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澄湖大闸蟹遭遇高温减产,养殖户花上千元打氧,有礼盒卖2400元贵过茅台
日期:2022-09-21 19:34

凌晨五点多,天微微亮。当大多数人还在睡梦中时,位于苏州相城区的阳澄湖镇已经开始热闹起来。

阳澄湖本地养殖户余三男戴上帽子,穿上防晒衣和防水鞋,全副武装走出家门。这个时间点起床的,并非只有余三男一家。在附近,有超过1/3的人都在从事大闸蟹养殖或相关工作。

开捕时节将至,大家的起床时间不得不提前几个小时。他们撑着船在湖面往返,时刻观察着当地的气候和温度,同时择机试捕,以查看螃蟹生长的情况。

湖面被竹竿和渔网分割成数个方形区域,如果人凑近的话,还能清晰看到不少螃蟹挂在网上,示威似地挥舞着大钳。而每隔一段距离,还能看到一座座铁皮房。余三男告诉时代财经,每逢大闸蟹成熟的日子,蟹农就会住进铁皮房里,以防大闸蟹被人偷走。

阳澄湖是很多大闸蟹产业下游从业者必争的蟹源地。今年的中秋节提前到9月10日,而阳澄湖大闸蟹的捕捞期则要等到9月下旬。“今年的大闸蟹9月23日在昆山巴城开捕。”苏州市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新闻办主任姚水生告诉时代财经。

持续高温下,今年大闸蟹的脱壳普遍受到影响,个头不及往年。而行情的推迟,也导致今年大闸蟹价格“横着走”。余三男预计,今年的价格相比去年应该有1/4~1/3的涨幅。

大闸蟹热瘦了,也热少了

每年5月是大闸蟹的生长期。进入6月,阳澄湖镇的气温快速上升至35℃。当时,很多螃蟹养殖户就预感到今年的收成恐要减少。

今年高温期间正值大闸蟹蜕壳的重要阶段,叠加长时间的降水减少,导致大闸蟹出现夜间离水上岸、摄食减少的情况。

阳澄湖镇卿八足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品牌总监胡峰多年前就开始养殖大闸蟹,在他的印象中,从未遇到过像今年这样高温的天气。“今年的高温天气持续时间太长,仍在蜕壳期的大闸蟹也受不了。有很多大闸蟹相比往年少蜕了一次壳,个头没有往年大。”胡峰对时代财经说。

据胡峰介绍,大闸蟹从春节前放蟹苗到成熟,一般需要经历5次蜕壳,每蜕一次壳长大一次。如果不考虑大小和重量,很多大闸蟹的品质也不如从前——肉不结实,不饱满,蟹黄不足,蟹膏也还没长成。

姚水生对时代财经表示,为满足大闸蟹成长对水深环境的要求,在阳澄湖,不管是湖区围网,还是高标准改造的养殖池塘,水深大都在1.5米左右,因此,地表温度高了,水面温度也会随之升高。当水面温度高于30度以上,大闸蟹的摄食就会出现困难。

高温还使得湖水中含氧量不足,大闸蟹有可能因此缺氧。同时,高温也影响着水草的质量,甚至会导致水草出现腐烂,从而影响到大闸蟹的生长。

在这个“史上最热”的夏天,余三男一直关注着水塘里大闸蟹的生长情况。他告诉时代财经:“螃蟹蜕壳时会藏在水草里,它们刚脱壳时,全身都是软的,抵抗力很低,如果水草数量不足,失去遮挡物,大闸蟹就容易感染病菌,导致生病或死亡。”

胡峰和余三男都在担心,今年的大闸蟹可能会减产。根据往年的经验,余三男估计今年的大闸蟹质量会有所下降,成熟大闸蟹的个头要明显小不少,特别是大体型大闸蟹,数量也会减少很多。他预计,自家水塘的大闸蟹产量要下降两成左右。而胡峰则表示,以往自家大闸蟹的亩产量在300斤左右,今年可能会低于这一数字。

“今年虽然出现了罕见的高温现象,但广大养殖户依旧开展了多项补救措施,阳澄湖大闸蟹的上市时间相比往年不会延迟。”姚水生告诉时代财经,“至于大闸蟹的最终生长和产量,还要看这段时间的蜕壳、天气及管理等情况。

