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出尔反尔”,特斯拉又双叒叕涨价了?
日期:2022-06-21 16:31

这一次

“等等党”又输了

“以前买车明明是‘等等党’躺赢,买得越晚配置越好价格越低。现在怎么全变了?”张轩(化名)在特斯拉交流群里无奈吐槽。“谁有下定的(ModelY)指标不想要可以转给我。”

前不久,张轩终于排到了北京新能源汽车指标,但让他开心不起来的是,他心仪的ModelY长续航版价格又涨了不少。

6月17日,特斯拉官网显示,特斯拉旗下车型价格再次上涨,其中ModelY长续航版目前的价格已达到39.49万元。“朋友去年年初买了同样的车型,那时候才33.9万元。”张轩无奈地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对他来说买车并不是件着急的事,因为排到了新能源指标才开始看车,但如今一样的车比朋友贵了五万多,心里还是不太能接受。

受原材料与电池价格上涨影响,新能源车型今年已经经历过一轮普遍性涨价。而在特斯拉第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马斯克曾表示,特斯拉近期不会涨价,“因为当时的定价已考虑了对成本增长的预期。”

但显然,特斯拉新一轮涨价还是不期而至。由于特斯拉车型价格直接体现成本,作为毛利率最高的车企,如果特斯拉都无法承受成本上升带来的压力,其他车企的压力会更大。特斯拉价格再次上调,不禁让人心生疑问:汽车行业新一轮涨价潮,又要来了吗?

涨价,大卖

特斯拉中国官方网站显示,ModelY长续航版目前在国内的交付周期长达20-24周。也就是说,现在下定预计年底才能提车。而在美国市场,ModelY长续航版的交付时间更是已经排到了2023年1月到4月。

显然,对于一车难求的特斯拉来说,价格的持续上升并没有影响到实际销量。数据显示,今年1-5月,特斯拉中国累计交付量为215,851辆,同比增长超过50%,这还是上海超级工厂因疫情停产三周的情况下实现的。

事实上,此次特斯拉国内车型调价并不值得意外。6月 15 日晚,特斯拉率先更新了美国官网多款车型售价,最大涨幅高达 6000 美元(约 40200 元人民币),最长交付等待时间为一年。从特斯拉历次涨价规律来看,均为美国市场先涨,中国市场跟涨。

早在今年3月,特斯拉就曾在七天实现“三连涨”。而特斯拉车型的涨价也并非个案,受原材料与电池价格上涨影响,成本压力几乎蔓延至所有新能源汽车企业,包括 比亚迪 ( 341.000 , -1.18 , -0.34% ) 、小鹏、哪吒汽车等众多车企纷纷宣布涨价。

新车价格的上涨也使部分热销新能源车型二手车保值率水涨船高。车e估汽车保值率报告显示,特斯拉ModelY 保值率超过93%,小鹏P7达到83.89%。这样的数据甚至优于不少燃油车型,已经打破“新能源车型不保值”的说法。

但从销量来看,新能源汽车涨价潮整体来看并未影响到终端销量。乘联会数据显示,5月新能源乘用车零售销量36万辆,同比增长91.2%,环比增长26.9%;1-5月国内零售171.2万辆,同比增长119.5%,形成“W型”走势。5月新能源车国内零售渗透率26.6%,较2021年5月11.6%的渗透率提升15个百分点。

涨价压力仍在

值得注意的是,原材料价格上涨趋势并未终止。

尽管特斯拉没有透露此次价格上涨的原因,但今年原材料价格飞涨、芯片短缺、动力电池供应紧张以及受疫情影响导致的人力短缺等因素依旧存在,再次调价也在情理之中。

国际能源署认为,需求的爆发让供应链承受了巨大的压力,疫情的反复和俄乌冲突又让压力进一步加剧。数据显示,5月锂的价格比2021年初高出7倍,钴价涨了一倍多,镍价也几乎涨了一倍。据 国泰君安 ( 15.080 , 0.07 , 0.47% ) 统计,受磷酸锂、六氟磷酸锂、电池辅材等价格影响,1-5月,磷酸铁锂及三元电芯成本已分别上涨18%、20%(去年涨幅分别为57%、58%)。

而全球最大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博世明确表示,希望将原材料价格上涨转嫁给下游客户(主机厂),尤其是俄乌冲突的影响加剧了本已高企的生产成本。“由于能源、原材料和物流成本大幅上升,我们的业绩压力正在显著增加。”博世方面称。全球半导体巨头台积电近日也对外宣布,旗下产品的价格将从2023年起全面上涨。以 宁德时代 ( 507.850 , 1.33 , 0.26% ) 为代表的电池厂商们认为,一季度价格传导并不及时,对车厂的主要涨价将在二季度有所体现。 有新能源车企高层透露,“电池厂已经与整车厂开始议价,预计二季度动力电池价格将会涨40%。”

不过,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席科学家吴凯在6月16日的“云上宜宾”高端对话中表示,“全球锂的总量足够,涨价很大原因是炒作”。欧阳明高院士也表示,原材料供给可满足长期需求,但电动汽车飞速发展、新冠疫情导致短期供需产生缺口,应建立电池材料稳健的供需体系、电池材料的高效智能回收体系。

值得注意的是,近日比亚迪集团执行副总裁廉玉波在接受采访时透露,比亚迪将为特斯拉提供电池产品。在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的背景下,这一消息似乎并不让人意外。尽管廉玉波的采访视频很快被删除,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对于成本控制极其严苛的特斯拉来说,将比亚迪纳入供应商体系的消息有一定可信度。原因是目前特斯拉在国内最大的动力电池供应商是宁德时代,如果比亚迪可以成为供应商,不但可以降低电池采购成本,还能加快电池供应速度。

原材料成本上升让越来越多的汽车企业压力日增。福特汽车 CFO John Lawler在近日举办的投资者会议上表示,原材料成本上升导致一些电池驱动车型无法盈利,他补充道,由于通胀上升和利率上升,福特汽车的汽车贷款拖欠率正在上升。而为了应对困境,通用汽车、福特汽车、Stellantis NV(STLA.US)和丰田北美分公司于当地时间6月13日致信美国国会,呼吁议员取消可享受7500美元的电动车税收抵免的汽车数量上限,理由是生产零排放汽车的成本更高。

此外,咨询公司E Source表示,电动汽车产能的不断扩大,初期会带动电池价格的下降:目前电池的平均成本为每千瓦时128美元,2022年可能会降到110美元,但是随之而来的是价格的反弹。E Source同时预计,从2023年到2026年,电池价格将飙升22%,达到每千瓦时138美元的峰值,2031年后开始稳定下降,最低达到每千瓦时90美元。如果这种说法成立,也就意味着一段时间内,消费者可能都无法等来电动汽车降价了。

作者:刘珊珊

责任编辑:李墨轩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