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影城一周年,当日门口排队十多圈,民宿老板:旺季时火爆房型一房难求
日期:2022-09-21 15:00
主题乐园需要不断创造新鲜感。

“今天早上提前到9:20入园了。”北京环球影城一周年这一天,游客伍月早上8:30就抵达了北京环球影城,为的就是成为当天第一批入园的人,“毕竟是环球影城开园一周年,想去看看有什么特别的活动。”

2022年9月20日上午9:35,在北京环球影城主题曲ThisIs Universal的伴奏下,14位经典的电影角色携62名演员带来歌舞表演,伴随着这一场演出,北京环球影城正式迎来开园一周年。

9月20日早上9:40,时代周报记者到达北京环球影城,当时入口处的队伍已经折叠了十余圈。对此,旁边一名游客调侃道:“我感觉我在那里排队的时间,能用手机打游戏打到没电。”而据小程序“乐园时间”显示,9月20日当天北京环球影城客流预报20805人。

不过,这相比去年刚开园时的盛景,仍有较大差距。“去年11月,我排游乐项目霸天虎排了近2个半小时,今天只需要20分钟,可见人真的少了很多。”游客贺潇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去年此时,作为中国第一座、亚洲第三座、全球第五座环球影城主题公园,北京环球影城正式开园,彼时它接连喜提多个微博热搜。就当时的携程数据显示,开票1分钟,9月20日开园首日票售罄;开票30分钟内,北京环球影城大酒店开园当日房间售空,而环球影城周围的酒店,从8月底至9月中的平均预订价格环比增长200%。

如今,一年过去了,北京环球影城是否火爆依然,其“本土化”是否已经成熟?

一周年,没劲”

走进北京环球影城,城市大道、星光大道两旁,布满周年元素旗帜,LED屏幕上展示着“环球1周年”字样,洋溢着生日庆典的氛围。

对于环球影城忠实粉丝来说,9月20日是个特殊的日子,1年前的这一天,北京环球影城正式营业。据北京环球影城官方公布的数据,自园区开门迎客以来,这一年,园区累计超过1380万人次的游客在这里观赏了6.8万场以上的各类表演、演出,总时长达1.4万小时。

不过,伍月却觉得这个一周年,挺没劲的。“除了提前开园、周年庆典,和一根1元冰淇淋,其他和平时来没什么区别。”她向时代周报记者抱怨道,抱着周年庆可能会有特别活动的想法,她早上8:30就赶到了北京环球影城城市大道等待。

伍月是一名旅游博主,为了运营自己的账号,不得不经常来北京环球影城拍摄素材、写攻略,她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等国庆节过去,北京环球影城就要正式进入淡季了,到时候她就会减少来北京环球影城的频率了。

与伍月不同,这是贺潇第三次去环球影城,她是为了刷一些之前没体验过的项目,“之前光顾着玩了,很多演出都没看过,这次来刷了《未来水世界》和《不可驯服》的演出,很精彩。”

据贺潇表示,看完《不可驯服》的演出之后,她立刻买了一只无牙仔(动画电影《驯龙高手》里的龙)的周边挂件。“之前从来没买过北京环球影城的周边,觉得做工一般,不如迪士尼的周边。”

9月20日,时代周报记者并未在北京环球影城商店内发现排长队购物的现象,哪怕是曾有杨幂、章若楠等女明星“带货”的Tim熊周边。“北京环球影城的周边都没有做到我的心巴上。”一名游客在店内对朋友抱怨道。

此外,北京环球影城在这一天推出的一周年限定环球杯,也在社交平台上招致了不少吐槽,“看完无美颜的图,瞬间无购买欲”“实物没有那么炫”……

而另一边,迪士尼推出的玲娜贝儿,自去年9月正式出道以来,便开启了“顶流女明星”的生涯,更带起了一波狂抢周边的热潮,玲娜贝儿的周边玩偶在二手市场一度卖出上万元的高价。

“一方面,北京环球影城的部分电影IP已经有些过气,项目的受众面也略窄;另一方面,迪士尼的IP更丰富,整体更梦幻,面向的消费群体年龄跨度更大。”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暑期旺季

实际上,北京环球影城开业这一年,对于周边系列产业的带动作用并不小,尤其在暑期。

“比较火爆的房型‘一房难求’,一般都要提前一两周预定,从7月底开始,客人就陆陆续续把8月底的很多房间都定了。”宝藏民宿老板Rebecca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今年暑期其民宿入住率达到了90%。

而据去哪儿大数据显示,今年暑期期间(7月1日至8月31日),北京环球影城周边住宿预订量同比增长近五成,其中,选择多住一晚的客人同比增长近八成,多玩一天与多住一晚产生连锁效应。去哪儿平台上,北京环球影城周边住宿均价为1100元,因多住一晚产生的房费,外加餐饮、交通,间接拉动人均消费增加至少1500元。

