未披露,青岛中程“甩锅”子公司并致歉,旗下镍矿至今未开采
日期:2022-09-22 15:00

记者 | 牛其昌

因未及时披露印尼子公司采矿权证撤销及诉讼事宜,在经过深交所的一轮问询后, 青岛中程 ( 10.370 , 0.04 , 0.39% ) 300208.SZ )终于向投资者致歉。

9月21日晚间,青岛中程发布关于对深交所半年报问询函的回函公告称,因印尼子公司法务部负责人发生人事变动及印尼籍员工对国内制度、法规了解不够全面,所以未及时向国内总部汇报印尼子公司采矿权证撤销及诉讼事宜,导致国内总部没有及时掌握上述情况。

对此青岛中程坦言,通过本次事宜,公司将深刻树牢及时、准确的信息披露原则,依据法律法规,对IPC煤矿权证的后续进展,及时进行披露。 “为此给投资者带来的不便,公司深表歉意”。

界面新闻近日发布《上半年亏损创纪录,延期信披遭索赔,青岛中程手握印尼镍矿却麻烦不断》一文,今年 8月3日,青岛中程披露的《关于累计达到重大诉讼的公告》显示,印尼投资部长分别于今年3月2日、4月23日针对印尼子公司旗下的Madani镍矿、IPC煤矿签发采矿权证撤销令。

其中,Madani镍矿涉案4906万元,占公司上年经审计净资产的4.08%;IPC煤矿涉案10639万元,占公司上年经审计净资产的8.84%,两项诉讼涉案金额累计1.55亿元,占青岛中程净资产比例的12.92%。对此,青岛中程印尼子公司就上述撤销令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撤销采矿权撤销令,两起诉讼事项分别于5月31日、7月13日被受理。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采矿证撤销令签发于今年3、4月份,且两起案件受理时间分别在5月和7月,但青岛中程直到8月初才发布上述“ 重大诉讼的公告” ,提示“案件仍在审理中,最终判决结果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在此期间,印尼政府的相关政策是否会再次出现反复,亦具有不确定性“。鉴于对公司矿权资产权益的影响存在不确定性,公司暂未计提相关矿权的减值准备。

9月15日晚,深交所向青岛中程发出问询函, 要求结合采矿权证被撤销时间、IPC煤矿采矿权证能被恢复的可能性、目前诉讼进展等,说明未计提特许经营权减值准备的原因及合理性, 并说明未及时披露上述事项的原因及整改措施。

青岛中程回复称,Madani镍矿和IPC煤矿系公司分别于2014年12月、2018年7月通过股权收购方式取得,均已支付全部股权收购款,但尚未进行开采运营。通过提起诉讼,Madani矿权已经恢复,IPC矿权已与投资部签署承诺声明函,存在恢复的可能性。

青岛中程认为,因诉讼案件正在审理过程中,公司在未出诉讼结果的情况下先行转销无形资产,若后期公司最终通过诉讼使采矿权证撤销令取消,则公司合并报表将无法如实反映公司资产价值,造成报表失真,会给市场及投资者带来公司会计处理不严谨的负面印象。

为何直到今年8月才披露上述重大诉讼? 青岛中程将问题原因“甩锅”印尼子公司,称上述两个印尼矿产子公司的对外行政事务,均由印尼子公司法务部负责。

而在收到问询函的前一天,针对投资者询问公司为何未及时披露重大诉讼事项时,青岛中程董秘表示,“集团公司在了解到印尼子公司上述诉讼的第一时间就进行了核实及披露”。如今,青岛中程又将未及时披露的责任“甩锅”给子公司,却避而不谈上市公司本身对子公司存在的管理问题,这一解释显然略显苍白。

对于深交所的整改要求,青岛中程表示,将对印尼子公司相关失职失责人员予以惩戒并全面梳理内部控制程序及制度,参照新规对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制度》及《子公司管理制度》予以检查、完善;同时加强对全体员工尤其是印尼籍员工在公司治理及法规制度方面的培训,使公司全员充分认识并理解上市公司的特殊性及上市公司需对全体股东负责的重要性、必要性。

另据会计师核查意见,IPC煤矿采矿权证能否被恢复存在不确定性,若IPC煤矿采矿权证不能恢复,将减少公司资产净值约1.06亿元。

然而,采矿权风波并未告一段落。由于涉嫌信披违规,青岛中程 在招致深交所问询的同时,还有股民委托律师向其索赔。

有律师指出,青岛中程印尼子公司两采矿权证被当地政府撤销,该事宜对青岛中程影响巨大。若败诉,青岛中程将全额计提采矿权的无形资产减值。该采矿权证和相应诉讼没有及时披露的情况,因此在7月13日到8月3日期间买入青岛中程股票,并在8月3日收盘时持股的权益受损投资者,可依法主张赔偿。另据媒体报道,由上海市东方剑桥律师事务所律师吴立骏代理的青岛中程投资者索赔案件,已获青岛中院立案受理。

界面新闻注意到,包括 此次涉诉的Madani镍矿和IPC煤矿在内,青岛中程目前在印尼共持有6个矿权,但均没有进行开采,甚至没有进行全面详勘。截至目前,距离其取得CIS煤矿已经过去了近9年,距离取得Madani镍矿也已近8个年头

投资者们不禁质疑,当下镍矿行情如此火爆,公司坐拥印尼两大镍矿为何迟迟不开发?

对此,青岛中程却淡定回应称,公司收购各项矿产,一方面为保障入园企业稳定运营镍铁冶炼项目储备充足的原材料和燃料;另一方面,矿产作为园区的资源储备,在矿产价格大幅波动时,公司可机动调配矿产的开采销售量;再次,目前园区相关镍电项目仍在建设中,公司矿产的开采时间将匹配镍电项目的投产时间相应开展,因此并不急需开发矿区。综合上述原因,公司对矿产一直未进行开采,公司将结合市场价格、园区入园项目投产进度、公司战略发展规划等对所持矿产进行合理开采及销售。

一切似乎尽在青岛中程的掌控之中,但根据公司此前披露,除了BMU镍矿正在勘探,计划于今年四季度启动开采外,其余矿产却遭遇了诸如采矿权纠纷等波折,而这也为后续 开采蒙上了一层阴影。

据悉,CIS煤矿因印尼地方政府政策的变动,导致该矿区与第三方的部分矿区产生纠纷,印尼子公司拟于近期提起诉讼;ASM石灰石矿近期收到取消其采矿权证的通知,印尼子公司已向印尼中央投资部、印尼中央能矿部提交反对函;TAJ锰矿目前采矿许可证已到期,印尼子公司正在办理延期的相关手续。

为此,青岛中程在风险提示中称,印尼属于发展中国家,政府政策具有多变性,部分行业对外商投资存在限制。后续,印尼政府是否会进一步出台对外资持股矿产或销售矿相关产品的限制性政策,存在一定不确定性。公司仍可能面临印尼国家政策的变化带来的不利影响。

对于“公司迟迟不开采,是因为印尼不给公司办理采矿手续“的说法,青岛中程此前回应称“传言不属实”。 针对印尼6个矿权的开发计划以及投资者索赔对公司利润是否造成影响,界面新闻致电青岛中程,对方表示以公开披露信息为准,涉诉情况及影响不方便回复。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