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确认有机构挖董宇辉,直播间桃子霉烂长毛,6元一根玉米被质疑,腾讯减持,新东方在线暴跌32%
日期:2022-06-21 15:01

近日,新东方旗下的直播带货平台“东方甄选”因主播双语带货人气大涨,多次登上热搜榜,据知情人士透露,“东方甄选”直播间爆火以来,商务的微信“已经加爆了,几百个待加好友”。

6月16日,新东方在线旗下“东方甄选”粉丝数量突破1000万,从百万到千万量级仅用了一周时间,远超此前券商预测的两周粉丝破千万的速度。

6月20日,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在直播中宣布,要给董宇辉发“一股”股权,但未明确说明一股所对应的具体股份数量和现金价值。

此前,俞敏洪透露有机构在挖新东方主播,而他不想把主播当作赚钱工具。

截至6月20日晚间,东方甄选抖音号的粉丝已超过1700万。值得注意的是,趁着股价大涨,腾讯控股(00700.HK)毫不犹豫抛售新东方在线(01797.HK),大赚一笔。

然而,北京市民小刘(化名)近日却向媒体爆料称,6月9日,他在“东方甄选”直播间下单了4.5~5斤装的陕西水蜜桃,签收快递后,小刘发现水蜜桃有约四分之一已经霉烂长毛。

在向客服反映后,商家很快向小刘发起全额退款,但小刘还是存有疑虑:桃子的损坏情况那么严重,是如何“甄选”的?

01

俞敏洪:确实有机构在挖他们

在以董宇辉为代表的新东方直播老师们走红之后,新的“麻烦”也在出现。

在一场直播中表示,目前确实有机构在挖他们,不过自己至少会从三个方面来留住人才:给这些直播老师们应有的待遇,保证他们的利益。让他们的付出获得相应的回报;为他们提供一个好的发展平台,支持他们,让他们有施展自己才华的空间,让他们越来越好。给他们提供更好的成长机会,不是在他们跑之前,牢牢抓住、狠狠利用,大捞一笔。榨干他们不是他对新东方人的态度。

02

腾讯、大摩等机构“清仓式”减持新东方在线

6月20日,港交所披露文件显示,腾讯控股于6月15日至6月16日,出售了新东方在线7460万股。本轮减持后,腾讯控股对新东方在线的持股比例,从9.04%降至1.58%。

其中,6月15日,腾讯控股出售了3561.25万股,占持股比例的5.48%,出售均价为9.618港元/股。

6月16日,腾讯控股再次出售了3899.14万股,出售均价为9.6755港元/股。

测算显示,6月15日和6月16日,腾讯控股分别从中套现3.42亿港元和3.77亿港元。 通过本次减持,腾讯控股共套现7.19亿港元。

腾讯如此大幅度的减持操作,迅速在社交媒体发酵。 相关话题也登上了微博热搜。

6月20日,新东方在线大幅收跌32%,报16.98港元/股,此前连续九个交易日累计大涨超680%。

对于股价的剧烈波动及带来的影响,新东方方面并未回复《商学院》记 者。

对方表示,“我们在直播领域还是一个小学生,所以希望大家予以我们更多耐心、时间, 我们会认真、踏实做事,努力回报大家的喜爱和支持,踏踏实实为农村、农民、消费者做出有益的贡献。 新东方在线的未来愿景是,左手是一家 农产品 ( 6.390 , -0.10 , -1.54% ) 科技公司,右手是一家文化传播公司。 农产品科技是公司内核,解决客户在物质上的需要; 文化传播是公司外在表现形式,解决产品和客户之间的连接问题,建立客户认同感。

不只腾讯控股,在港股龙虎榜-异动分析上,从6月14日至6月17日,多家外资逢高减持新东 方在线。

以摩根士丹利为例,6月15日和6月16日,摩根士丹利分别减持3531.45万股和3668.89万股,分别涉资5.85亿港元和10.49亿港元。摩根士丹利去年年底以来持有新东方在线始终在7300万股左右,而仅仅两天便减持了7200万股,几乎是“清仓式减持”。

汇丰银行则在6月14日、6月15日分别减持366.65万股、701.71万股,涉资3937.82万港元、1.16亿港元。摩根大通在6月17日减持1545.04万股,涉资3.86亿港元。