Rebecca的宝藏民宿距离环球影城3公里,目前共有14间房。据她透露,民宿本来预计的开业时间是2021年的春节之后,但为了符合通州市政府的短租住房通知,最终民宿正式营业,在携程、木鸟民宿等各大OTA平台上线是在2022年的春节之后。”

不过,Rebecca仍感受到了北京环球影城开业时的火爆,“我记得北京环球影城开业那两天,我们的各个私域渠道直接炸了,每天都有大概上百条私信。”

不只是Rebecca,寓言民宿的胡老板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今年暑期是他家民宿的旺季,“需要提前一周左右预定房间,临近几天订房肯定是无房的状态,由于经验不足,那段时间我们每天都用超长工作时间为客人服务。”

不过,胡老板表示,民宿的订单量基本取决于北京环球影城的人流量,“暑期,北京环球影城每日人流量达到三万多,我们的订单就多,不过,进入九月后,北京环球影城每天的人流量在一万多,而且大部分是本市客人,对住宿需求不大,所以我们的订单就少了很多。”

Rebecca也表示,目前9月订单量下降明显,不过她同时也表示,并不担心北京环球影城的吸引力,“只要游客流动,市场就会变大。我们这边入住的客人,目前基本上以北方人为主,例如内蒙、河北、东北等,说明还有很多南方客人的市场空间。”

时代周报记者从同程旅行获悉,自开园以来,最关注北京环球度假区的游客主要来自京津冀周边地区。

除了民宿以外,按摩、门票销售、哈利·波特魔法袍租赁、周边产品代购等业务,都有人在经营。

环球“本土化”这一年

作为国际主题乐园,北京环球影城本身已经具备的高知名度与IP优势,但来到中国市场,这些优势并不能让其高枕无忧,“本土化”或是必经之路。

“国际主题乐园的‘本土化’,一方面能讨好本土游客,另一方面也能让各国乐园更有独特性,吸引更多国际游客全球打卡。”周鸣岐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事实上,作为国际主题乐园的佼佼者,环球影城已经在“出海”过程中,积累了不少本土化运营的经验。比如,位于日本的大阪环球影城,主动拥抱本土文化IP,从而有了如“新世纪福音战士”的VR过山车、“海贼王”舞台剧,超级任天堂世界等游乐项目。

但在中国,北京环球影城面临着更为复杂的形势,难以把控“本土化”的程度便是其一。

2021年,北京环球影城开业,被不少网友认为是对“本土化”的一次理解偏差。无论是“土味营销”还是功夫熊猫园区的“中国元素”,看起来都像是对中国传统文化与当代流行的粗暴运用,反而带来了许多负面影响。

此外,还有来自“同行”的压力。一方面是中国本土主题乐园,例如长隆、华强方特、海昌公园等,经过二三十年的发展,他们早已摒弃了地产思维,实现了新的突破。据世界主题公园权威研究机构美国主题娱乐协会(TEA)与第三方旅游行业研究及咨询机构美国AECOM集团发布的《2020全球主题公园和博物馆报告:全球主要景点游客报告》显示,长隆 海洋王 ( 10.980 , -0.03 , -0.27% ) 国超过了上海迪士尼,成为全球排名第八的主题乐园。

另一方面,则是同样带有国际光环的主题乐园,他们的存在会直接提高游客对乐园的期待和标准,例如已经开业的迪士尼,以及即将开业的乐高乐园。

不过,周鸣岐认为,按照当前的中国市场情况来说,北京环球影城的竞争压力相对较小,“目前,主题乐园的游客多以本地和周边城市游客为主。”

在此情况下,周鸣岐认为,主题乐园当前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增加游客的复购率,从而提高游客的人次和乐园收入,“这就需要主题乐园不断创新以满足游客新鲜感,同时在价格体系上做更多优化。”

而这也是北京环球影城开业一年以来一直在做的事情。比如,2022年4月,北京环球影城与腾讯游戏合作推出《王者荣耀》花车;借周年庆的由头,推出了新的折扣门票与周边产品等。据悉,这一年间,北京环球影城共推出超过3400款主题商品(开业时已有3000款),平均每天至少上新一款。

上海迪士尼也不例外。去年9月,上海迪士尼新成员玲娜贝儿亮相,一度掀起了社交狂潮。待遇堪比一线明星,迪士尼商店里的玲娜贝儿周边也遭遇疯抢。

如今,不断为乐园创造出新的故事,吸引新的游客,或许才是国际主题乐园在中国的未来。

(应受访者要求,伍月、贺潇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李墨轩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