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视教育】关于教育服务与商业服务的三人对话
日期:2022-05-14 16:00

发布于 2022-05-14 15:59

这个话题我说过几次了,但仍然不断有幼教界的朋友和我探讨,也不断会在继续讨论中出现一些新观点和说法。
这次对话是个三人话题,是一所民办幼儿园的投资者、园长,还有我。
话题围绕“什么是商业服务?什么是教育服务?商业服务和教育服务的区别是什么?”
过后,我把对话整理如下: (文中投资者用“T”;园长用“Y”;我用“W”表示。)
T: 我认为只要存在供需关系的行业都是服务行业,幼儿园也是这样,家长需要给孩子找一个安全、吃得好、玩的好和学得好的幼儿园,我们便依据家长的需求,提供让家长满意的服务。
Y: 至少我不同完全意T的观点,理由有两点:其一是有些时候家长的需求各不相同,我们无法一一满足;其二是有的家长提出的要求与教育相悖,我们不能以简单的商业服务委屈老师,一味的以家长满意为目的,这样做就不像教育了。
(从对话看出,他们之间的冲突原因在办园方向上,一个是按照市场规律办事,一个是坚守教育不让步。)
W: 当下确实有一种说法,说按照现代服务业的定义,教育也属于服务行业。但必须说明的是,教育行业和卫生行业等叫做公共服务,而公共服务的特点是承载国家意志和以国家为投资主体。
T: 私人投资教育还能算公共服务吗?
W: 我认为是不是公共服务行业不是由谁投资决定,而是由行业的性质决定。
Y: 我理解的不知对不对?我认为教育不仅是为儿童和家长服务的,还有国家和社会,都是我们的服务对象。
W: 园长说的太对了,精彩精确。说得再直白一些,公共服务就是为公共服务的。 引出我一个问 题: 餐饮、酒店、物流、商场、影楼、电影院、理发、足疗等等,以供需消费为特点的服务叫什么服务?
T: 我懂了,这些都是王校说过的商业服务。我再补充一个例子,出租车以营利为目的就是商业服务,公共汽车就不是,是国家服务于老百姓的公共服务,是赔钱赚名声的事。
W: 我纠正下,不是“名声”问题,是国家和政府的“民生工程”。
(聊到这,我建议园长归纳一下教育服务和商业服务在原则上的不同)
Y: 商业服务不是面对社会的服务,是面对个人的消费式服务,是以营利为目的的行为;教育服务是公共服务,不是消费性服务,也不是以营利为基本目的的行为。
(原话不够精炼和准确,但我认为绝对说到了点子上,就删繁就简了。)
T: 王校,我还是有些不明白,幼儿园家长送孩子毕竟也要交费,这不是消费是什么?
W: 我一直讲一个观点,尽管把孩子送幼儿园需要交费,但不存在商业服务概念下的价值关系,而是投资行为。
(我的这个观点和说法,立马引起了曾做过投资业务的T的极大兴致。)
T: 我懂了,投资具备不确定性回报,而消费是可以计量的供需关系。
W: 好了,我们对教育服务和商业服务的概念讨论应该有结论了,应该找到一个最简的说法表述二者的差别,或许说成:
商业服务的立足点是顾客满意,教育服务的目标是儿童成长。
Y: 我说一个观点,也是王校常说的:家长不是顾客。所以,由此推论,幼儿园就不应该有商业服务的发生。
T: 我不同意,幼儿园也有餐饮服务,也有校车服务,还有保洁服务,这些不属于商业服务是什么?
(我笑了,欣赏我们的讨论竟然步步深入,还很有逻辑递进的感觉。)
W: 我们说的问题已经不属于服务概念了,而是服务行为。是说在幼儿园中包括教育和非教育在内的行为,有哪些类似于商业服务,哪些本质是教育服务。鉴别并不难,看成长。
比如,放学的时候,保育老师给孩子装书包、穿鞋系鞋带,若仅此就是商业服务,因为儿童只接受了被服务,没有成长发生;反之,若老师教儿童自己收拾书包和穿鞋,这就是教育服务,因为儿童在老师的帮助下,养成自理的能力和习惯,这叫成长。
Y: 非常认同。
T: 有个问题,如果老师连帮儿童穿鞋子等举手之劳都不做,被家长看见了,或者孩子回家说老师可懒,咋办?
Y: 这不是问题,我们做教育不能总看着家长脸色,也不能把老师做成了保姆,尽管会有家长说事,也没问题,只要我们能跟家长讲清楚这样做的意义就行,我们也遇见过这些事,一般的家长都没问题,告诉他们培养儿童的独立自理能力非常重要,养成好习惯会让孩子受益终生,尤其是当下的孩子们,家长或多或少都有些娇宠孩子,所以,幼儿园坚决不能为了讨好家长,然后不顾教育的道德和责任,把幼儿园做成商业服务。
W: 园长就是园长,说得好。
我再说一个例子,有一天中午起床,我在巡视班级的时候,看见了老师给一个小女孩梳头,另外几个女孩在等待,场景很温馨、很亲情。但我还是觉得有点问题,便问老师:他们自己会不会梳头?老师回答说:他们太小,不会的。我说:要是以你为榜样,学着给别的小朋友梳头行不?老师憨憨的一笑说:不知道。
我说:以后你试试,让孩子们互相梳头。老师说:没事,我能干过来,累不着。
Y: 王校,确实是这样,我们许多老师为了工作效率,就不管孩子的成长了,本来可以做成教育服务的活,都成了商服了。
W: 我问投资人,你说说商业服务的终极追求是什么?
T: 是利益最大化。
W: 我问园长,你说说教育服务的终极追求的什么?
Y: 是教育最大化。
(我用到了对比启发之后的结果)
W: 好了,我们不在继续讨论了,我也说一下我的观点:我认为在幼儿园中肯定有商业服务的行为,但好的幼儿园和好的幼教会做好转化,让一般的商业服务中能最大限度的体现出教育服务来。比如,餐饮不仅只是通过商业服务让儿童吃饱和吃好,还有该融进饮食卫生,进餐礼仪,自我服务,营养搭配等知识和习惯。这就是把简单的商业服务中能够转化为教育服务的因素得到开发。
W: 这样的案例太多了,我只能负责任的说:在幼儿园中,若我们以教育和以成长的名义去研究,你会发现时时处处都有教育;你若以怕麻烦不如自己做保姆,则你可能看着像劳模,实际上正在做着误人子弟的事。
最后总结:
教育服务是以成长为目标的有教育的服务;
商业服务是把儿童和家长当做顾客的服务;
二者的区别是:
前者是真教育行为,是以人为本为儿童终生发展负责任的教育服务;
后者是类于餐饮酒店的以顾客满意为基础,以利益最大化为目的的商业服务。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 protected],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