花旗银行、法国巴黎银行、德意志银行、盈透证券等在新东方在线股价飙升的同时,都进行了大幅减持。

03

一根玉米卖6元钱引质疑

此外值得关注的是,在网络的热烈点赞声中,也有网友质疑其东方甄选直播间“一根玉米6元钱”太贵,带货农产品价格普遍较高。

据农民日报,对此,前新东方老师、主播董宇辉回应说,“谷贱伤农”,一个东西如果彻底没有利润,那么农村种地的人就会越来越少,所以价格不能太低。

董宇辉6月19日发微博称,农业之路我们还在起点,真正在农村生活过的人就知道,农民面临的困难常常是卖不出去。通过东方甄选直播间,先把农产品卖出去,让农民先挣钱,之后再通过社会各界和地方政府的支持,我们直接接触农民,让农民挣更多的钱,坚守理想,循序渐进,道阻且长,行则将至。

6月20日,《农民日报》发表评论文章称,玉米价格高了,农民或者说农业生产者能多赚钱吗?多赚了多少钱?

《农民日报》评论称:其实如果玉米质量真如直播间所说,这个价格一点不贵。新东方直播间卖的是鲜食玉米,目前市场上不少该品类产品都能卖到这个价格。和省心省力耐储运的大田玉米不同,种鲜食玉米在土地、人工、种子和化肥等方面都需要更高的成本投入。玉米成熟后,为避免糖分衰退影响口感,还必须做好保鲜、更快地卖出去,这就需要在包装、物流和营销方面增加投入。为打造品牌,一些鲜食玉米还经过了绿色、有机等认证,这些环节也都需要真金白银的投入。而为了保证品质和口感增加的投入,最后往往会平摊到每一根玉米的价格上。这样一算,似乎6元钱的价格也还能接受。

该评论指出,电商直播带货等新营销形式的出现,在带动农产品销售方面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但同时,“打低价战”“低价倾销”又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在日用产品领域,很多直播界的头部主播,虽然带货量惊人,但是低价策略和高坑位费下,同他们合作的不少商家却收益无几。农产品营销绝不能走这样的路子,也走不起。

该评论还指出,谈这个话题并不是要质疑新东方什么。但主播的这一番回应确实引人深思,很有现实意义。因为,直播间里卖的玉米也好,其他农产品也罢,都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农民种出来、养出来的。农民作为最前端的环节,如果劳动价值得不到体现、赚不到钱,从而不愿意种、不愿意养了,那么产业链下游的消费者和企业的利益都将受到影响,再动人的故事也难讲得长久。

04

桃子霉烂长毛被投诉

根据小刘出示的物流记录显示,6月9日下单后,包裹于6月10日16时32分发出,并于18时37分由中通快递揽收。这一包裹经历西安杨凌、西安中转中心、京南转运中心、北京石景山苹果园等站点后,于6月13日13时14分,由快递驿站代收。

6月15日13时43分,小刘凭取货码签收带走包裹后,发现箱中水蜜桃已经有部分变质,“大概有1/4,都是长出毛的那种”。小刘立即与直播间客服取得了联系,要求对方做出处理。

红星新闻记者联系了“东方甄选”直播间客服人员,对方表示,对于这类消费者提出申诉的问题,他们的规定是“接到反馈,一有时间就会对接商家处理”。

食品安全专家宋亮认为,生鲜食品运输环节如果出现问题,平台商应该负相关连带责任,“除了直接售卖的卖家这一方,还有平台方都应该要对生鲜食品的安全性,和运输当中是否稳妥,负一定的责任”。

食品专业律师广东深铭典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刘志鑫律师则指出,生鲜易腐食品在直播电商领域中,是纠纷高发品类,“特别短视频直播比较火,很多人都在直播卖货,直播卖货需要规范的地方还有很多”。

由于容易出现变质、腐烂的问题,生鲜易腐食品通常并不适用于七天无理由退货规定。如果是正常收货时发现货品损坏,商家可能存在包装措施、运输渠道方面的责任,但没有及时收取包裹后发现货品损坏,就很容易存在定责困难的问题,从而引发纠纷。

05

“翻车”频出,直播带货农产品公认有三大难点

以食品为主的农产品,是“东方甄选”的主要产品方向。

电商行业从业者、新消费社群海豚社创始合伙人李伟龙向红星新闻表示,他一位朋友也购买了“东方甄选”直播间售卖的馒头,在馒头里发现了毛发。虽然“东方甄选”直播间很快做出了处理,表示可以退款或补发,但是对消费者来说仍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不只是他们一家的问题,碰农产品的基本都是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他表示,新东方选择的农产品赛道,在直播电商当中算是最具难度的品类,在电商行业农产品有公认的三大难点:

