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蜻蜓“二代接班”更进一步?匿名人士称:后续推进并不是很顺利
日期:2022-09-21 08:01

来源:国际金融报

在父子搭档的背景下, 红蜻蜓 ( 5.520 , 0.12 , 2.22% ) 能否完美实现品牌格调的蜕变?

从浙江温州“飞出”的红蜻蜓,还将在“父子档”的合作下继续加速转型。

9月19日晚间,红蜻蜓发布了关于董事会、监事会换届完成并选举董事长、副董事长、监事会主席及聘任高级管理人员、证券事务代表的公告。根据这份公告,红蜻蜓董事会选举董事钱金波为公司第六届董事会的董事长,选举董事钱帆为公司第六届董事会副董事长,任期自本次董事会审议通过之日起至本届董事会任期届满之日止。同时,钱帆继续被聘任为总裁。

1987年出生的钱帆,正是红蜻蜓创始人钱金波之子。早在2020年底,经公司董事长钱金波提名、及董事会审议,钱帆已被聘任为公司总裁。过去的近两年时间,在关于钱帆的公开报道中,总能见到“创二代”、“接班”这样的字眼。

从业绩端来看,2021年和今年上半年,红蜻蜓的表现并不靓丽。在去年净利润下滑超7成的情况下,今年前6个月,其净利润继续下滑。当前,红蜻蜓正在进行业务转型,在数字化方面其布局也颇多。此番董事会和管理层换届,红蜻蜓能否重新“起飞”?

9月20日,红蜻蜓报收5.52元/股,上涨2.22%,最新市值近32亿元。

董监高换届完成

根据红蜻蜓昨日晚间的公告,公司于8月25日召开职工代表大会选举了周爱雅为第六届监事会职工代表监事,于9月13日召开2022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选举产生了公司第六届董事会董事、第六届监事会监事,完成了董事会、监事会的换届选举。

9月18日,公司召开了第六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和第六届监事会第一次会议,分别审议通过了《关于选举公司董事长和副董事长的议案》《关于选举公司董事会各专门委员会成员的议案》《关于聘任公司总裁、董事会秘书的议案》《关于聘任公司副总裁、财务总监的议案》《关于聘任公司证券事务代表的议案》《关于选举公司监事会主席的议案》。

公告显示,其第六届董事会成员中,董事长为钱金波,副董事长为钱帆,非独立董事为钱金波、钱帆、金银宽、陈铭海、王一江、黄旭斌,独立董事为兰荣、任家华、赵英明。

此外,在备受关注的管理团队方面,总裁为钱帆,副总裁分别为张少斌、徐威、钱秀芬,财务总监为王军,董事会秘书为钱程,证券事务代表为戴蓉。这些高级管理人员、证券事务代表任期与本届董事会任期一致,任期均为三年,自2022年9月13日至2025年9月12日。

《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和换届前的高层相比,此次红蜻蜓的高级管理人员未有变化。

2020年底,红蜻蜓经历了较大的高层变化。彼时,红蜻蜓发布公告,指出总裁钱金波基于公司战略发展需要,为集中精力履行董事长职责,更好地专注于公司治理和发展战略,申请辞去公司总裁一职,同时,公司董事会同意聘任钱帆为公司总裁,任期自本次会议审议通过之日起至第五届董事会任期届满止。

去年2月份,红蜻蜓高级管理人员方宣平和徐志宏由于已达退休年龄原因申请辞去副总裁职务,汪建斌由于工作安排原因申请辞去副总裁职务。当时,经钱帆提名,公司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审查通过,并经公司第五届董事会第十次会议审议通过,公司董事会同意聘任了袁智勇、程伟雄为公司副总裁。彼时,有多名业内人士指出,红蜻蜓此举是在为“二代”钱帆的接班做好人员上的帮助。不过,仅仅过去5、6个月,袁智勇、程伟雄就相继辞去了相关职务。

随着此次公司换届的完成,钱金波、钱帆的“父子档”合作、以及“二代接班”的进展问题继续引发投资者的关注和猜想。

一位接近红蜻蜓的匿名人士在接受记者的采访时表示,去年红蜻蜓高层的变动和“二代接班”不无关系,公司也想借力新血液,辅助二代顺利接手公司相关业务。不过,与不少家族企业相似,在二代接班上,红蜻蜓也面临一些问题,后续推进并不是很顺利。

该人士还透露,红蜻蜓当前的各项工作主要还是钱金波把关,钱帆则负责品牌和以及创新的事项,包括数字化变革的推进。此次换届后,能否真正实现“二代接班”值得关注。

业绩有待提振

红蜻蜓由钱金波于1995年创立,2015年6月于上海证券交易所A股主板上市。截至今年6月末期末,其线下渠道店铺总计2993家,其中自营店383家,加盟店2610家。

过去一段时间,受诸多因素影响,红蜻蜓的业绩并不靓丽。2021年红蜻蜓实现营业收入25.11亿元,同比下滑3.1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23亿,同比下滑71.34%。

在2021年业绩报告中,红蜻蜓坦言,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收入变动主要系报告期内调整关闭了部分加盟商店铺导致提货收入减少。

今年上半年,红蜻蜓实现营业总收入11.21亿元,同比下降6.65%;归母净利润2103.73万元,同比下降19.11%;扣非净利润为-488.91万元,上年同期盈利53.66万元。红蜻蜓表示,其上半年营业收入变动主要系报告期内店铺减少,其次受疫情局部爆发影响,导致门店停业,销售收入下降。

事实上,红蜻蜓所在的鞋履行业在过去几年的表现均较为低迷。2020年12月份,钱帆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一个系统性问题。“这个真的是和汽车开久了(有点类似),零件东换一个西换一个,开到二十几万公里什么都要换了。皮鞋这个行业,这两年确实不景气,百丽退市,达芙妮关闭中高档品牌的实体店。但换个角度来看,皮鞋类企业在大洗牌过程中能活下来,且还活的不错的,肯定是有基础的。”

记者注意到,在钱帆“站到台前”后,红蜻蜓这两年也进行了多方面的变革,针对品牌进行蜕变、焕新,在线下渠道布局更多的购物中心,在线上尝试直播、推进数智化转型等。

门店拓展上,以2021年为例,红蜻蜓加大了终端门店尤其是购物中心门店的拓展力度,全年新开设直营独立店120家,其中购物中心门店54家,调整优化经营状况欠佳的商场直营店81家。

在数智化上,红蜻蜓也一直在推进。根据其2022年变更的募集资金投资计划,红蜻蜓将约8000万元投入数字化转型升级及智能制造项目。

今年5月,钱帆在接受《上海证券报》采访时表示,其2022年整体的业务规划主要是在存量上做好转型升级,利用数字化的工具,全价值链协同,降本增效;在增量上关注新品牌和新业务开拓,培育第二曲线。

前述匿名人士向记者表示,企业转型在推进一些新项目时,要做好长期持续的打算和安排,否则就会陷入“温水煮青蛙”的状态。在其看来,红蜻蜓当前的格调是往购物中心走,因此要配置一定的资源,没有匹配的投入是无法推进下去的。“红蜻蜓的二代接班需要时间,企业的转型变革更需要时间,在三四线市场,红蜻蜓还是有较为稳固的基础的,但在一二线城市,红蜻蜓的拓展还是有难度的。”

责任编辑:梁斌 SF055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