养殖成本增加推高售价

高温影响着大闸蟹的生长,对于养殖户来说,他们也不能坐以待毙。

“针对上述情况,广大养殖户在政府、水产部门和协会的指导帮助下,积极开展水底增氧、补草,同时增加对大闸蟹维生素C及其它营养成份的补充。”姚水生对时代财经介绍道。

不仅要让水流动起来降温,还要想办法增加水塘的含氧量。

余三男一家在阳澄湖有20多亩的围网养殖区域,为了维持水塘含氧量的供应,他们需要全天开着增氧机,最多的时候,要同时开启5台供氧泵给水塘供氧。“一个月就要一两千元。”他说。

水草也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余三男水塘的水草出现了成片腐烂和死亡的情况,他不得不在其他地方买好水草,重新补放至水塘中。“一车水草一千多元,每个月都要买。现在每亩水塘,死蟹的数量大概有三四只,如果不补水草,这个数字会更多。”

成本的增加直接导致大闸蟹价格的上涨。

余三男表示,今年大闸蟹的价格应该会有1/4~1/3的涨幅,而且体型越大价格涨得越狠,优质的大闸蟹会变得越来越“金贵”。他告诉时代财经,按照以往的习惯,大闸蟹都是以成盒、成对的方式销售,而今年还出现了单个销售大体型大闸蟹的情况。

时代财经注意到,在京东、天猫等电商平台,部分阳澄湖大闸蟹的售价居高不下,一对8888型4.5两重公蟹和一对3.5两重母蟹的礼盒售价达近500元,而88888型四对阳澄湖大闸蟹(6.5两重公蟹和4.5两重母蟹各两对)礼盒的售价更超过2400元,贵过一瓶飞天茅台的价格。

京东一家阳澄湖大闸蟹商家的客服人员告诉时代财经,为了区别大闸蟹的价格、总量、大小,商家会为阳澄湖大闸蟹设置不同的型号规格,比如8888型的意思是两对4.5两重公蟹和两对3.5两重母蟹,9999型是两对5两重公蟹和两对4两重母蟹,后者的价格要高于前者。

订单缩水

当处于产业链底层的蟹农还在保卫大闸蟹时,连接蟹农与各地批发市场的采购商,则身处另一个江湖,竞争激烈且残酷。

来自南京的李东,就是一位常年在江苏各地追逐大闸蟹的采购商。哪里的大闸蟹产量大、个头足、价格便宜,哪里就有李东的身影。他从蟹农手上收购大闸蟹,再发往全国各地。

李东告诉时代财经,目前自己大闸蟹的预售额已经超过100万元,但比去年少了两三成,所以他也不敢贸然大批量收货。

“如果在大年,大闸蟹的收购价低,资金周转压力小,我们可能会一口气先收三五百吨。而今年大闸蟹价格可能上涨,现在又错过中秋,我们也不确定市场需求情况,所以还是先缓缓,减少收购量。”李东表示。

为了拓宽销路,李东和其他同行一样推出了蟹卡,并开辟了线下商超、线上电商等渠道,同时通过抖音、视频号和公众号引流,吸引客户直接下单购买。

但如今,蟹卡的热度有所下降。他向时代财经透露,2019年之前,蟹卡的销售可以占到自家销售额的一半以上,但现在只能勉强到1/3。

胡峰家里共有10亩水塘,此外,他还管理着其他7家蟹农的养殖和销售,共计100亩。他告诉时代财经,今年很多客户订购大闸蟹的意愿并不强烈,整体来看,全行业的订单减少,甚至有人的订单减少了4成。

行业内的价格战也在影响着蟹农和渠道商的命运。

据李东回忆,近两年,大闸蟹市场,特别是电商渠道出现了大闸蟹的恶性竞争。为了冲刺短期销量并保证盈利,有人会进行低价倾销,并以次充好、缺斤少两,扰乱行业秩序。

“现在就有企业客户对大闸蟹的定价感到疑惑,甚至认为我们的价格太高,不想继续合作了。”李东对时代财经说。

为了避免亏本和保证品质,主打“产地直采”“正品销售”的阳澄湖大闸蟹商家们很少进行无底线的降价,也因此略显失势。

余三男告诉时代财经,正经的阳澄湖大闸蟹肯定不愿意参与低价竞争。“卖7、80元一斤的大闸蟹,肯定不是正品阳澄湖大闸蟹,想保证自己的品质,就不可能无限制地降价。”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余三男、李东为化名)

责任编辑:李墨轩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