首先,农产品属于非标品,品质不好控制;

其次,物流难度高,很难保存,货架期短,运输时间长就容易损坏;

最关键的一点则是利润率很低,“大概不到10%的毛利率,高一点的可以到15%,也就差不多到顶了”。

以抖音为例,许多主播所选择的货源都来自于抖音的精选联盟等平台推荐,主播本身并不具备对货源、物流渠道的把控能力,这种模式下,“翻车”事故频出。

此前罗永浩也多次出现直播翻车事故,特别是在2020年5月20日遭遇过大规模“翻车”事故,就是因为由罗永浩带货的“花点时间”牌鲜花遭遇大量用户投诉,称到手的鲜花有发蔫或腐烂等质量问题。事故发生后,罗永浩宣布将向消费者退还全部款项,并额外按原价赔偿给用户一份现金。

李伟龙指出,才起步的“东方甄选”,正处于和罗永浩早期类似的情况,遭遇桃子损坏、馒头有头发等问题,积极响应并处理是维护品牌形象的必要之举,“你既然找到他提出了异议,最好解决的方法就是立马给你退款,来解决不满的情绪”。

但他也强调,除了做好消费者服务,初期维护好口碑外,更重要的是把注意力放到供应链上,“罗永浩就是这么走过来的,俞敏洪可能需要去跟他以前的下属多取经”。

06

农产品带货风险大,专家:毛利率低,还谈不上赚钱

新东方在线CEO孙东旭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表示,新东方战略上会坚持农产品主赛道不动摇,对于直播带货业务,新东方的规划将农产品放在了重要地位,“新东方在线左手是一家农产品科技公司,右手是一家文化传播公司”。

早在创立“东方甄选”之初,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就曾提出过针对这一直播平台的规划:“新东方在线的未来,在于创立东方甄选直播卖货系统,转型为以农产品筛选和销售为核心的电商平台,为全国农民提供产品增值服务,做链接农民和消费者的值得信赖的平台”。

彼时,对于俞敏洪的直播事业,《经济日报》刊发评论表示过担忧,在《经济日报》看来,新东方不熟悉直播带货,且农产品带货风险大,“从一个挣快钱的行业跳到另一个挣快钱的行业,恐怕不是最佳示范。”

如今,在粉丝数超过千万之后,“东方甄选”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长期对电商直播行业进行观察分析的李伟龙指出,农产品这条赛道,除了具备非标品、高物流成本、低利润率等难点,也有和短视频、直播等形式具备天然互补性这一得天独厚的优势。从李子柒田园风格的唯美视频,再到快手老铁一把刀一张嘴就能卖空一个果园的简单粗暴,有故事可讲、有情绪价值,还能通过画面、声音的刺激触发冲动消费,“农产品是很适合直播的”。

个体的主播们难以驾驭这条赛道,关键在于选品、把控能力上,这也是李伟龙眼中“东方甄选”现阶段的短板,“初期谁帮他们选品?可能就是消费者帮他们使用之后帮他们去选品,有消费者反映说这个东西不行、口碑不好,他就不上”。

李伟龙指出,要解决这个问题,建立专业团队,搞自研,从源头到物流打通是最好的方式,却也最难,“必须要真正的深入,去产地做研究,而不是说等着大家给你送来样品,然后你就试一下,好吃就上架了”。

实际上,这或许正是新东方想做的事。在面对媒体采访时,新东方在线CEO孙东旭提到“东方甄选”正在把客户非常在意、复购率高的一些产品做成自营产品,让自营产品的研发、生产、制造、包装、物流、交付、客服等环节更稳定、可控。

另外,他还表示新东方已经组建了自营产品团队,“东方甄选台前是一批转型的新东方老师,公司的中后台、供应链、 运营和自营产品都引入了大量的相关领域的专业人才”。按照孙东旭的规划,“东方甄选”的目标是成为一家“强大的、在世界范围内有影响力的、中国人自己的农业高科技公司”。

但这个目标,在李伟龙看来有些遥远。“一些电商平台的农产品投入非常巨大,举平台之力才能解决供应链的问题,统一运输兼统一需求,还要 找专家去帮他们建立标准做规范化,不计成本地去做,现在也只要求能够打平成本就行了”,至于赚钱,“毛利太低了,很难搞”。

责任编辑:李昂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